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第一章:捡了个麻烦JK

我懂不懂我的我
4215字
2021-04-17 20:29:44

  吴远志将绘制好的原画摆放整奇,在快速扫描一遍没有问题后,便从桌前抬起头,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他扭头看向窗外,原本还明亮的天空,已经变得昏黄无比,如同波澜壮阔的红色海洋。

  “儿子啊,只要你愿意放弃制作动画,我将会给你五个亿的启动资金让你投资练手。”

  这是一周前,吴远志的老爹吴理给自己发来的短信。

  一周前,穿越到平时世界的种花家,他穿越到了一个普通社畜身上,和上一辈子一样,干着原画师的工作。

  原本以为自己只是穿越到了一个普通人的身上,可当自己吸收完原主的所有记忆后,吴远志发现,自己居然是一个隐形富豪的儿子。

  不过,现在的他还不是“富二代”。

  原来的吴远志是一个有个性的富二代,因为从小受到霓虹以及种花家动画熏陶的他,为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在十八岁那年放弃了老爹给自己铺好的后续,只身一人来到美术学院就读。

  当得知自己的儿子大学放弃出国留学只是在国内就读美术学院时,他爹气得差点没找人打断他的狗腿,一怒之下冻结了自己的所有信用卡。

  不过原主倒也有脾气,在断供了所有的经济来源的基础下,依然决定从事动画行业。不过理想是美好的但现实却是残酷无比的。

  毕业后的吴远志来到了如今这所名为banana的工作室,从二原开始干起,准备一步一步实现自己的动画梦。

  从原画师开始干起,每天朝九晚十二,甚至连睡觉这种事有时候都只能在工作室里应付,很不幸的是,他于一周前,因为积劳成疾,肝去世了。

  后来的事,便是穿越了。

  稍微冷静一下后,吴远志从身旁掏出一个cut袋,内心不断呢喃着“只要将手中的工作处理完,自己就辞职去当一个富二代”。

  Cut袋里装着《不知道该怎么起名,但只要加上书名号就一定是一部轻小说》第1集的23cut(cut,镜头,卡)。

  和上一世一样,这个世界的动画依旧是以卡为单位作业,Cut——一个分镜,一个镜头的开始部分被称为Cut头,结束部分被称为Cut尾。

  而动画的制作过程也和前世相差无几。

  当前期的工作全部处理完成后,首先是layout,简称L/O,是动画制作环节中最重要的一步,由导演负责,目的是确定分镜内容,精确到能完成画面中的所有细节。比如这个画面是一个俯视镜头,那么L/O就要确定这个俯视镜头如何透视,画面又是如何等等。

  Layout确定之后便进入原画阶段,也就是吴远志目前所做的工作。

  是将纸上的东西转换成将来呈现画面的第一步,分镜表依照脚本的指示,在脑中转成画面然后画在纸上。把动画中的连续动作用分解成以1个Cut(1个分镜)单位,旁边标上本画面的运镜方式、对白、特效等等。最重要的每个Cut所经过的时间、张数等,也都会写在分镜表的最右边。

  总的来说,原画工作分为一原和二原。

  第一原画就是没有经过清线细化的原画,也可以叫草原,决定了人物的时间和动作等等。

  第二原画是给第一原画清线的工作。而中割则是在二原清线后,补全第二原画张与张之间张数的工作。在中割中,能第一次看到角色真正动起来的样子。

  可以说,从L/O到原画,就是让一部动画“动”起来的必备过程。

  吴远志现在所要清的二原,是日常卡,而且还是老掉牙的那种。

  这卡的内容总的来说就是主角躺在床上睁开双眼,发现自己的妹妹正趴在自己的身上。

  不过让吴远志有些哭笑不得的是,因为投资不足的原因,妹妹趴在自己身上的画面,怎么看都有一种前世自己看狮身人面像的感觉。

  这到底画的是什么鬼!

  在脑内构思了一下这卡的画面后,吴远志觉得这家企业没救了。没有透视就算了,甚至连张数也少的可怜。

  如果是在前世的话,吴远志或许会用“赚钱要紧”来强迫自己画这种垃圾到不行的画面。

  不过现在的话……

  反正自己都要辞职了,不如干他一票大的。

  没有丝毫间的犹豫,在脑内构思好整个画面后,吴远志开始拿起画笔,他并没有按照原来的分镜和镜头去绘制,反而是自己重新设计分镜和布局,为了让整体动作变得更为流畅,就连张数,也比原来要多。

  吴远志使用了前世冲浦启之的画法,以拍二镜头为主,在不适用速度线及形变的情况下将原来的画面重新绘制下来。

  这样的绘制手法似乎在这个世界并不常见,毕竟尽管是日常动作,但该有的形变还是得有,而冲浦启之的日常画法,则是在没有おばけ(速度线、形变、动作模糊等等)的情况下,依旧可以画出非常流畅的镜头,甚至还可以整出3D感。

  在整部动画里,画面的精细程度和劳动是成正比的,设计的画面越精美,内容越丰富,所需要绘制的时间也就更多。

  不过画原画本身就是件很累的事情。

  时间如同白驹过隙,直到深夜十点,吴远志才将手中这一cut重新绘制完成。

  如果是以前,吴远志或许会掏出睡袋直接就在办公室里睡,不过一想到自己明天就会辞职,吴远志索性将绘制好的原画真理完毕,然后骑着共享单车回家睡觉。

  时间已经将近十一点,漆黑的天空只有街边的路灯微微亮着。将共享单车停在小区外,吴远志刷卡进入小区,悠悠然朝着自家单元楼走去。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单元楼门口的路灯旁是不是蹲了个人?不过他也懒得管,还是回家要紧。

  吴远志熟练地掏出钥匙,打开大门,并用旁边的砖头抵住大门,头也不回的朝着楼梯口走去。

  不过,人啊,还是要控制自己的探索欲。

  站在楼梯口,吴远志对自己突然想到的这句话点头不已。

  看着门外的少女并没有进来,吴远志有些愣了愣神,接着转身来到少女的身边。

  瘦弱单薄的身体,穿着白色的短袖以及红黑格子的短裙,穿着黑色小皮鞋,头发如瀑般散在周围,刘海刚刚遮住眉毛,再加上精致的脸蛋,正是吴远志上辈子所见过的标准的JK美少女。

  这年头种花家也有神侍少女?此情此景,吴远志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剃须,然后捡到女子高中生》的剧情。

  所谓的神侍少女,是发源于霓虹的隐语,指通常指离家出走的少年/少女在街头或网络留言板“寻找留宿对象”的行为,通常涉及某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吴远志对这种事情感到些许头疼。

  “我是住在这里的。”思索后,吴远志站在少女面前,掏出身后有些干瘪的钱包,从里面抽出一张红色的钞票,“虽说我现在也没什么钱,不过有什么困难的话,可以去找JC的。”

  “你是……吴远志。对吧?”少女的声音如同黄莺般美妙,这还是吴远志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听到如此美妙的声音。

  “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认识我?” 吴远志一征,有些疑惑地看着眼前的少女。

  “我叫辜岁雪,今年21岁,帝都大学管理系刚毕业。”少女回答道,“我的爸爸是辜福。”

  辜福?好像有点印象,似乎是做日用品的公司,和自己家的业务往来非常密切。

  不过一个企业的千金跑到这个破地方干甚?

  “外面风冷,如果不介意的话,先进屋里说吧。”虽说有些疑惑,不过吴远志还是将眼前的少女带进屋内。

  脱下鞋,领着辜岁雪来到客厅,吴远志一屁股瘫坐在沙发上,辜岁雪则坐在吴远志的斜对面,娇小的身躯有些拘谨。

  “我很好奇你一个女孩子三更半夜跑我家大门口蹲着干啥?”吴远志啧了啧嘴,习惯性地从口袋里掏出香烟,在愣了一会后,又将掏出来的香烟放在茶几上。

  “抱歉…在深夜里突然拜访。” 辜岁雪注视着吴远志放烟的动作,“我来找你,其实是想邀请你陪我一起做动画。”

  “你从哪儿知道了我会做动画?”吴远志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从我父亲那儿听到的。”辜岁雪低着头,两只纤细的小手不断摆弄着自己的格子短裙,音量不断降低,“听说你为了制作动画,甚至和家里人闹僵了。”

  ……

  自己家的八卦都传到外面去了么?

  自己前脚将所有原画绘制完毕,准备明天一早辞职走人,结果后脚又来个JK让我陪她一起做动画?

  这倒是真的把吴远志给震惊到了。

  很好,女人,你成功的吸引到我的注意力了,可惜你来晚了一周,如果是上一周的我,说不定早就跟你一起去制作动画了。吴远志内心吐槽道。

  可惜现在的我早已不是以前的我,为了得到老爹白送给自己的五个小目标,吴远志还是颇有底气地回绝。

  “但是,我拒绝。”

  吴远志摆摆手:“你知道做动画有多累么?我从下午四点一直画到现在才把今天的cut全部画完。”

  “安安心心当一个富二代不好么?”吴远志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看着眼前的少女。

  还别说,在灯光的加持下,怪好看的。

  “可做动画是我的梦想。”

  辜岁雪低着头,放在裙子上的双手不由得攥紧了起来。

  “所以呢?为了你的梦想一直在门外蹲到现在?”

  吴远志觉得辜岁雪的行为有点幼稚,像自己一样放弃富二代的身份,起早摸黑,每月领着勉强能够生存的薪水?

  说真的,吴远志都不清楚原主到底是哪儿根筋搭错了,这么苦的条件下都能够不和家里人联系。

  “我…我在大学里创办了一个社团,里面的人都是和我一样喜欢动画的成员。”

  “然后呢?”

  吴远志感觉这个开头有点俗,接下来总不能说“和社团里的成员一起约定好了大家毕业一起制作一部动画”?

  “然后…就和社团里的成员一起约定好了大家毕业后一起创办一家工作室,专门制作动画。”

  得嘞,还是老套的说法,都不知道该怎么吐槽。

  辜岁雪抿着嘴,然后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我来找你的原因是我从父亲那里了解到你为了动画这一梦想甚至和家里人闹掰了。所以,我以为我们是同一类人……”

  “但你老爹不同意你从事动画制作呗?”吴远志坐正有些严肃,“你知道当初的我有多春吗?为了一个不切实际的梦想放弃国外留学在国内一个垃圾美术学院学习绘画,家里没有资金支持,生活费什么的全靠自己兼职一笔一笔的挣。”

  虽说吴远志不知道为啥,新办的一张农业银行卡每个月都会定期给自己打一点零花钱,让自己不至于过得那么苦。不过那不重要,反正自己现在说的生活也是事实。

  “就这样,我毕业后梦寐以求的来到了动画制作公司开始制作动画,你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吗?”

  吴远志越说越激动,从茶几的抽屉里掏出速写本和笔,快速的画着东西。

  “我投递了很多简历到各种大公司,结果他们通通拒绝了我的简历,后来,我来到了这家香蕉社。这家工作基本上都是替别人进行外包,好不容易本家能独自制作一部动画片,出来的内容却是这样。”

  他将今天绘画的“狮身人面像”草图递给一旁的辜岁雪:“结果就是这么个玩意儿,连基本的透视都没有。”

  吴远志有些无奈地起身,然后指了指一旁的侧卧;“现在时候也不早了,如果不介意的话,今晚你可以在那里睡,被褥什么的都是干净的,”

  本来还想再加一句“睡完了明天给我滚蛋”,不过因为眼前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吴远志也就没有把后面那一句话说出来。

  辜岁雪眼睁睁的看着吴远志起身朝着主卧走去,想要诉说的话语始终卡在喉咙里开不了口,就像是期待着天降甘露的沙漠。

  “你想要制作动画我是支持的,不过最好别拉上我,我还要赶紧回家继承家业,富二代的生活的都还没体验过的。”吴远志有些头疼,所以这种捡到麻烦JK的超展开果然还是和文艺作品里的剧情不一样。

  当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富二代不香么?非要跳进动画这一天坑。

  真是的。

  当吴远志回到卧室关门准备睡觉时,一旁的辜岁雪则抿着嘴,若有所思的翻阅着的速写本。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