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第一章 三年之期已到

祢豆子开花
2074字
2021-04-19 17:07:44

  “帅!太帅了!”

  郑奕望着镜子中的自己情不自禁的感叹道。

  没想到穿越也磨灭不了我的帅气!

  即使看了成百上千遍还是这么无论无比的帅。

  叹了一口气,郑奕整了整青袍。

  “我这么帅让其他男人可怎么活呀?”

  穿越到这个世界已经有半个月了,郑奕也基本摸清楚这是怎样一个世界。

  通俗来说这个世界有人、有花、有草、有空气...

  ‘你这不是废话吗?’

  影影约约有吐槽声传来。

  唔,还有妖,魔,鬼以及人妖,人魔...

  大概就是一个通俗的志怪仙侠世界。

  不过这些都与郑奕无关哒!

  他只是普通又平凡,除了帅气就一无是处的药房小学徒啦!

  “徒儿!”

  缥缈的声音绕过堂柱、穿过屋脊、层层叠叠、弯弯曲曲的飘到了距离声音主人足足五米远的郑奕耳中。

  只一听,就能感觉到声音中飘渺如仙的味道,说话之人必然是一位举世难寻的高人。

  “有这么一位修为高深的师父,即使在这危险的世界也格外让人心安呢!”

  心中想着,郑奕快步走到了外堂。

  不知名的青藤编制的木椅上坐着一个身着灰袍的老者。

  雪白髯须三寸有三,头上发冠古朴中透着让人琢磨不透的味道。

  闻起来...似乎,像好几天没洗头的味道。

  “呸!师父这等高人怎么会没洗头呢?定然是昨夜彻夜和妖精相斗,留下的妖气。”

  连忙打断自己的胡思乱想,郑奕看向老者的眼神充满敬意。

  他所在的这处小镇,叫做古兰县,是天汉古国一处偏远小镇。

  这等地方,最是容易出妖邪鬼魅。

  而这座古兰县之所以能一直安享太平,无妖邪祸乱之危,当然还得感谢他的师父——

  长太清。

  听听这名字,说他是个普通人就没人信。

  眯着眼,长太清眼周还有浓厚的黑眼圈,人也不甚精神。

  看来昨晚的妖精有点厉害。

  郑奕看向师父的目光愈发崇敬。

  每隔个三五天,师父宗会出去彻夜降妖除魔,每天早上回来时,师父必定是这副,被掏空了的样子。

  妖魔真恐怖,连师父这等高人竟也遭不住。

  “师父!”

  郑奕恭恭敬敬的立在长太清身旁。

  “您昨晚降妖可顺利?”

  这是他每次在师父降妖回来后,照例问的话,有点游戏智障NPC的感觉。

  但在这个世界,小心点没什么不好的。

  只有谨慎,只有掌握崩撤卖溜的精髓,才能活的长久。

  万一遇到厉害的妖精,也好让师父带着自己提前跑路。

  “唔,徒儿有心了。”

  长太清也如NPC般,固定的开头,固定的捋了捋自己的胡子。

  “不过昨晚的妖精属实有点厉害,为师这等高深修为,险些没有坚持住。不过终究是为师技巧一筹,任她吹拉弹奏,种种技法用尽,为师最后也能长剑如龙,直捣中门,让她哀声连连...”

  长太清说到兴起,开始滔滔不绝起来。

  郑奕面不改色,这话他已经能背下来了。

  不过师父为何每次降的妖精都如此厉害?

  为何这些妖精精通的法术都如此令人难以防范?

  吹拉弹奏!

  一听就是音功法门。

  “咳咳,徒儿啊!”

  长太清喝了口清茶,拉长了语调。

  郑奕心脏提了提,他知道师父每次以这个语调说话必然都是大事。

  上一次,师父说自己一时不察,遭了妖精的手段,精气大失,就是用这副语调说的。

  想到那一天,郑奕颤了颤,他足足害怕了三分钟,直到看到师父喝下枸杞水,面色重新变的红润,才将心放下来。

  师父还是厉害的,那等严重的伤势,一杯枸杞水就能治好。

  这一次,不知道是什么事?

  希望师父没事!

  “师父的天命到啦?”

  长太清背着手从藤椅上站了起来,昂首望着屋外的天空,一脸的高深莫测。

  “天命?”

  郑奕不明觉厉。

  “嗯!”长太清点了点头,“既是为师的天命,也是你的天命。”

  “我的天命?”郑奕有点懵逼,但旋即心中一喜。

  莫不是系统要到了,话说自己穿越了这么多天,系统还没到账呢!

  “三年前,你不是问为师,何日你可成仙吗?你可还曾记得,当初为师是如何回答你的?”

  郑奕手心开始冒汗。

  这东西他哪里记得,他有的只有自己的记忆,这个世界一切,都是他旁敲侧击,和从书中看到的。

  还好长太清已经自顾自的往下说了。

  “为师当初说,你只差一步就能成仙了,但还需磨炼,所以让你跟在为师身边三年,如今三年之期已到,你是时候脱离师父的羽翼,踏出那一步了。”

  长太清望着天上的太阳,感觉好刺眼。

  要不要过两天再走?算了,早晚都要走的,过两天说不定就走不了。

  “师父的意思是?”

  郑奕小心的问道。

  他隐约觉得自己似乎领悟了师父的意思,但仔细一想,发现又什么都没领悟到。

  莫不这就是师父的境界?

  当真深不可测!

  不过我只差一步就成仙了?

  “唉!”长太清叹了口气,“太阳啊!”

  太阳?

  难师父的意思是他的修为已臻无上境界,当如太阳一般,去扫净天下邪恶,还寰宇一片清静。

  而不是安守自这偏僻小镇,只保一方平安。

  “师父要离开了。”

  长太清有点受不了屋外的大太阳,转身走进了屋中。

  果然,师父终于要离开了。

  郑奕神色黯然。

  像师父这种大能,自然是要以天地大任为己任的。

  “你也该踏上自己的仙路,迎接天命了。”

  长太清从柜台下拿出一个小包袱。

  “不知徒儿该如何走上这成仙的最后一步?”

  成啥子仙哦!也不知道前身是个啥情况?我咋一点没感觉呢?

  心中疑惑,郑奕还是试探的问道。

  长太清眉毛抖了抖,而后拍了拍郑奕的肩膀。

  “傻孩子。”

  这又是何意?

  师父总喜欢打这种哑谜。

  “师父,不知您老人家此去何地?能否带上徒儿。”

  终于,郑奕说出了他最想说的话。

  系统又没有系统,什么天命、仙路,他才不在乎,他只想跟着长太清这种大佬苟一辈子。

  “为师此处之地为相泽。”

  长太清想了想,缓缓吐出几个字。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