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倒霉蛋

白又白
3607字
2021-04-19 20:05:54

  夜里,高空挂着明月,月光照进荒废已久的废弃游乐场。

  高高的摩天轮影子被拉得长长的,黑黑的影子下面有两个人,一个少年,一个少女。

  少年少女不是偷偷幽会的恋人,他们对立站着,是敌人。

  谁也没有说话,对视着沉默着,似乎谁先开口谁就输了。

  少女是一头乌黑长发,长相精致,穿着滨河学园制服的夜优。

  另一边,同样是穿着滨河学园的制服少年,面庞俊朗,双目有神,身躯修长,俨然一幅顶尖的皮囊比比有良。

  风徐徐吹了起来,夜优的长发飘起来,风像在她耳旁低语鼓励让她勇敢些,因为这是她第一次杀人。

  她随即抽出一把匕首,指向比比有良,目光凌厉,冷冷道:

  “比比有良,今天你在这里必须被我杀死!

  “要说为什么,因为你运气不好碰巧窥见了身为魔法师的我。

  “抹杀一切看见魔法存在,这是魔法师的守则。”

  ... ...

  时间来到三天前,夜里偏僻的滨河公园,有两个少女。

  长发的是夜优,短发的娃娃头则是像洋娃娃一样精致,穿着洛丽塔的叶琴。

  夜优和叶琴,正为了谁负责处理主战场,以及谁去清场这些小问题,和往常一样发生争执,吵了起来。

  “已经说过了,这是我个人的问题,轮不到你出场……”夜优话还没说完,叶琴就飞走了。

  实际上,就算没有她的力量事情也不难解决,所以夜优并没有让她帮忙的必要。

  那么为什么叶琴现在不在这里呢?

  答案很简单,因为还没来得及阻止,叶琴就已经冲了出去。

  对于夜优来说也乐得轻松,而且有叶琴负责清场也可以防万一,所以也就无所谓了。

  一切都是为了解决目前面对的问题。

  她认为理所当然能够解决,同样叶琴也是这么想的。

  “……但是还真是麻烦啊。”夜优碎碎念起来。

  预想之外的家伙,真的是无处不在呢。

  她打碎面前半透明的绿色正四面体–机关械一种。

  一个、二个、三个。

  以尖角朝着敌方一直线突进的简单机关。也就只有看上去那样的效果,简单的运动方式很容易就能看

  透——

  她不禁“唉”了一声,叹了口气。

  因为这样的事情很无聊,然后继续机械性地打碎射向绿色的物体。

  不久后,这单调的作业便结束了,只剩下属于夜晚的静寂。

  ……虽然不知道暗处操纵的是谁,来的都只是些相当低水准的东西。

  真要以我性命为目标的话也该找些更加大型的东西来才对……。这样的程度,是在试探还是什么呢?

  就算是的话、使用这么拙劣手段的对手,也根本没心情和他玩。

  面前如果不是我所承认的对手的话,我是不会点头的————

  而且、夜优所承认的人,也不过两个而已。

  连用来打发时间的程度都不够,她不禁有点失望。早知道交给叶琴负责,我去清场说不定还有意思一些。

  夜优思索着,再次叹了口气:

  “总之休息一下吧,等那个我承认的人回来。”

  下一刻,远处响起微弱的脚步声,夜幽朝着声音的方向招手道:

  “不愧是叶琴,时间刚刚好!”

  坦白说,她也觉得事情结束后便放松警惕了。

  但因为感觉不到敌意,会朝这里来的也只能是办完事的叶琴了,所以没什么不放心的。

  “…………啊?”

  “…………嗯?”

  预料之外的面孔跳进眼帘里,头脑里在一瞬间变得空白。

  长长的黑发,意志坚定的双眼。上身是薄薄的白色运动服,下身是略旧的牛仔裤。

  这身穿着以现在这个季节的标准来看显得有点凉意。这只是一般人的看法,她自己应该不觉得冷吧。

  ……不对。问题不在这里,比比有良这样想着,思绪乱了起来。

  夜优毫不在意地看了看四周,像是知道了什么一样轻轻点了点头。

  这到底是?

  但是,事态无视我的存在开始进展。他脸上严肃的表情缓了下来,困惑地问道。

  “不好意思打搅了,请问能告诉我现在几点了吗?”

  和这场面一点都不相衬的话语,然而夜优什么都没想就看向手表。

  “已经过十点半了……”

  “是这样啊,谢谢。麻烦你了。”

  摇了摇手,比比有良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离开了。剩下夜优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原地。

  她像受到台风冲击一样一片混乱的头脑,总算慢慢冷静下来了————

  “遭糕!被看到了!”

  最初浮上来的,是这么一句话。

  “被看到了!完了!被看到了!!”

  糟了,惨了,像这些形容事态严重的词汇不断涌现、然后消失。

  迂阔、致命。

  因为事情完结便随便放松警惕,夜优对自己的愚蠢的怨恨之情不断涌出。

  为什么会这样。

  “怎么了?”

  她正在慌乱的时候,终于归来的叶琴拍了拍她的肩膀。

  夜优惊慌地转过身来,盯着她的是冷静而理性的双眼。

  沉着的态度,令夜幽稍稍回过神来。搅成一团的思路也总算恢复了正常。

  什么时候开始站在那里的,想这样问,但在此之前还有更重要的事。于是夜优便把刚才发生的事情经过告诉了她叶琴。

  “嗯哼……”

  听完后,叶琴扬起柳眉,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魔法被看见,意味着什么,你应该知道吧?”

  “……当然知道了。”夜优有点慌乱,故作淡定,挠了挠头发, 扭扭捏捏道。

  对于魔法师来说,被其他人看到自己的能力可以说是致命的。

  就算是魔术师之间,可以相互展示能力的场合也是有严格规定的。

  要问为什么。

  那是因为,魔术这个东西代表的就是神秘。如果超自然这个词具有隐匿性含义的话,那么魔术就是指超自然。

  与科学这种谁都可以使用,而且使用人数越多却强大的公平的概念相反,

  魔术则是要避开其他人的目光,将其特殊化、神秘化从而取得力量。

  以此为前提,那么对于魔术则是要避开其他人的目光,将其特殊化、神秘化从而取得力量。

  以此为前提,那么对于萧炎来说,就相当于构成根源的部分被看见了。

  夜优沉默了几秒,嘟了嘟嘴,不满道:

  “嗯……还不是因为叶琴你的结界没有起作用。”

  ”本来应该没关系的普通人,却能闯进这里,这情况本身就已经很奇怪了。

  “虽然是因为我的确不成熟,但这里面也有你的一份过失。所以,不应该只责怪我一个人。”

  “我只是按一直以来的方式去做罢了。但是,你也应该知道的,这一类的结界,如果当事者认为可以进来那他就真的可以进来。也只能怪那个人想进来的意志太过强烈了,而不该怪我。”叶琴冷静回应道。

  “就算是那样,你的力量不够这点也是事实。”萧炎无意辩解,一本正经道。

  叶琴瞪了夜优一眼,没说什么。架起双手,一副“那也没办法”的样子。

  夜幽淡然,道“……过去的事再怎么说也没用了。再吵下去,该做的事也没法做了。”

  “该做的事?”叶琴鹦鹉学舌似的反问了一句,随后不慌不忙地接下去道:

  “你的魔法被看到了,并不仅仅是这个问题,这样一来我们的所在也被暴露了。

  “这对我们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

  “虽然是那样没错……。”夜优没听明白她在说什么,一脸茫然:“你说该怎么办呢?”

  叶琴无奈地耸了耸肩。看来是她自己一个人得出结论,理所当然地认为两人想得一样,错就错在,高估了夜优的智商。

  夜优一头雾水,什么结论都得不出来。

  “真是的……,到现在还不能把握状况吗?结论只有一个————杀死那个人,没有此外的方法。”叶琴对夜优感到无语,咬牙切齿道。

  “————什么?”夜优惊道,心中愕然,但更多的是无语:根本没去想,她说这话的时候根本就没去想。

  对她来说这个答案就是理所当然的,除此以外没有别的选择,真的可说是不加思索。

  夜优忍不住反驳道:“怎么可以,那样的话——”

  细品……再细细一品……她斟酌着,真的有必要做到那一步吗?

  随随便便就说出杀人的话,就没有想过其它的方法吗?

  虽然是有一被看见就灭口的类型。但也有拘束对方,或者是把记忆消除的类型啊。这是视本人的资质而定的。

  但是,至少我肯定不会是前者。当然不是说不能杀。

  只是,杀害被判断为敌人以外的人,并不是我的兴趣所在。

  所以,对于她所说的,要我老老实实点头的话我做不到。

  “虽然要迷惑是你的事,在不做些什么的话可就没时间了哟?”叶琴面无动容,如实反问道。

  突然响起的声音,打断了夜优的思考。没别的办法了吗,就算要做,又该怎么做呢————诸如此类的想法不断从脑海掠过。

  叶琴心急如焚,气道:“你在踌躇些什么?”

  夜优头脑里开始响起各种各样的声音。什么?为什么?啊、就不能再给点时间吗,心乱如麻,杂念不断袭来:

  “真的要杀了他?她真的会给我们带来不利吗,不知道。但是,除去祸根也是一件大事”

  “但是,那样做的话也有可能留下属于你们的痕迹哦?吵死了。他不是也没有在意吗。”

  “说不定没有被看到呢?吵死了。确信被看到了吗?吵死了。从时间上来看有点微妙哦?”

  “啊、说不定他也是魔术师呢。所以也没有必要那么慌张嘛。吵死了。吵死了————

  “啊,吵死了。

  “住嘴。烦死了。”

  夜优习惯性地把前发抓了下来。挡住视野。

  无视脑海里还在喧闹的自问的声音。拜托了请给我闭嘴吧。

  确认。

  他的相貌,还记得。服装,想起来了。

  时间也还过去不太久。特征也还算明了,距离恐怕也不会离得太远。

  视野恢复了。

  叶琴看着眼前的同居室友,依旧面无动容道:

  “好像已经做出决定了呢”

  “需要帮忙吗?”

  “不要小看我。”夜优没好气地回应道。

  我会去杀死他,夜优已然确定了主意。

  他的真正身份什么的,没必要知道。魔术师也好,一般人也好,没有关系。

  那么,需要注意的是什么呢。

  一是场所,还要考虑周围的人,那样的话魔法只能在相当有限的条件下才能使用。

  以“杀”这个行为来考虑,还不得不注意防止被其他人见到。

  根据情况,暂时捕获这个可能性也要考虑进去。总之就是要随机应变,吗。

  现在确认这些便足够了,心中盘算道。

  夜优背过身去,踏起一片片树叶,快步跑了起来。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