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第一章 逃家少女

冬幽鹿绘
3037字
2021-04-20 21:13:37

  韩汐雪独自一人走在昏暗无人的街道上。

  她脸色阴沉,面颊还红红的,像是被谁扇过一巴掌。

  晶莹的泪珠挂在眼角,沾湿了她细长的睫毛,加上她那本就足够可爱的样貌,任谁看了都大概会怜爱顿生。

  可恰是这样一个女孩子,却偏偏大晚上的独自一人,来到这片治安并不算太好的地带。

  韩汐雪已经察觉到有人在跟踪她了。

  似乎是在拐入这条暗巷之前,她就已经被可疑人士盯上了。

  事情和她预想的简直一模一样。

  大晚上独自出门的少女,特意跑到这片治安并不好的地区,还拐入这种安静无人的昏暗小巷里,被人盯上似乎也没什么奇怪的。

  不如说,她此刻反倒希望自己就这么被谁盯上。

  反正她已经是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少女了。

  身无分文,连手机都没带,就这么从那个“家”里跑出来。

  然而,离开那个家之后,她却感到莫名地解脱。

  脸上仍旧有股火辣辣的疼痛感,那记重重的耳光她依然历历在目。

  “呜呜……”

  想起那个场景,汐雪便鼻子一酸,又忍不住想哭了。

  她明明没有说错什么,只是稍微反驳一下,然后就被狠狠地扇了一巴掌。

  “爸爸……”

  要是这个时候,她亲生父亲还在身边的话,绝对会好好保护她的吧?

  “我说错了?你亲爹就是个人渣,当年抛弃了你们母女俩,还欠了一屁股债。”那个男人醉醺醺的,脸都涨得通红。

  “不对,不是这样的……”汐雪低下了头,微微摇头否认道。

  “汐雪!”汐雪的母亲面露难色,劝阻道,“不要再说了,好吗?”

  “你也不想想,是谁拯救了你们母女俩!?还敢在这跟我顶嘴?”

  “不……我爸爸他不是那样的人……”汐雪咬了咬牙,抬头说道,“请收回你刚刚的话!”

  “你个小兔崽子!还蹭鼻子上脸了是吗!?”

  “是你一直在蛮不讲理!”

  啪!

  话音刚落,一记耳光重重地打在自己的脸上。

  疼痛,火辣,让她脑袋发懵。

  然而,打自己的不是那个醉醺醺的男人,却是自己的亲妈。

  汐雪捂住脸颊,呆呆地望着母亲,嘴唇颤抖着,欲哭无泪。

  她怎么也想不到,连亲生母亲都动手打自己了。

  “汐雪,别说了……”母亲却只是阴沉着脸说道。

  汐雪终于忍无可忍了。

  她用衣袖掩住口鼻,转身就从那两人身边离开,一头往玄关冲去。

  “喂!汐雪!”母亲大喊道,“你要去哪儿!?现在已经十点多了!”

  汐雪没有理会母亲的劝阻,匆匆穿上凉鞋,直接带上门跑出去了。

  “呜呜呜——”

  一边跑着,一边哭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汐雪总算是把最后一滴眼泪也哭干,捂着膝盖气喘吁吁。

  没有做好任何准备的她,就这么突然离家出走了。

  汐雪不明白自己的亲妈当年为什么要选择和那个男人在一起。

  一个完完全全的大男子主义者,时常对妻子恶语相向,甚至粗鲁动手也是见惯不怪。

  可恰是那个男人,却有一个亲生女儿,同时也是汐雪的义妹。

  明明同为高一学生的姐妹,有着优异成绩的汐雪却只能在一间普通的公办高中就读,而义妹却靠金钱靠关系被送去了市内首屈一指的贵族学校。

  即便是平时在那个家中,汐雪和义妹也是明显地被那个男人区别对待。

  而自己的亲生母亲,却丝毫不反对这种做法。

  更糟糕的是,义妹和那个男人对她的态度也几乎是一模一样。

  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瞧不起她的样子。

  “呵呵——”

  自从随母亲到了那个家以后,汐雪一直都在忍耐。

  一直,一直,一直,一直……

  直到今晚,她终于忍无可忍了。

  如果这一巴掌是那个男人扇的也就罢了。

  可是现在,即便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也背叛了自己。

  明明当年还口口声声,说“叔叔是个好人”来着。

  可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

  在他们的口中,汐雪不过就是一个小孩子罢了。

  即便已经过了十六岁,也还是没有任何发言权。

  汐雪很想早些长大,找到合适的工作,然后彻底告别那个“家”。

  只要她还一天在那个家里吃饭,一天无法成为经济上独立的人,那么她就一天无法摆脱那个拼凑来的家庭。

  然而,现在的她却一气之下逃出了那个家,并且还是身无分文。

  不过身无分文说不定还是件好事,这样她就不会被人盯上财物。

  但是,她却是一个女孩子,而且客观而言,长得还挺可爱。

  偏栗色的过肩长发,清秀如玉又带着一丝稚气的脸蛋,再配上那娇小窈窕的身材。

  光是这么走上街,也能引来不少注意力。

  而且即便在学校,她也算是受欢迎的类型。

  只不过她那过于文静的性格,再加上那常居年级第一的成绩,又让许多同学对她敬而远之。

  如今在这昏暗无人的街巷,汐雪身上这般的特质反倒更让她陷入了危险之中。

  不如说,危机已经出现在了她眼前。

  “嘿,小妹妹,你要去哪啊?”

  刚到一个拐角,两个中年大叔模样的男人堵在了她面前。

  不过汐雪并不是很吃惊。

  她早已料到自己会落到这般境地。

  毕竟她一直都察觉到自己身后有人在跟踪,那个可疑的尾行者若是有什么同伙事先埋伏倒也不是不可能。

  这样一来,离家出走的汐雪,真的已经陷入绝境了。

  虽然她早就料到这一点,但是却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

  也不知道眼前这两个笑容猥琐的男人会对她做什么,但总之不是什么好事。

  说不定因为今晚的离家出走,汐雪的人生便彻底改变,堕入黑暗的深渊之中。

  然而对于现在的汐雪而言,那不过是换了一个深渊而已。

  破罐子破摔,自暴自弃,怎么样的形容都好。

  汐雪已经做好了会被勒索钱财的心理准备。

  如果不是钱财的话,那么汐雪也能应付得来。

  大概……

  “要不要陪叔叔玩玩啊?”

  可是当那两个男人逐渐靠近自己,并将那丑陋的脸几乎要贴上来时,汐雪却胆怯了。

  “不……不要……”

  这样的言语从如此惹人怜爱的少女口中说出后,两个猥琐的男人反倒变本加厉,直接将汐雪抓住。

  “放开我……放开我!”

  “这大晚上的跑到这种地方来,多寂寞啊?”

  “就是就是,陪我们玩玩呗,又不会少块肉。”

  恶心,作呕。

  汐雪既是后悔,又是绝望。

  如果不特意拐到这种暗巷中来,她估计也不会遇到这两个猥琐的男人。

  结果到头来,她却是自作自受。

  被这两个男人强行拉扯着,还嗅到一股恶臭的烟酒味,简直就和家里那个男人一样。

  汐雪想死的心都有了。

  可以说,从她被亲生母亲扇了一巴掌,独自一人逃出来后,汐雪已经在这种绝望的边缘徘徊了……

  “住手!”

  这时,一阵怒斥传来,仿佛将汐雪从绝望中拉了回来。

  而拉扯着她的两个男人,也突然停下了动作。

  似乎有人来救她了……

  就和言情小说或者少女漫画里的展开一样,汐雪也似乎迎来了拯救她的王子殿下。

  然而,汐雪的所见和理性却告诉她,声音是一个女孩子喊出来的,而且还是一个和她差不多年龄的女孩子。

  “你是哪里来的臭娘们……”

  “等等,这个妹妹,长得也挺不赖啊。”其中一个男人凑近了那个前来阻止的女孩。

  然而灯光昏暗,加上那个男人的身躯挡着,汐雪并看不清那个女孩的面貌。

  “呃啊!”

  可是接下来的一声惨叫,又让汐雪被吓了一跳。

  “老子……老子的宝贝家伙……”男人捂住身下,整个人跪在了地上。

  “你这家伙!”另一个男人怒吼着,冲上去就想抓住那个女孩。

  然而那个女孩却身姿矫健,稍稍侧身,又是狠狠一脚侧踢在了男人脑袋上。

  “啊!”男人惨叫一声,又晃了晃头。

  他脚步踉跄着,仍想继续抓住那个女孩。

  然而女孩却毫不留情地,又一脚踢中了男人的身下。

  “呃啊啊啊啊!”

  那像极了待宰家猪般的惨叫,让汐雪听了都不由得毛骨悚然。

  两个男人都被女孩彻底制服,在地上打滚,捂裆哀嚎。

  “可以安排人过来了,低调一些,不要惊动警方。”女孩似乎正用耳麦在和什么人通话。

  嗯?

  不要惊动警方?

  汐雪察觉到什么不妙。

  正当她准备开口和女孩说些什么时,那个女孩却一个箭步凑到她跟前,顺势一个手刀。

  “抱歉,小姐,请睡一下吧。”

  汐雪肩上一麻,身子一软,连那个女孩的模样都没看清,就直接昏了过去。

  隐隐约约地,她还能听见女孩正和某人通话。

  “是的,大小姐,您安排的工作已经完成了。”

  “她没事,就是被两个痴汉骚扰了,精神状态有些不安定……不过,我已经让她睡过去了。”

  “好的,我这就把她送到您身边。”

  “嗯,我明白,要保持低调。”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