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第七章 震慑

荆棘鸟之歌
2132字
2021-04-20 21:39:53

  虽然一直跟着鸠无血在兜圈子,但是楚千秋一直在脑海中默默地记着来时的大概位置,只要按照脑海中的方向赶路,自然就能很快找到客栈。

  鸠无血虽然逃了很长时间,但是大部分时间都和楚千秋在密林中兜圈子,所以离开的距离倒也不算太远。

  仗着自己凝结了玄牝之门,元气恢复速度极快,楚千秋毫不客气地一直运转着元气加持速度。

  “你的元气恢复速度居然如此之快?”蛊惑分魂见多识广,在刚遇到楚千秋的时候就检查了他的身体,知道他并没有什么特殊体质,于是开口问道。

  “是徒儿偶得的一门秘法,可以加快元气吸收速度。”

  楚千秋知道蛊惑分魂一直在观察着自己,这一点一定是瞒不住的,所以也根本没有丝毫隐藏的想法,只要定魂珠能稳定隐藏住“观想”就可以了,直接开口答道。

  “原来如此。”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后,蛊惑分魂再次沉默了下来。

  话音刚落,楚千秋便看到了远方矗立的客栈,面色一喜继续向着客栈方向奔驰。

  ……

  客栈内残破的木椅与桌子都已经被收拾干净了,几个店小二从地下的仓库中又重新搬出了一些,整整齐齐地摆放好,还有一个店小二,在被鸠无血损坏的窗户上叮叮当当地敲打着,可见已经对这种事情习以为常了。

  毕竟靠近横断山脉,来往的都是武者,结怨、仇杀、宗门子弟做任务等等,大打出手太正常不过了。

  崭新的桌椅摆放好后,其中一个店小二又拿下肩膀上的抹布在上面狠狠地擦了擦,这才请刚刚受到波及的几位客人重新落座。

  “掌柜的刚才说了,作为赔偿,几位这次的吃喝全都免单了。”店小二一脸陪笑地道。

  几位客人都知道这并非是客栈的问题,而且并未有人受伤,于是都点头答应了。

  沈瑶见状走上前去,与掌柜的商谈赔偿的问题。

  若是穷凶极恶之徒,掌柜的倒是不敢索求赔偿,万一触怒了对方,说不定连自己的小命都要丢掉,那就得不偿失了,只能忍气吞声。而普通的江湖客,也会因为损失赔偿的问题而吵闹一番。

  但是这些大派弟子就不同了,名门正派子弟最重颜面,自己只需老老实实的计算出损失就能获得相应的赔偿。当然,他也不敢狮子大开口,讹诈宗门弟子?他可还没活够呢。

  不一会儿,掌柜的统计出了这次的损失。理所当然,那几位食客的饭钱也在损失之内。沈瑶并没有多说什么,按照掌柜的统计出的损失支付了相应的一些银两。

  林易这时刚刚吞服了丹药不久,正在角落里,盘着双腿,默默运气缓解伤势。赔偿完银两后,沈瑶并没有急着带林易到三楼的厢房。若是回了房间,万一楚千秋或者万长空需要帮助,可能来不及。

  但是把林易一个人放在三楼,她又不放心。财帛动人心,特别是如今林易身受重伤,别人如果想要偷袭杀了他,恐怕不会费吹灰之力。她只能让林易在一楼大堂中疗伤,自己在旁看守。至少在大众广庭之下,除了鸠无血那种穷凶极恶之徒,还没人敢杀害三殿四宗的弟子。

  这么长时间了,怎么楚师兄和万师兄还没回来,不会出什么意外了吧。

  沈瑶紧蹙着眉头,暗暗想道:鸠无血已经突破到先天三重了,这等凶人说不定还有什么隐藏的底牌,楚师兄他们二人贸然追出去太危险了……

  而这时她眼光一凝,发现远处一道身影正快速奔来,随着距离越来越近,仔细一看正是楚千秋。

  “沈师妹。”楚千秋出声道。

  不过这时候的楚千秋形象倒算不上好,不如说是凄惨更为准确。胸口的衣服被撕裂开,靠着一根布条系着才没有彻底分开。胸口的衣服早已被鲜血渗透,布满了暗红色。头发散乱开,两条袖子也被撕成了布条,裸露的手臂上布满了划伤,浑身沾满了泥土。

  “楚师兄,你没事吧?”沈瑶清冷的声音透露出一丝关切的味道。

  “小伤而已,幸不辱命。”楚千秋咧嘴一笑,右手抬起了裹着鸠无血头颅的黑布。

  虽然裹着黑布,但是仍然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一颗头颅的形状。沈瑶感到有些震惊,本以为他只是看到鸠无血重伤了才一时上头的,没想到他居然真的杀死了鸠无血!

  客栈里也顿时一片哗然,前不久客栈内的战斗他们可都是看在眼里的,鸠无血绝对已经突破到了先天三重天人交感。虽然已经受了重伤,但是也绝对一个先天一重可以对付得了的。眼前这个羽化门的内门弟子,凭借先天一重居然杀得了他。

  要知道鸠无血那种,即使是还没突破时,在他们这种散修中都属于佼佼者了,更别说突破了。也就是说他们这里绝大部分人都不是这个羽化门小子的对手。想到这,围观的众人眼中不禁多了一丝敬畏。

  “万师兄呢?”楚千秋扫视了一眼,并没有发现万长空的身影。

  “万师兄刚刚追着你出去了。”

  “那我们先回厢房吧,掌柜的麻烦你看到我们师兄后,让他来三楼找我们。”楚千秋拱了拱手道。

  “小事一桩。”掌柜的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楚千秋先将正在疗伤的林易喊醒,然后将手中的武器和头颅都交给了沈瑶,一把将林易背了起来,嘴里小声骂道:“除了武器,身上就剩一些碎银两,我怎么感觉亏大了。”

  这句话是故意说给周围人听得,如今他和林易都受了伤,实际战力只剩下沈瑶一个人了。毕竟鸠无血也是常年挂在各个宗门悬赏榜上的人物,他们这些散修拿到了也是能去换些赏金的。自己暴露出并没有在鸠无血身上获得什么东西,他们也会理所应当地认为鸠无血所有的财富都拿去修炼了。

  单单一个鸠无血的人头与几位羽化门的内门弟子结怨似乎并不太值得,而且其中有一个击杀了先天三重的鸠无血,虽然看起来受了重创,但是这些宗门弟子身上从来不缺乏底牌,万一把自己赔进去可就不是一件好事了,他们自要好好考量。

  于是楚千秋背起林易,和沈瑶在众人地注视中转身向着楼上的厢房走去。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