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第八章 返回宗门

荆棘鸟之歌
2424字
2021-04-20 21:40:22

  “我欠你一命。”趴在楚千秋背上的林易虚弱地说道。

  “我有能力自然会帮你,都是同门,不必挂心。”楚千秋毫不在意的说道。

  “同门……”林易沉默了下来,没有再多说些什么,只是眼中多了几抹感激的神色。

  楚千秋之所以救下林易是因为他和林易之间只不过是年轻人之间的小打小闹而已,林易的父亲林峰虽然与自己父母素来不和,但是却是楚千秋前世记忆中,除了自己父母外少数几个在羽化门破灭时,愿意死战不降的长老。

  自己靠着前世记忆提前预知了鸠无血的行动,有能力自然会救下他,也正好缓和林峰与自己父母的关系。

  片刻,三人来到了林易的厢房前,推开门走了进去。

  关上房门,楚千秋将林易从背上放下,搀扶着坐在床上。林易也没有耽搁,坐到床上后,立即又拿出一颗丹药吞服下,盘着双膝,开始运气疗伤。

  望着运气疗伤的林易,楚千秋也找了个拐角盘膝坐下,开始运转功法。先前与鸠无血的决战中,胸口中了一刀,虽然伤口不深,但是其中的血煞气一直在侵蚀着他,此刻放松下来,就感觉到一股股刺痛与火辣蜂拥而至。

  沈瑶看了看正在疗伤的两人,转身走了出去,守在房门前,同时等待着万长空的归来。

  ……

  体内的元气在缓缓地流动与胸口处的血煞气对抗着,同时天地间的元气再不断地涌入楚千秋的体内,补充着元气的消耗。

  伤口因为元气与血煞气的激烈对抗再次被撕裂开,本就暗红的衣襟再次被染上了鲜红的血液。

  因为伤口不停地被撕裂,感到疼痛的楚千秋蹙紧了眉头,额头上豆大般的汗珠顺着脸庞划过滴落而下。失血过多,导致脸色愈发的苍白。

  体内元气在经脉中不停地流转,疯狂地消耗着胸口处的煞气,就这样忍受了盏茶功夫,体内的血煞气才终于被完全清除,楚千秋停止运功,长出了一口气,皱紧的眉头也换换放松下来。

  这血煞气不仅威力不俗,而且还如同附骨之疽一般难缠,若不是他凝结了玄牝之门,与天地勾连,元气生生不息,恐怕还真没办法短时间清除它。

  驱除完胸口血煞气后,出门与沈瑶打了声招呼,便下楼唤来小二让其送一些热水到自己的房间。

  很快小二便给楚千秋送来了一大盆热水。楚千秋关上房门,除去身上早已破碎不堪的衣物后,将毛巾放入热水中浸泡,稍微拧干,开始擦拭着伤口周围。

  擦拭完毕,他将毛巾再次放入盆中,热水瞬间便被染红了。将毛巾在其中揉洗了几下,便将污水倒入了桶中,重新倒入干净的热水,开始擦拭身体。

  清洁完成后,楚千秋从包袱中找出纱布,在胸口敷上止血散后,缠上几圈纱布,打结固定后,这才开始穿戴起备用的内门服饰。

  穿戴完毕后,又将藏着蛊惑分魂的那枚戒指用黑色丝线挂在胸口处,楚千秋除了面色有些苍白像个文弱书生,倒是看不出什么问题。他看了看窗外,发现天色已经渐渐变暗了。打开房门,走出屋外,发现沈瑶已经没有站在林易的门前了。

  走到林易屋前,楚千秋这才发现万长空已经回来了,正坐在桌前与沈瑶交谈着,而林易还坐在床上运功疗伤。

  楚千秋不禁摇了摇头,自己虽然看起来伤重,但只是皮外伤。林易被鸠无血一刀劈中,虽然被自己阻挡了一下,但是也被重创,恐怕是伤了内脏。在这边估计只能运功缓解一下了,想疗养还是需要迅速回到宗门。

  “万师兄,你回来了啊。”看着风尘仆仆的万长空,楚千秋表情有些尴尬,毕竟万长空是为了寻他,才在外面找了这么长时间。

  万长空看着楚千秋一脸赔笑的样子,张了张嘴,想严厉的说些什么,最终只能叹道:“楚师弟,下次莫要莽撞行事,万事需小心。”

  闻言楚千秋的表情更加尴尬了,毕竟自己重生的事情别人又不知道,若不是为了演戏给蛊惑分魂看,别说一个鸠无血,就算十个鸠无血也伤不了他分毫。

  有口难辩,楚千秋只得岔开话题,指着桌子上裹在黑布中的鸠无血头颅,嘿嘿笑道道:“鸠无血此獠已经被我斩杀,而且我还在他身上发现了好东西。”

  “你真的要把东西分给他们?这可是你拼命换来的。”脑海中沉默已久的蛊惑分魂突然问道。

  “当然,毕竟杀他出力的又不止我一个。”楚千秋毫不犹豫的回答道,“况且,最大的那份已经被我拿了,做人不能太贪心。”

  脑海中回答着,楚千秋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从腰间将那枚取自鸠无血的纳戒拿了出来,放在了桌子上。

  “纳戒!”万长空的惊叹声让正在疗伤的林易也忍不住停下了功法,朝着桌上看去。

  “不错,正是从鸠无血身上取得的纳戒,他大部分家当也全部在其中。”楚千秋心神一动,顿时将其中的物品朝着空地释放了出来。

  装着密密麻麻金银珠宝的箱子落在地方,而其中一个完全闭合的大箱子更是引人注目,毕竟这么多金银珠宝也都是敞开的,这里只有一个箱子完全闭合,想来一定是鸠无血最在意的东西。

  楚千秋伸手解开了锁扣,只见里面摆满了下品元气,哪怕是万长空也忍不住呼吸一滞。

  “此处有些不便,等我们回到宗门后,再平均分配吧。”楚千秋接着说道,再一伸手便将所有的物品全部收回到了纳戒之中。

  “楚师弟,多谢你的好意,你们三人自行分配就行了。”万长空长吁了一口气,接着说道,“这次任务本来是我邀请几位的,之前也约定了这次任务奖励的气力丹归我,贡献你们三人分配。”

  “可是鸠无血非我所杀,而且林师弟与楚师弟你却都因此受了重伤,如今就算是气力丹都受之有愧,我何能再厚颜分摊你的所得。”

  “此次我也只起到了略微牵制,也不用分配我的了。”沈瑶接着说道。

  “此次我一事无为,也不用分配我的了。”一向与楚千秋不对付的林易也开口说道。

  楚千秋看到这个状况也愣住了一下,虽然因为他需要快速成长起来,把最大的那份拿走了,但是剩下的财富对于他们这些内门弟子来说仍然是一笔巨款,没想到几人竟然能守住本心,毫不犹豫的拒绝。

  “任务之前我等便约定好,此次任务所获所得皆均分,几位这样岂不是陷我于不信?”楚千秋扫视着三人,“此话就不要再提了,等返回宗门,交付任务后,我们还在万师兄的小院分配吧。”

  “那便依楚师弟所言吧。”万长空沉默了一会儿,方才苦笑道。

  “如此最好。”楚千秋这才嘴角微微扬起。

  四人决定明天一早就返回宗门。万长空则继续待在林易房间,保护林易周全,楚千秋和沈瑶二人则是准备返回自己的房间歇息。

  沈瑶来到房门前,推开房门后,又抬起清丽如水的眼眸,看了一眼楚千秋的背影这才进入了房间。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