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第五 老人?

原创作家
4076字
2021-04-22 14:29:32

  “诶诶,听说了吗,大小姐带回来了个妖女?!”

  临庆城乌府内,一位正在扫地的仆人正在和他旁边的另一位仆人说道,有关乌乐之从外面带回来了个妖女这件事早就在城内传开了,毕竟他们是从城门大摇大摆进来的

  “早就知道了,据说那个妖女长有一对狐狸的耳朵,脸蛋也十分清秀,唯一不足的是是个飞机场”

  另一位拿着扫帚的下仆也说道,全然不知他们所说的妖女已经出现在了他们的身后,本来他还想继续说下去了,但是被早先的下仆提醒才止住了嘴,恭敬的站在一旁。

  站在柳开心旁边的乌乐之只是横了他们一眼,然后转身对着柳开心说道。

  “你也不必太在意,我们家族的人就这样,爱嚼舌根”

  乌乐之一脸歉意的说道,反倒是柳开心一脸无所谓,大步走了过去。

  “那个,你所说的会议室在哪里?”

  柳开心跟在乌乐之身后说道,这乌府也还真是不一般的大,仅凭刚才一路上见过的仆人都有几十个,而且四通八达,若真是一个外人来到此地不迷路才怪。

  “哦,我家会议室就在正前方,再走几步路就到了”

  说着,一所巨大的木质结构的房屋出现在柳开心的面前,高数尺的金红色大门实在诱人心魄,大门内两方整齐的摆放着八对座椅,正中间由红色的地毯直达房间最里面,而红毯的尽头还有有着凤与龙交缠在一起的巨大的红色桃木大凳,好不气派。

  柳开心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张着大大的嘴巴,望着眼前的种种,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出生的地方。

  一个大树,一个石盘,一个主人,与如今相比简直天差地别,不过他不知道的是,一般的得道高人都有着大道至简的道理。

  “咳咳,乐儿,带上你的朋友进来!”

  突然,坐在最高处的老头率先开口,话语中尽显威严,也是后来,柳开心才知道这是乌乐之的爷爷,名叫乌霸一。

  “诺”

  乌乐之微微弯下身子以表尊敬,然后便带着柳开心进入屋内,此时的屋内整整齐齐的坐了9个人,看气息最低的人也有金丹初期。

  要知道在这偏僻的小地方,能培养出一个金丹财力就已经雄厚了,而如今这里密密麻麻的坐了9个,还有一个元婴中期的,若将这群人拉出去至少可以灭一个中型城池,也不知道为何,他们会选择拘泥于这个小地方。

  “这就是你给我说的带回来的朋友?”

  乌霸一继续说道,并且眼神还直直的盯着柳开心,把柳开心盯得浑身不自在,就连眼神也不该对视,只敢把都低向地面。

  “是的,爷爷,虽然她的外表比较突出,但是她救过我好几次,正巧她说她在寻找住处,我就把他带过来了。”

  柳开心,听的一脸懵逼,自己何时说过没有住处,这还是乌乐之强行拉她过来的,要不然柳开心早就去找住所了,不过她的样可能很难找到就是了。

  “族长,我不同意这个妖女进入我们家族,你看她的外貌,这应该是化形境的妖兽才会的特征,但是她浑身的灵气只能勉强达到练气初期啊,这分明是人与妖的孩子,这是杂种,是会带来不幸的……”

  坐在大殿右边第一位的尖下巴老者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大堆,大概意思也就是说柳开心是杂种,是大不幸,不能留。

  但是毕竟柳开心救了他的孙女,乌霸一还是同意了下来,见乌霸一同意了,其他的长老也都纷纷表示赞同,唯有哪位尖下巴的长老表示反对,不过同意的票数打过不同意,他也只有闭上嘴。

  “好了,这一堂会议就这样了,还有人有什么要说的嘛?”

  乌霸一清了清嗓子,见各位没有什么想要说的,就下达闭会的决定了,但就在乌乐之刚要带柳开心离开的时候乌霸一又补了一句。

  “对了,乐儿,既然你们同为女儿身就住在一起吧,也省的下人腾地方了,而且你的床也挺大的”

  “什么,爷爷我不……”

  听到这话乌乐之犹如晴天霹雳,赶忙想要拒绝,但乌霸一态度很坚决,直接拒绝听下去,说了句

  “就这样决定了”

  便离开了,他本以为是为女儿找了个好玩伴,但是他殊不知这番行为相当于直接将女儿送给外人。

  倒是我们柳开心笑的合不拢嘴,看着柳开心邪恶的嘴脸,乌乐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猛踢了柳开心一脚,这一脚疼的柳开心直叫唤。

  入夜,凉风嗖嗖,乌家早早的关闭了大门。

  乌乐之房内

  “我告诉你不要乱来好不好”

  乌乐之隔着屋内的大木桌指着柳开心说道,脸色略微潮红,显然她怕了,她对男女之事也只有些许了解,但如今可是两女,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好,我的小乐之,我不动你!”

  柳开心用着十分油腻的嘴脸说道,不得不说乌乐之的房间是真的简洁,房内就只有一张木桌一把木椅和一张足以容纳下两人的大木床。

  为了防止柳开心不老实,乌乐之还在床中间隔了一床被子,并且委屈的说道。

  “如,如果你超过这条线,我,我就宰了你”

  不过有用吗?

  一夜过去,东方渐渐升起红润,柳开心一脸幸福的从乌乐之房内出来,而后又看了看房内睡得正香的乌乐之,不免微微一笑。

  不过今天她可不能再用来玩了,她明确记得柳给她下达的任务,三个月内要将修为提升到筑基中期,如果完不成必定会有惩罚。

  柳开心只是简单的猜了猜几个柳大概会有惩罚都受不了,更别说柳这个傲娇鬼真正会做出什么样的变态惩罚。

  想到这里,柳开心的脚步又加快了,她明明记得昨晚乌乐之好像告诉过自己就在这前面有一个乌族专门用来存放功法集的地方,可是如今她就是找不到了。

  兜兜转转竟然来到了自己不知道的地方,就在这时背后突然有人说道。

  “哟,这不是那谁吗?听说是人和妖生的孩子,这分明就是个杂种嘛,也不大爷爷是怎么会想着把她放进来的,啊哈哈哈!”

  柳开心转过头去,发现数个男子站在她的身后,如果她猜的没错的话,当头的那个人应该是乌家的三少爷,乌三。

  听说此人极度好色,无恶不作,现在柳开心在此地遇到不是难逃一死嘛,乌三丝毫不掩饰他那充满咳咳的目光。

  转眼间,乌三瞬间来到柳开心的面前,捏起柳开心的脸颊,两眼中散发出咳咳的目光,也就在这时柳开心才真正意义上的看清了乌三的样貌。

  一脸黑斑,两颗无法遮盖的大门牙,其他地方简直找不到形容词,综合来说就是太丑了,这一刻柳开心不禁怀疑他爸的颜值了。

  “哟,这妮子居然不怕,看来是被小爷我迷到了”

  乌三十分自恋的说道,而在他旁边的柳开心却快要吐出来了。

  “呕~你可别在那里自恋了,就你这颜值也配把我迷倒?你快啥泡尿照照你自己吧!”

  柳开心打开捏住她脸的手,一脸嫌弃的擦了擦脸,这一幕顿时就将乌三激怒,他看了看在自己身后看热闹的狐朋狗友,直接一巴掌甩在了柳开心的脸上。

  啪~

  清脆的响声在柳开心耳边响起,她懵了,这是她第一次被人打,眼泪顿时止不住了,哗哗的流了出来。

  “哈哈,看到了吧,这就是违背我的下场”

  乌三张狂的笑着,一脸得意的看着柳开心,但是柳开心是好惹的吗?别忘了她还有两位化形境的狼!

  之前柳开心只是怕吓到他们,所以让他们藏了起来,如今也只有让他们出场了。

  “狼一!!”

  柳开心带着哭腔喊到,说时迟那时快一道身影顿时出现在柳开心的身旁。

  “给我往死里打他!”

  狼一顿时冲到乌三的面前,一个上钩拳直击乌三面门,本就包不住大门牙直接被打落在地,而后狼一又是直直对着乌三的肚子来了一拳,瞬间乌三吐出了一口鲜血。

  可怜的乌三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重伤了,正当狼一想要继续下去时,不知是谁在远处喊到。

  “大人,别,手下留情”

  但拳已经下去了,向着心脏重重的打了一拳,顿时,乌三整个人都软了下去,再也不能起来。

  “不!!”

  来者绝望的喊道,乌三是他的儿子,而他是乌霸一的三儿子,乌大三。

  乌大三跪在乌三的身体前,看着已经没有气息的乌三,悲愤交加挥其拳头就向柳开心袭来,但毫无疑问被狼一挡下来,毕竟乌大三只有金丹初期。

  见一招无果,乌三再次挥动拳头准备打过来,但就在这时乌霸一突然赶来。

  “这里发什么了什么!”

  看到乌三的尸体又看到柳开心哭红的小脸以及柳开心身边的陌生强者,乌霸一大喝道。

  乌大三先开口,抱着自己的儿子,哽咽道。

  “这妖女实在可恶,竟然当着我的面杀我儿,族长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乌霸一并没有马上发难,而是看向柳开心,那意思很明显,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族长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柳开心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进过告诉了乌霸一,乌霸一紧皱眉头,显然被这个局面难住了,就在这是乌乐之也来了,简单的了解事情的进过,马上向乌霸一求情。

  “小乌之,你不必想他求情,我相信族长还是明事理的”

  柳开心开口道,语气中没有丝毫悔过的意思,身体笔直的站在那里,一方面是自己女儿的求情,你一方面又是柳开心透露出的死不悔改的意思,乌霸一叹了口气说道。

  “这件事起因是乌三,现在乌三也死了,就此接过吧。”

  “什么,就这样结束了?我儿的性命就这样就这么不明不白的丢了?”

  乌大三在旁边歇斯底里的嘶吼着,全然不顾及乌霸一的颜面,如今与那三岁孩童又有何区别。

  “够了!”

  乌霸一大喝道,带着发狂的乌大三离开了,至于乌三的尸体也被他收进灵界袋里了。

  事后当乌大三冷静过后再次询问他父亲时,才知道当时还有另一位化形境强者在暗处,如果真的暴起,可能整个家族都会受到牵连,这一番话将乌大三吓得冷汗直流,颤颤巍巍的说道。

  “儿子什么的没了还可以再生,若命没了,才是真的没了”

  也正是在今天,所有的纨绔子弟都被明确规定令可在外风华无量,也别在族内招惹柳开心

  看到爷爷走后,乌乐之赶忙冲过来抓住柳开心的手,一脸担心的说道。

  “你怎么这么傻,干什么要去招惹那个纨绔子弟,你不知道他会给你带来麻烦嘛?”

  看着乌乐之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柳开心竟不由得去摸了摸她的头,这一摸反倒提醒了乌乐之。

  “咳咳,我没有那个意思”

  乌乐之脸色有些潮红,柳开心明白,她是介意自己是个女儿身,如果自己是男孩子该有多好,这是柳开心第一次觉得想当个男孩子。

  “对了,功法集在哪里啊,就是因为去找功法集,结果迷路了。”

  柳开心率先打破了僵局,问道。

  “你都走反了,功法阁在那边”

  说着,乌乐之指了指与之相反的方向,柳开心尴尬的挠了挠头,屁颠屁颠的向着反方向跑去,走前还不忘说一句。

  “晚上有你好受的!”

  这倒是把乌乐之羞得直跺脚,可又奈何不了她,而且不知道为何,在看向柳开心时心里总有一股莫名的躁动。

  乌府,功法阁前

  这是一座巨大的四方尖塔,足足有八层之高,每一层的外围都有奇怪的符号刻画在塔身,而在最高层,那里只看外表只能容纳下一人,但是那四周有明显的空间扭曲,能够引起如此现象的唯有那最高一层里有秘宝,且品质还不低!

  当柳开心初来此地时也被这番景象震惊了,但她是什么人,被神所创造的人,她会被这些景象所吓到?

  这不可能,柳开心瞬间平复了心情,当她正准备迈入功法阁时,却被一个带有扫帚的老头拦住了……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