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第一章 终结之日与糟糕的一天(上)

纪久美琥丸
2094字
2021-04-22 17:09:10

  the_Worst_Day

  房间的门被猛地关上了,此刻男孩的脸色竟是如此的苍白与虚弱。

  他的后背紧紧倚靠着锁紧的房门,缓缓地滑落,跌坐在地上。他大口大口地喘息,几乎要掉下眼泪。

  今天本是阳光明媚——当然,森坂市的一年四季都相当美丽。

  然而三日月赤楠却只是在大街上低头前行,因为他再也不会相信好天气对幸运的预兆。

  正是几天前的一个大晴天,这个日本最繁华的都市之一发生了一场暴乱,而赤楠的父母在这场暴乱中过世。

  因此,不管是什么样的天气,在赤楠眼里,都是灰蒙蒙的。

  赤楠并没有什么朋友,所以他习惯了一个人在大街上闲逛,这也算是他的一种消遣。

  他一直很享受这份静谧,直到忽然注意到,前方的巷口,有什么不对劲。

  “小子,借点钱给兄弟们呗。”

  果然,前方的一条胡同口中,几个年龄大一些的小混混将一个稚气未褪的小学生团团围住——实际上赤楠费了一番功夫才看清之中那个瑟瑟发抖的可怜孩子。

  尽管赤楠自己也吓得不知所措,然而那个惶恐的孩子却像黑暗中看到了一丝光明一般,透过众多粗壮的肢体之间一下子看到了圈外的三日月君。

  尽管知道这可能是病急乱投医,可那孩子还是如杀猪般地放声嚎叫起来:“大哥哥!来救救我啊!”

  不出意外地,那几个不良也一起回头。

  他们个个头顶着怪异的发型,身上多多少少地挂着吊儿郎当的奇怪饰品;其中几人还叼着香烟。

  显然他们的脸上写满了不屑,攥紧拳头,即将爆发。

  赤楠的脑子瞬间一片空白。当小混混们一个个摩拳擦掌的时候,他什么也没想,转过身发了疯地狂奔。

  紧闭着双眼,赤楠怕极了暴徒们的霸凌,在这里,他选择逃避,像懦夫一样。

  赤楠最终还是忍不住流下眼泪,将头砸靠在身后的门板上,心里责备着自己的没用。

  毕竟,刚刚在自己身后,那个可怜的孩子被拳打脚踢时的惨叫始终在他耳边萦绕,挥之不去。

  由于长期的郁郁寡欢,赤楠的脸色呈现出一种病态的惨白,微微发黄的齐短发已经被汗水浸湿;两颗不大的眼睛此刻也哭得通红,原本瘦小的身材全部蜷缩在一起,如一只受欺负的小猫,瑟瑟发抖。

  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打破了簌簌抽泣之外的死寂。

  赤楠毫无意识地缓缓站起,拖着慵懒的身体走过大半个房间,拿起了话筒。

  还没等赤楠说出那声沉重的“喂”时,电话那边早已爆发出一连串活泼的声音。

  “喂喂,赤楠,你在干嘛呢,快点出来打篮球吧。”这样生机勃勃的声音是每个字仿佛都从话筒中跳跃出来。

  然而赤楠现在显然没有任何想要运动的心情,事实上,他也很少会有。

  “阿守,我……”赤楠还带着抽泣之后空洞的哭腔。

  “拜托,有点活力啊,赶快,一会儿老地方见。不按时到的话要挨打十拳!”没等赤楠多说什么,电话那边急躁的桐博早已经把电话挂了。

  桐博守是三日月赤楠为数不多的知心朋友。

  他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一个活力无限,无忧无虑的少年形象。

  不高的个子却像装载着一部电力引擎,无时无刻不在运作。

  桐博家在整个日本境内都是人尽皆知的大家族,作为这样一位大少爷,桐博守却丝毫没有高人一等或者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

  大胆的圆寸发型,下面是一张黝黑的面庞,一双不大的眼睛却在向外放射着活力。

  阿守和赤楠的身高其实差不多,却结实了许多;此时他早就站在了篮球场门口,体内的火气旺盛使他情不自禁地在原地小跑。

  尽管才四月中旬,天气已经微热,他便早早地换上一身短运动服,还会毫不顾忌地撩起上衣来擦汗。

  非常无奈地,赤楠抱着不想失去为数不多的朋友的心情,还是依稀带着泪痕,出现在了篮球场。

  “哟,不错啊赤楠,你提前了五分钟啊…呃…你怎么了……?”守虽然是个活泼阳光的人,却不是一个粗大神经的人——赤楠浑身散发出来的抑郁被他非常精准地捕捉到了。

  赤楠不知是无法坦率,还是惧怕解释,就只是淡淡地摇头。

  桐博守见了,便也就不再追问,仿佛这样的场景已经成为一种奇怪的默契了。

  那边的篮球场上正有几个年龄稍微大一些的青年正在上窜下跳,跑动着投篮了。

  “喂喂,那边的弟兄们,一块玩一会儿球吧。”于是还没等赤楠做出反应,守已经自己走进场中与那些同学进行交涉了。

  虽然赤楠还是想一如既往地跑位,传球,尽可能地为自己的队伍做出最大的贡献。

  可是,此时的他正心烦意乱,脑中还在想着刚才的事情,怎么可能做得到?

  “喂,看着点啊!”忽然一个嘶哑的声音凶狠地叫喊起来。

  赤楠想要回过神来,可也已经太晚了。

  篮球如一颗子弹一般快速朝自己飞来,可他却毫无防备。

  于是,篮球不折不扣地砸中了他的脸,赤楠也顺势向后跌坐在地上,篮球也因此滚出了界外。

  赤楠无力地坐在地上,脸上的汗水与血液已经混成一团,身体因为剧痛已经近乎麻木了。

  桐博守立即跑过去蹲下,焦急地检查着赤楠的情况。

  然而情境没有丝毫好转,刚才那位大声喊叫的青年此时变得更加凶狠,几乎是指着赤楠骂道:“心不在焉的,你是没长眼睛还是没长脑子啊?”

  赤楠的身体因为痛抽搐了一下,而他身边的桐博守连话都没多说一句,直接窜起来狠狠地给了那家伙一拳。 眨眼间,两个人扭打在一起。并且因为众人的劝拉,场面更加混乱了。

  赤楠又一次流下眼泪。看着朋友为自己与别人大动干戈,他自己心如刀绞。

  然而在他勉强站起的一瞬间,他却又退缩了。 他害怕暴力,不如说是他害怕霸凌。

  在这里,他又一次选择了逃避,转过身连滚带爬地跑出了球场——尽管身后刚刚被拉开的桐博不断地叫着他的名字。

  迟早……迟早要让你们遭报应的!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