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第四章 大小姐的手段

冬幽鹿绘
2067字
2021-04-22 19:59:29

  眼看桐潇已经换上一身规整的制服短裙,胸前还绣着海琴私立漂亮的校徽,可汐雪却有些着急了。

  “你这是要去哪儿?上学?”

  “嗯,是的呢,再不走我就要迟到了。”桐潇一边说着,一边匆匆将过膝袜提至大腿,“我姑且也是在读高一学生呢。”

  “那我呢?我怎么办?”汐雪不安地问道,“我好歹也是高一学生啊。”

  桐潇没有立即回应,穿上皮鞋后,从制服包中掏出一张银行卡,并递到汐雪手上。

  “这是我初中时用的卡,应该还有点钱,密码我一会儿短信发给你。”

  “诶?”汐雪受宠若惊,刚准备拒绝,却还是被桐潇将卡塞到了手中。

  “给自己放一两天假吧,你的学校那边交给我来处理。”桐潇笑眯眯地说道,“酒店的房卡在插槽里,并且是预定到明晚的,就随意你使用了。”

  “那当女仆的事……”

  “那件事我后天会派人联系你,不用着急。”

  说罢,桐潇便已经穿好皮鞋。

  “那么,我就先走了,新来的小女仆。”

  带着调皮的笑容,丢下这么一句的话后,桐潇便匆匆离开了套房。

  整个套房顿时安静下来,只剩下汐雪一个人坐在床上。

  “就这么走掉了……”

  汐雪自言自语道,呆呆地望着手中的银行卡,一时间却不知道该干什么好了。

  ……

  桐潇匆匆离开那间五星级酒店,径直走向一辆停在正门前的高级轿车。

  身着西装的佣人早已在车门边侍候,见到桐潇后彬彬有礼地拉开车门,并颔首低眉道:

  “早安,大小姐。”

  桐潇点了点头,虽然稍显焦急,却还是优雅地坐入了车厢内。

  “需要为您准备早餐吗?”

  “不用了,我到学校再自行解决。”桐潇摇了摇头,“尽快送我到学校吧。”

  “好的。”

  桐潇看了看时间,总算是松了口气。

  现在出发去学校的话,应该还来得及,至少不会被那个邪恶的老巫婆抓到。

  都怪她自己习惯了不调闹钟,今天早上没能在酒店及时醒来。

  为了和那个名为汐雪的女孩解释,还耽误了那么多时间。

  “但是那个女孩子……实在太可爱了啊!”

  桐潇双手捂脸,忍不住在心中默念道。

  除此之外,汐雪居然还这么轻易就同意当她的女仆,这让桐潇更是喜出望外。

  但是,这仅仅是计划的第一环。

  桐潇尽快冷静了下来,并拉开制服包的拉链,从里面取出一个女式钱包。

  钱包的格子里面藏着一张发黄的照片,也是桐潇偶尔才会偷偷拿出来瞧一眼的照片。

  那是一张她小时候的照片,和自己的父亲,以及一个陌生的小女孩拍的。

  桐潇不怎么记得小时候的事情了,可是对于照片上的女孩,她却感到无比在意。

  “太像了……实在是太像了……”

  浅栗色的长发,稚嫩可爱的脸蛋,有着和当年的她差不多的身高。

  但最为引人注目的,还是女孩眼角那颗漂亮的泪痣。

  桐潇不禁回想起方才所见的汐雪,她的眼角也有一颗差不多的泪痣,而且也是在左边。

  “不会吧?难不成就是本人?”

  桐潇找不到否定的理由,因为那无论如何都实在太巧了。

  绝对的小概率事件,就和十连出五金差不多。

  那个女孩,究竟和自己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为什么父亲大人会带着她和那个女孩一起拍照?

  一想到这里,桐潇的眼神又不禁黯淡下来。

  “父亲大人……你为什么不愿意告诉我呢?”

  就在桐潇陷入不自觉的忧郁时,一个电话让她瞬间回过神来。

  桐潇慌慌张张地拿起手机,还是那副有些冒失的样子,接通了电话。

  “喂?”

  “大小姐,关于沃利森仪器那边,事情已经办妥了。”

  “那她的继父呢?”

  “还没来上班,不过事情都安排好了,大概今天中午就能约谈。”

  “需要我出面吗?”桐潇接着问道。

  “不……交给我就好了。”电话另一头说道,“还请大小姐您安心上学。”

  “真的……真的不需要我出面吗?”

  “这一点上还请您三思……不如说,大小姐您出面或许会让事态变得复杂。”

  “诶——好吧,那就按你的方式来。”桐潇说完,挂断了电话,又鼓起脸蛋小声嘀咕道,“明明还想去玩玩来着……上学好无聊——”

  与此同时,电话另一头……

  身为大小姐的副手,郑寒云刚刚挂断电话,便走到了沃利森仪器公司的大堂。

  “等等!等等……郑小姐,请留步。”

  她转过身来,发现那是沃利森仪器的老总。

  “怎么了?”她面无表情地问道。

  “关于陈先生的审查,您能否再考虑考虑呢?”

  “这是总部讨论的决定,我只是负责告知。”郑寒云平静地说道。

  “这……这……他可是我司的优秀员工,不可能做出那种自欺欺人的事情。”

  “朱先生,为什么一提到审查的事情,您就会这么紧张呢?”郑寒云歪了歪头。

  “我……我……”

  “朱先生,真相自在人间,审查结果一出来,公司亏损的原因,也大概能弄清楚了吧。”郑寒云仍旧是面无表情,看上去毫无情感波动。

  可是沃利森的老总却满头大汗,眼神中满是恐惧。

  “如果没有别的事,那我就先告辞了。”

  “等等!等等!郑小姐……郑小姐!”朱老总心虚不已地小声说道,“可不可以有别的解决方式呢?比如说……你想要多少?”

  郑寒云停住脚步,侧过脸来,小声道:

  “这就要看陈先生中午面谈时,究竟能拿出多少‘诚意’了。”

  “这……这是什么意思?”

  “我还有要事,先告辞了,朱先生。”

  “等……等等……”

  朱老总想再一次叫住她,可这一次郑寒云却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回到办公室后,朱老总脸色阴沉,狠狠地敲桌子,骂了一句:“淦!”

  “小刘!小刘人呢!?”

  “朱……朱先生?有什么事吗?”一个年轻小伙推开办公室的门,畏畏缩缩地探出脑袋。

  “叫陈强过来,马上!”

  “好……好的!”小伙子被愣生生吓了一跳。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