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第十一章 我帮帮你们

九尾妖狐
2121字
2021-04-27 23:01:35

  金池长老继续道:“贫僧苦活二百七十多岁,想不到今生能够见到如此宝物,求长老成全,满足老衲这个心愿。”

  唐三藏看着那对自己露出满含期待眼神的金池长老,戏谑道:“你真的想看。”

  嗯!

  金池用力点了点头,露出激动的神情,甚至老眼都含起了泪花。

  “真的只看一晚?”唐三藏再次试探的问道。

  “绝不食言,我愿意用我二百多年的信誉担保,我只看一晚,明日一定归还。”

  金池说着伸手就去拽那袈裟,好似唐三藏已经同意了。

  唐三藏托着下巴露出一副沉思之色,就在这时,院里突然吹来一阵凉风,几人感觉到了一阵清爽的感觉。

  唐三藏却是假装打了一个喷嚏,道:“好凉的风,这袈裟我不能借你,我今晚还的穿着御寒呢。”

  你.....

  金池突然感觉心头被狠狠砸了一击,巨大的失落感从心中升起,想不到这死秃把自己的胃口挑逗的那么厉害,竟然拒绝了自己。

  “真是小气,一个袈裟怎么御寒,难道我们观音禅院的禅房还不能让你挡风遮雨吗。”广智反驳了一句。

  唐三藏并没有生气,晃动着自己的手指,道:“我这袈裟可是宝贝,它不仅能够防御寒风,还能防住烈火,这可是难得的宝物。”

  “这一路走来,荒山野岭的寒冷,都是这锦襕袈裟在替我挡着,你们不穿是不知道它的好处的。”

  听着唐三藏的炫耀,金池心如刀绞,自己竟然连仔细看看的机会都没有,更不要说穿在身上试试了。

  不过他还是有些不死心,道:“唐长老说的那么好,不如也让老衲穿上试试,看看是不是真的能够避风辟火。”

  唐三藏嘻嘻一笑:“这还有假,不过你就不要试了,你要想看的话,我可以给你表演表演。”

  唐三藏说着就要去拿屋里燃烧的蜡烛。

  “不必了,既然唐长老如此小气,那么我就告辞了,明日佛衣会你也就不必参加了。”

  丢下一句恨话,金池转身向外面走去。

  广智和广谋狠狠白了一眼唐三藏,急忙在老和尚身后跟了上去。

  他们刚走,孙悟空走了回来,问道:“师傅,老和尚怎么了,怎么气冲冲的走了。”

  唐三藏随意道:“来借一晚袈裟,我没有借给他,这不生气走了。”

  孙悟空挠头道:“借恐怕只是借口,他恐怕是想独吞了袈裟。”

  “管他呢,为师困了,睡觉了。”唐三藏说着躺到了床上,裹着袈裟准备睡觉。

  孙悟空眼珠一转,跳到了房梁上,假眯起来,趁机向窗外看去。

  金池回到自己的禅房,捂着双眼抽泣起来,坐在禅桌前面发呆。

  “枉我苦活二百七十年,想不到连一件袈裟都借不来。”

  广智慢慢凑上前去,道:“祖师,不如我去把那袈裟偷来,可以让你穿一晚上,明日再给他送回去。”

  金池继续哭泣道:“可是过了今晚不是还要还回去吗?”

  广谋道;“那有什么,不行我们多留他们几日,好饭好菜的招待着,只要他们不走,你就可以每晚穿着袈裟。”

  呜呜!

  金池老僧还是不停哭泣,道:“可是多留几日又怎样,他早晚还是要走的。”

  广智用力想了一下,道:“我看不如我带人过去将那唐僧杀了,然后埋到后山,就当是他自己走丢了。”

  “这样袈裟不就是你的了吗,也可以当我们寺院的传家之宝。”

  “你说什么,我可没有听见。”金池老眼含泪,装着样子说道。

  广谋上前道“你这计划根本不行,那唐僧虽然没有多少本事,可是那雷公嘴的猴子可是身手不凡。”

  “万一那猴子嘴碎,把这事情传出去,我们禅院的名声可就不好了。”

  广智有些不耐烦,道:“那你说怎么办,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

  广谋淡淡道:“我看不如这样,就把那唐僧住的三间禅房舍了,我带人搬些干柴过去,将那禅房围住,然后点燃干柴。”

  “到时候我们就说是是那唐三藏不小心走了火,这才导致的禅房被烧。”

  “可是那袈裟呢,那样袈裟岂不是也烧毁了。”广智担忧道。

  广谋道:“没听那和尚说吗,那袈裟可以辟火,不会被烧毁的,只会将那和尚和猴子烧死。”

  坐在地上抽泣的金池听到这里,老脸神色一变,道:“好,这个方法好,就按照这个方法办吧。”

  广智广谋听到金池已经允许,急忙出去招呼众人去柴房搬那些干柴。

  二百多僧人齐动,很快将那干柴围满在了唐三藏的房间外面,广智广谋搀扶着金池走到了禅房门口。

  金池接过广智手里的火把就要点燃那些干柴,突然身后响起了脚步声,接着一转头看到了一个锃光油亮的大光头。

  原来是唐三藏出去撒尿,刚刚走到这里,就看到行人正准备将他烧死。

  “你们干什么呢?”唐三藏呆萌的看着他们,小声问了一句。

  金池背后声音,惊出一身冷汗,想不到唐三藏在外面。

  唐三藏看着那金池颤抖的双手,道:“是要点火吗,要不我帮帮你吧,我最喜欢助人为了。”

  唐三藏还不等金池反应过来,对着他拿着火把的手轻轻一碰,火把掉在了干柴上面,那些干柴飞快的燃烧起来。

  “这火好像着的有些慢啊,要不我帮帮你们。”

  话毕,唐三藏对着那火轻轻一吹,火焰立刻四散开来,唐三藏的禅房急速燃烧起来。

  “死秃子你干什么,你这是要将我的观音禅院烧了啊。”

  金池长挥舞着双臂嚷嚷起来,一边指指点点,一边骂骂咧咧,完全没有高僧的模样。

  唐三藏听到金池喊他秃子,面色一冷,对着火焰大口吹了三下,火焰立刻四散开来,整个寺院都燃烧了起来。

  “我的寺院,我的百年古刹啊,竟然要这么没有了吗?”

  金池长老看着熊熊大火的观音禅院,心头一阵心痛,自己多年的付出,竟然要这样没了,想到这里,一时气急攻心,张口吐出一口鲜血。

  “哎呀忘了,我的袈裟呢,我袈裟怎么不见了。”唐三藏在身上摸索了一下。

  唐三藏看着在那吐血的金池道:“袈裟怎么会可能丢了呢,肯定是你偷了,明日一定要把袈裟还给我。”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