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第二十章 技高一筹

荆棘鸟之歌
2202字
2021-04-29 23:31:22

  这一击再次被妖狼闪躲开,楚千秋紧随其后再次击向妖狼的方向。

  本身崖悬石尽这一招就是极重剑速的一式,楚千秋为了追求剑速的奇诡与变化,更是每剑只出七分力,尚且留下三分力气以做变化。

  一剑又一剑地袭来,闪转腾挪之间,妖狼也渐渐没有了之前的从容,每一次都要及时躲避,不然就会受到创伤。

  于是它不再左闪右避,反而直直地拉开了与楚千秋之间的距离。被拉开距离后,楚千秋并没有追过去,反而站在原地静静地等待着,刚刚连番的进攻也耗费了他不少元气,趁着妖狼拉开了距离,迅速地运转着《先天功》,恢复着体内的元气。

  妖狼青色的双眼阴冷地盯着楚千秋,眼中闪烁着诡异的神色。然后突然发出一声怒吼,急速向着楚千秋冲来。

  楚千秋见妖狼冲了过来,急忙举起长剑横在身前,摆出了防御的架势。

  那只妖狼在贴近楚千秋的一瞬间,身形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侧着用利爪向楚千秋劈来。

  楚千秋反手举剑硬接这一击,长剑与利爪相接,迸发出丝丝火花。

  妖狼一击不中,拉开距离,绕了一圈,再次向着楚千秋的背后冲了过来,又与之前一样采用弧线攻击。

  “好狡诈的畜生。”

  楚千秋暗自咬了咬牙,之前一直处于他的进攻节奏,逼迫得妖狼不得不按照他的节奏来闪避,自己只要一直进攻就能完全压制住妖狼了。但是那妖狼果然狡诈,发现他的意图后,急忙拉开了身位,自己速度完全被压制,不敢贸然进行长距离进攻,反而被它利用速度施展了迂回战术。

  自己必须一直全神贯注时刻保持元气的最大运转,来注意妖狼的攻击方向,久守必失,这样下去迟早要露出破绽。

  不能再守了,必须找一个机会,楚千秋的眼中闪过一丝狠色。

  就在妖狼再度袭来的时候,楚千秋像之前几次对拼一样,再次横着长剑防守着。妖狼靠近楚千秋右前方的一瞬间,楚千秋突然转守为攻,左腿上浮现出一阵血色,正是从鸠无血那里得到的《血苍斩》,此招乃是燃烧气血爆发所用,早就瀑布练剑的三个月时,他便将此秘法修成了 ,现在果然派上了用场。

  利用气血的爆发加持了自己的速度,左脚轻飘皮在地面上斜斜一踏,一声刺耳地炸响声,脚下的山石爆裂开了,他的身影陡然向着右边移动了几个身位,手中的长剑猛地劈在了妖狼的右前足上。

  妖狼发出一声痛苦的嚎叫声,同时它的右前爪也劈在了楚千秋的左肩上,楚千秋的身影便瞬间抛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面上,荡起了浓浓的尘土。

  “咳……咳……”楚千秋吐出了几口鲜血,身上残破的衣服露出一件内甲。

  看了一眼被撕裂开的内甲,楚千秋吸了口冷气,勉强站起身来,“还好出任务前,特意买了一件内甲,果然派上了用场。”

  左肩有内甲的阻挡,伤口倒是极浅,不过妖狼的巨力把他的肩膀打得错了位,咬着牙把肩骨正位后,随手掏出一颗丹药吞服下,看向受创的妖狼,被砍中的右前爪明显蜷缩着,应该是无法动用了。

  “现在你只剩下三条腿了,我看你怎么逃。”楚千秋大笑一声。

  愤怒的妖狼嘴里发出低吼声,威胁着楚千秋,却不像之前那样猖狂了。

  楚千秋深吸一口气,朝着妖狼逼近。

  妖狼自知受了伤速度大减,只好张开血盆大口,挥舞着利爪同样向着楚千秋攻来。

  “来得好!”楚千秋朗声道。

  和妖狼的战斗已经持续了不短的时间,血雾在空气之中流动,若是不能及时斩杀妖狼离开,恐怕会引来别的妖兽徒生事端。现在妖狼想要硬碰硬,正合他的打算。

  而且这妖狼本身力量就不如他,于是楚千秋直接使出《揽山剑诀》第三式登高望远,长剑重重地压下与妖狼的利爪碰撞在了一起。

  一声刺耳的炸响声,楚千秋后退了几步,脚下留下了几个深深的脚印,而妖狼则被这股巨力撞的滑出了很远,靠着仅剩的那只爪子插入地面,才止住后退。

  “再来!”

  叮!叮!叮!叮!

  长剑与利爪的碰撞声不断响起,一人一妖兽,转眼就交击了数十招。

  如今妖狼受了重伤,开始尝试与楚千秋以伤换伤,楚千秋自是不愿,所以面对这种情况只能转攻为守。

  “吼!”

  妖狼突然一跃而起,向着楚千秋扑来。妖狼跃起后,防御薄弱的腹部便露了出来。楚千秋见状大喜,不闪不避,施展着第四招揽云入怀加持着山水意境向着妖狼的腹部刺去。

  “吼!”空中的妖狼再次发出一声嚎叫,只不过这次的嚎叫却充满了痛苦。

  只见妖狼浑身再度绽放出一层淡青色的光芒,光芒转瞬间便消失,这时它的左转一把打在了楚千秋的长剑上。

  嗡……

  长剑不住的发颤,楚千秋只觉得一股巨力袭来,手中长剑上覆盖的元气便被打散了,就连双手也被震得麻痹了。

  发颤的双手勉强用长剑抵住了利爪,眼看巨口袭来避无可避的时候,忍着经脉刺痛的感觉,再度发力硬生生地将妖狼的利爪震开,一个驴打滚,躲开了这一咬。

  刚刚的绿光可能又是那祭炼之法,楚千秋心中暗想道,翻身起来,他仔细打量着妖狼。

  果不其然,妖狼浑身的血肉都已经萎缩了,瞳孔中也显得黯淡无光,仿佛生命之火随时要熄灭一般。

  妖狼用仇恨的眼神看着楚千秋,若不是这个人的出现,自己可以安安心心地吞噬那些人类的血肉来突破,现在多次使用记忆中的血祭之法,还没杀了这个人类,可是自己却撑不了多久了。必须要离开,就算是死,也不能让面前这个可恶的人类得到自己的尸体。

  想到这里,妖狼再度开启血祭,浑身绿光泛起。

  眼看此,楚千秋露出警惕的神色,谨防着妖狼的拼死一击,就算是只是重伤对于自己都是极为危险的,要知道这里虽然只是外围,可也是横断山脉啊。

  谁知道,绿光泛起后,妖狼转身就逃,向着内围的方向跑去。

  楚千秋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急忙追了上去。虽然妖狼看起来已经活不了了,但是眼前这只可是上古妖兽的后裔,他必须亲眼确定妖狼已死,才能放心离开。不然妖狼万一恢复后,再度袭击秦山镇,他怎么对得起秦山镇的百姓。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