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第十章:虐人害物即豺狼

一只白宝
2054字
2021-05-09 20:41:27

  听到沈小涵推门离开的声音和外面的喧闹声,许帘迅速坐了起来。

  虽然身体确实很累,但他还是控制自己只是处于浅睡眠状态。

  就冲沈小涵那智商,他真怕出点什么意外。

  许帘把衣袍解开,然后翻转过来,是纯黑色的里袍。

  把身体裹成了一身黑,许帘才穿上轮滑鞋,然后蹑手蹑脚地出了门。

  没办法,今晚很可能他要给一叶城的人下点小绊子,为了防止被认出来,他决定隐藏一下自己。

  这都是为了以后能有更好的友谊啊!

  ……

  火把照亮了村子的半边天。

  在村门口,一前一后分成了两拨人。

  黑山大当家沈一骑在马上,摆着头阵,偏过头和自己的二弟三弟肆无忌惮地笑着。

  他们黑山这次来的人不多,路上死了四个,三个是饿死的,最后一个是为其他人没饿死做了贡献。

  这次要是没抢到粮食,怕是又要减员了。

  笑完了,沈一回过头来,眼睛盯着堵在自己面前的这一面人墙。

  都是青壮年,左手拿着火把,右手提着铡刀、钢叉一类的东西。

  数一数,有十二个。

  为首的却是一个老头,头发花白,身子佝偻,但脸上的表情和十二个青壮年一样,布满了愤恨和坚毅。

  这是村民?

  已经屠了好几个村子的沈一心里觉得诧异,之前那些死的人唯唯诺诺全是待宰的羔羊,这些人给他的感觉竟像是困兽饿狼。

  莫由来的,沈一心里涌现出一股恶寒。

  不过很快,他就打消了这种感觉。

  因为他不怕死亡。

  确切的说,是他不怕属下死亡。

  死就死了,只要自己还在,有的是人来跟随自己。

  想到这,沈一咧嘴一笑,露出牙齿缝里猩红的肉丝。

  “老东西,你就是村长?算了,无所谓,管你是什么,赶紧把你们村里的粮食和女人都交出来。”

  牛家村的村长紧盯着沈一猖獗的笑脸,握紧了手里的刀。

  这刀和其他人的刀不一样。

  年轻的时候,他在边境守备,用这把刀斩下了十八只妖兽的头颅。

  如今他站在这里,看这沈一,这黑山贼匪,和那些妖兽没什么不同。

  一样虐人害物,一样钩爪锯牙食人肉。

  就是不知道,这趟打完,村子里还能剩下几个青壮年。

  村长睁大了眼,用颤巍巍的手提起这把刀。

  他太老了。

  他平时提刀割草都费劲,更别说提刀砍头了。

  但他不能退,他退了,身后孩子们的信念就会崩塌,整个村子就全完了。

  所以他蹒跚着步子,往前走了一步,一步,再一步。

  沈一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个老东西。

  “嘎吱”一声,村长的刀砍在沈一坐下马的前腿上。

  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却也只砍尽了三分之一。

  “老伙计,咱俩都不中用了。”村长苦笑地抽出自己的刀。

  “嘶律——”马吃痛之下,扬起前身,一蹄子把村长踢了出去。

  “杀,一个不留。”沈一大笑三声,手中大刀一拍马屁股,率先冲向前面这堵人墙。

  大汉黑子最先反应过来,来不及沉浸老村长的悲痛,他急忙举起手中的铡刀,想要拦下沈一。

  沈一咧嘴,也不做什么技巧性的进攻,凭借着自己的本身力量和马的冲劲,一刀直直斩下!

  他要用最原始的力量,发泄自己变态的心理。

  “咔嚓——!”

  一刀之势从上而下,黑子的两只手臂被硬生生地折断。

  他闷哼一声,剧烈的疼痛一瞬间冲上大脑。

  “叫吧,哭吧,哀嚎吧,哈哈哈哈!”沈一也不继续动手,他想要看着眼前这个大汉崩溃求饶。

  但显然很让他失望,黑子狠狠地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音。

  沈一心中一股无名怒火腾的升起,他再度举起自己的刀,打算直接解决掉这个碍眼的人。

  此时黑山的老二、老三,分别牵制住了三个人,其余的人乱战成一团。

  常年耕作,导致村子里的青壮年力气并不小,等级也大都在三四级左右,而黑山贼匪,除了大当家沈一是九级,二当家三当家是五级,其余人都是一些地痞流氓、吃不了饭的人混进来的。

  以前屠村的时候,那些人早就被吓破了胆,哪会有这么激烈的反抗。

  一个两个宛如要吃了自己似的,这让一些黑山贼匪心里打颤,到底谁才是吃人害物无恶不作的贼匪。

  沈一的刀带着他的狞笑正要斩下,突然他听到一声呼啸。

  破空而来!

  收刀偏头!

  一丝发梢被割裂,飘落下来。

  沈一左手摸了摸自己的侧脸,上面粘稠一片。

  血腥味顿时弥漫在空气中。

  他紧盯着箭射来的方向,那里一匹红马奔腾而来。

  红马上面的人身着重甲,扔下手里的强弓,从背上拔出一柄硕大的斩马刀。

  锋芒太锐,不可硬抗。

  瞬间沈一就反应过来,但此时牵马缰已经来不及了,他身体往下一震,借着马反弹上来的力,腾空而起,然后一刀砍在了马屁股上。

  马吃痛,长嘶一声,向前奔去,赫然和红马奔来的方向相冲!

  两马相向,速度之快不可避让,也不可硬抗!

  来人神色一狠,反而加快了速度,在两马相撞的前一秒,他左手青筋暴起,用巨力使得自己坐下的红马偏了一头,然后他右手手起刀落,再下一秒,沈一的马已经尸首分离。

  鲜血涌泉般喷出,遮挡住了来人的视线。

  下一刻,他就听见嘶鸣一声,接着就是整个身子人仰马翻,带着一股劲狠狠地摔落在地上。

  沈一握着刀,舔了舔自己的嘴角。

  刚才就是他斩断了红马的前肢。

  断了双臂的黑子看到这一幕,在剧痛下一声不吭地他突然宛如疯癫地大喊起来:“虎子——!虎子你有没有事!”

  来人头盔掉落下来,他偷偷地把自己嘴角溢出来的猩红舔干净,然后站起来,和黑子微笑道了一句:“我没事,爹。”

  “没事?”沈一已经来到了虎子的近前,他一刀斩下,瞄准的是脖子。

  虎子的反应也不可谓是不快,他一后仰,刀贴着他的鼻子划过去。

  他甚至可以在刀上面的反光看见自己的眼睛。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