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第二章

原创作家
2007字
2021-05-31 12:00:00

  “……好,我知道了。”

  司明挂断了电话,把前几天就收到的体检报告电子版发过去一份,随后坐在椅子前叹起气起来。

  “完蛋,这工作看样子没法干了。”

  作为教师,每年都要体检,就自己现在这身体情况,怎么敢进医院啊?

  幸好体检是在前几天,不然现在自己就得辞职,至少现在还有个一年时间缓冲。

  就是不知道自己辞职家里怎么想,不过无论如何也得辞了,不然明年一体检,就得被人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走一步看一步吧,都是能穿越世界的人了,还怕没找钱的路子?

  司明把这些烦恼抛诸脑后,开始一如既往地生活,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

  就是司明再也不用睡觉了,现在他的每一天,真正有了24小时。司明现在每天的睡觉时间都用来追番,无论好片、烂片,电影、舞台剧,都疯狂恶补。

  还专门找时间,上网搜集了一堆网友总结的穿越指南。

  不得不说,沙雕网友整活是真的有一手,从各种文学作品,到科技制造,再到思想总纲,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找不到。

  只是苦了司明,白天上班,晚上补番,闲暇时间就看各种穿越指南。

  “我高考都没这么努力过。”

  司明这段时间,最常吐槽的就是这句话了。

  明天按部就班地上班,按部就班地记录资料,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转眼迎来了暑假,司明信心满满地躺在床上,静等着那个时刻的到来。

  司明正做着“清醒梦”,却感觉越来越模糊,直到什么也感知不到,时间过了很久,但似乎又只过了一瞬。

  那种清晰的梦境感知又回来了,他猛地睁开眼,眼前是阴暗的地穴,身旁是蜷缩在一起相互依偎,浑身颤抖的乞丐们。

  空气中弥漫着恶臭的味道,司明封闭了嗅觉,试着移动了一下,见乞丐们完全无视自己,便悄咪咪地摸出了地穴。

  地穴出口是一条小溪,还摆着许多破烂,估计是乞丐们捡回来的。

  而正当司明思考该往哪走的时候,一道鞭子甩过来,啪地把司明抽倒在地。

  “ηζκ!ÈÍÞàçぁ!”

  “卧槽!”

  司明忍着疼痛翻过神来,背后是一个穿着旧巴巴的破盔甲,面容凶厉的棕发大胡子。

  见司明翻过身来,他手里的鞭子又要抽下,司明连忙闪过,看着大胡子骂骂咧咧又要抽打的样子,司明啧了一声,扑了上去。

  在大胡子的惊呼声中,化成一张红黑色的幕布将大胡子裹住,伴随着咕噜咕噜的声音,漆黑臃肿的球体缩小,最终缩成了司明的样子。

  干呕两声之后,司明擦擦嘴发动拟态变成大胡子的模样,嫌弃地把盔甲踩扁,再次发动拟态,红黑色的线条翻涌,在身上变出一套盔甲的样子。

  把从一开始,就套在自己身上的破布片撕掉,扔到地上。

  黑光变化的盔甲实质上还是司明的组织,所以司明总有一种赤身裸体的感觉。

  在风中适应了好一会儿,司明才接受了自己选择的状态。

  怎么说呢?当你接受自己裸体之后,反而有一种另类的古怪感觉。

  调节好之后,司明将鞭子塞进盔甲的缝隙里,翻身往回走,一边熟练着从大胡子记忆力学到的语言。

  根据大胡子的记忆,这里是冰溪镇,是属于领主艾克萨子爵的领土,说是镇子,其实也就比村庄大一点。

  而今天是子爵大人带着儿子小艾萨克出门巡猎的日子为了不污了小少爷的眼睛,于是大胡子奉命把底层贱民们赶到地穴里。

  而司明之所以决定伪装成大胡子,而不是以自己原本的样子,是因为大胡子的记忆中,这个世界存在着一种神奇的力量。

  贵族老爷们依靠着这种力量,镇压着千百倍于他们的平民。而大胡子之所以忠心耿耿地侍奉那位子爵,也是因为大胡子算子爵的远亲。

  子爵说过,等他侍奉满20年,就把族中女子嫁给他,并赐予他修习的资格。

  而这也是司明选择大胡子的原因,大胡子从十岁开始跟随少年子爵,看着子爵在战场上大杀四方,剑出风随,寻常人甚至摸不到他的衣角。

  至于爵位更高的老爷们,他们已经不需要以战斗来证明自己了,天生拥有大量的领土和更高级力量的他们 ,从出生就注定了是这个世界的主人。

  而现在,大胡子已经29岁了,而子爵那位私生女也换了第三任丈夫,“芳龄”47。

  至于换了三任丈夫的原因——

  从子爵这获得了修习资格之后,就得为子爵的家族而战。

  虽然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力量,但其实只要想想就明白了,都30岁了,什么力量这时候开始练都晚了。

  所以与其说是为自己,不如说是为下一代,获得修习资格之后,只要让那个女族人怀孕,自己的下一代自然而然就算有了子爵家族血脉。

  要是儿子努努力,把小少爷舔舒服了,以后被封一个骑士,手下有那么个小村子当领地,就算是完成了阶级跃升了。

  至于这么是不是被压迫得太惨了?

  呵,能给你一个跪舔的机会,都是贵族老爷们开了天恩了。

  在大胡子的记忆中,那位领主的战斗力宛若神人,但在司明看来,也不过就是三流,要是他火力全开十来分钟就能拿下。

  不过现在还是先潜伏,到时候修行上有什么问题,可还得请这位子爵细心为自己讲解呢。

  毕竟存在着未知力量,要是有什么玄幻小说里的禁制,那不就白搭了吗?

  不过第二次进行穿越的司明,还是太年轻了,思考一些事也太理所当然,当他回到城堡面见子爵的时候。

  记忆中,一向对大胡子这个随侍笑脸相迎的子爵微微蹙眉。

  “思德恩,你的状态似乎不太好?”

  “艾萨克主人,我是气愤于那些贱民,明明生活在您的恩赐之下,却如此地肮脏低贱,若是吓到了小少爷该怎么办?”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