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第三章 如魔如仙的姐姐

曹贼
2196字
2021-06-05 21:12:14

  “小秦啊~”

  只是,李甲第没有得到金发少女的回应,却被她一脚踏开,这才堪堪避开向自己袭击,突如其来的黑影。

  少女那一脚没有让李甲第感到疼痛,反而是,李甲第居然感到那只小脚的柔软。

  李甲第:“????”

  他这才惊讶发现,那黑影是刚才躺在地面的那具尸体,只见那尸体僵硬无比地立于一旁。

  它眼中绿幽幽的冒着诡异的光芒,口中嫩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变成了一朵暗红的花。

  原本就瘦小的躯体变得只有骨头一般,里面的血肉没有了,焦黑的皮肤紧紧贴着它。

  “看来,原本的血肉变成了那朵花的肥料了,靠,本来被那疯女人弄得气大了,如今连你这个小小的牲口也敢惹我。”

  李甲第心中一横,向它快速靠近,抬起就是带着风声的一脚。

  “嘭!”

  一脚蹬在它的心口处,尸体被李甲第威力不斐的一击带飞,然后深深嵌入墙壁上。

  李甲第心中的郁闷已经好多了,看到它没有再动弹后才走近自己的杰作。

  它就像被人一巴掌拍在墙壁上的蚊子一般,只是它是嵌入里面,没有血迹。

  它像是有意识地盯着李甲第,嘴角像是在微微的嘲弄。

  不过很快地,

  接着,它口中的花已经枯萎了,眼中的绿光也消失不见,这具尸体重新变成原来的样子。

  李甲第沉默不语,带着小秦离开了。

  也没有向刚刚因为听见声音而出来的人解释什么,笑话,没有必要。

  “小秦,你说的小心是那具会动的尸体吗?可是它那么弱。”

  李甲第像是在问少女,更多的是,在自言自语。

  小秦低着头捣鼓着手机,然后递给了他,李甲第脸色变得有些古怪。

  只见那备忘录上,小秦说道:“小心的是那朵花的气味,它能最大程度的引诱你内心的恶意。”

  能一定程度上影响心志,也就是说,但是没有感受到有影响啊,刚才的那女疯子是因为这花的影响,才对自己出手的?

  可她事后为什么不解释呢?

  不过,李甲第很快就想通原因了,毕竟当时没有人知道尸体上的花开了,还能影响人。

  除了小秦。

  更重要的是影长官她是一名自尊心很强的女人,更何况她一向对自己有意见。

  干!最重要的是她对自己有恶意,才会被那古怪的花影响了,不然,像自己如此优秀的男人怎么会被女人针对。

  没眼光的女人!

  但是,为什么自己没有被影响?

  虽然当时自己也觉得很气愤,可也在可控的范围内。

  李甲第走着走着发现旁边的小秦停下了。

  看着少女眼冒金光,停驻在一间自助甜品间门前。

  李甲第看了看价格,想了想自己的目标,他望着期待满满的小秦。

  唉,本来也说了,今晚带你去吃好的。

  只是吃那么多的甜品,不要闹肚子啊。

  在欢悦的少女面前,李甲第像是忘记了小秦是一名强大无比的英雄。

  星光点点,此时天已刚刚朦亮。

  这里是整个都市中最高的楼层,身着红衣的影长官正满脸严肃地坐着电梯上到最高楼层。

  电梯是直达的,没有人进来打扰。

  影长官心中忐忑不已,自从十年前,那个温柔的姐姐变得很奇怪后,影长官就很惧怕现在的这个姐姐。

  影长官回去后,一直觉得当时的自己不对劲,明明自己的亲戚还没来。

  不可能这般暴躁的。

  想不通,就找姐姐。

  影长官,平常遇到事情,是不会去找姐姐的,但是这次是事关那个小贼的,姐姐对李甲第还感兴趣,他旁边的女孩是谁?

  走入楼层,是这个世界上最坚硬保险门,门上的生物识别成功通过。

  影长官,她深呼吸,想要尽快平复心情。

  入眼的是,最吸引人的是一张华丽的冰晶大床上,正斜卧着一如梦如幻的女人。

  是的没错,一个女人,而不是像影长官这样的女子。

  她的慵懒让她露出了一只娇腴的如覆了一层雪脂的脚踝。

  在看见影长官进来后,她不紧不慢的起身,一袭长发直坠腰间,发丝,漆黑如深渊。

  她的玉唇微翘,似在浅言而笑,淡粉的唇瓣比娇花还要柔美,这是魔鬼的妩媚。

  她的身段,更是妖娆到了极致,让影长官这个妹妹羡慕嫉妒,但是维独没有恨,因为这是她的姐姐。

  看着那随时可能会有崩裂的亵衣,影长官在心中垂涎不已已 。

  因为,姐姐的大小是自己的两倍还有余,是她所知道的之最。

  “脂儿,过来了,来,让姐姐我好好地看着你。”

  姐姐的声音酥媚入骨,如此简短,却让自己有了发软的感觉。

  只是,影脂没有靠近姐姐。

  “姐,我有事找你。”

  “怎么,有事才来找我,你好恨的心呐,我也好生寂寞和难耐呢。”

  妩媚女人月眉轻弯,让她本就勾魂摄魄的玉颜媚意横生,她缓缓靠近影脂。

  姐姐伸出一双白莹的晃眼的玉手,从影脂背后环抱过去。

  “呀?!脂儿长大了呢。”

  一股似乎比所有花香还要馥郁的香气从后面传入影脂的鼻子中,背后是沃腴般的柔软,加上,姐姐熟腻的手法让她身材在颤抖。

  “是有关李甲第的。”

  姐姐奇怪的动作才没有大开大合下来了,她的手却在微微地搓揉着。

  影脂的严肃脸变得娇红,不知是因为说到李甲第,还是因为背后的姐姐。

  影脂很渴望姐姐能永远这般对她,却知道是不可能的。

  “不说他,先说一说,你身上怎么会有恶殖花的气味的?它是不是影响你的想法了?幸好很少量,不然…”

  姐姐果然还是关心我的,呸,小贼,你还差得远呢!想起樱花大酒店里,自己想要解释,却哑口无言的委屈。

  影脂觉得那小贼更可恶了!

  影脂将樱花大酒店里的案件仔细地告诉姐姐,默默感受着让人欲罢不能的感觉。

  那妩媚的女人默默听着妹妹的偏公事化的语气,心中苦笑,手上的活没有停止过。

  在听到尸体上的嫩芽和瘦小的躯体后,她已经知道恶殖花的香味应该就是这里来的。

  只是,在妹妹每次说到李甲第的时候,妹妹的情绪有明显的起伏。

  看来恶殖花让她在李甲第面前有了点故事啊。

  嘻嘻,妹妹啊,你要小心呢。

  突然间,妩媚女人她的气场变了……完全的变了……

  先前轻弯的眼角变得斜倾,其中妩媚的眼神变得如一块冰一般的寒冷。

  影脂胸前的手已经离开了,她心中苦涩。

  那个冰一般的女人回来了。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