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第五章 红秋,热烈的喜欢

曹贼
2128字
2021-06-07 22:11:32

  “一组,全部准备完毕,随时可以制残目标。”

  “二组,大炮能量完毕,随时可以轰炸目标。”

  “三组,核冲填充完毕,随时可以射杀目标。”

  路上,玉清女仆手中的手机就像是一个故意放大了声音的对讲机,不时有着各种让李甲第心惊胆跳的讯息跳出来。

  关键,每条讯息的声音都是可爱甜蜜的少女音。

  李甲第看着前方的路,一时间竟然有着风萧萧兮,壮士一去不返兮的悲凉想境。

  看着小秦三无表情的俏模样,可惜了,这次可能会连累你了。

  说实话,李甲第不是什么乱始终弃的混蛋,相反的他还是个纯净的的大小伙子。

  20年了,还是一个纯男。

  不是他不行,而是李甲第对这方面有点精神洁癖,这种事要你情我愿的才完美。

  他的要求太高,至今还没有寻到那个她。

  于是李甲第打算着就是要得罪等会的那小疯子,他也不会轻易的改变自己的原则的。

  一路上,周围的侍卫已经在交替巡逻,密度会高 ,趁机溜走的机会渺茫。

  但,李甲第实在是不想动粗。

  看起来,只能在那小妞身上下手了,干嘛?小秦,我是说要改变她的想法。你干嘛那么看着我?

  你是在诬陷我的人格!警告你一次喔!

  小秦暗戳戳的飞了他一眼,第三次了,哼。

  三人在一华丽无比的闭合房门前停了下来,玉清女仆温柔地拍在门板上,

  “小姐,李先生已经在门外了。还有他的朋友 。”

  玉清女仆看了眼小秦,用了朋友一词,她发现就算过了那么久,这个女孩还是美得让人惊艳。

  方才第一眼看见女孩时,由于那贝雷帽挡着了上半脸,可那时不时的那惊鸿一瞥的侧颜,让她感慨造物主的偏爱是如此的不公。

  如果女孩和李先生是那种干系的话。小姐可能没有胜算的可能啊。

  里面传出一道娇甜的声音,听起来软绵绵的,好像大病初愈的模样。

  “让李先生一个人进来吧,嗯,那个李先生的朋友先带去用餐吧。我和李先生等会就去,现在让我和他好好地聊一聊那天的话题。”

  李甲第看着小秦明亮的眼光,暗叹了一声,想到了一句,我改变不了喜欢你,就像小秦天生喜欢食物。

  在玉清女仆带走小秦后,李甲第心里已经看开了,大不了一睡…,啊,不一死而已。

  “甲第哥哥,我终于再一次见到你了。”

  一个充满着惊喜的少女声音从前方传来,随之,一个女孩的悄颜,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之中。

  那是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的女孩,一身洁白的长裙,整张脸颊温婉柔美,加上一丝苍白的脸色,让人一看就觉得心疼。

  她像是在努力地克制着自己,但是,她那激动的,兴奋的,快乐的心情,任谁都可以看出。

  “过来吧,甲第哥哥,坐这。”

  李甲第看着面前的少女,刚才的想法已然消失不见,现在只想好好地和她聊一聊。

  “红秋,你病了。”

  名为红秋的少女笑了笑,然后拉起李甲第的手。

  “可是,在见到你那一刻,我的病已经好了。”

  李甲第由于自己的特殊体质,可以感受到红秋的内心有郁闷,她得的是心病 。

  “什么时候有的?”

  “甲第哥哥,你是想要孩子没,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红秋拉起他的手就往背后的大床扑去。

  “好~不对,我说的是你的心脏那里什么时候开始痛的。”

  李甲第连忙转移着自己的注意力,红秋实在是太诱人了。

  只见,那少女撅起来嘴角,撒娇般得附在李甲第身上。

  “既然,甲第哥哥连我的心会痛都知道,那你那天还不是摸了就跑。这次,我绝对不会再放走你的了。”

  李甲第不动声色地推开红秋,“咳,红秋请你自重,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而且,那次是误会。”

  只是被推开的少女红秋又附过身来,轻轻地摩擦着她的甲第哥哥。

  “对不起啊,我看见你就自重不了,而且我知道你不是随便的人,但是我对你,我就是随便的人了。”

  李甲第默默感受着少女的动作,听着这如此直白的语言,心中微叹。

  “红秋,我想和你聊一聊。”

  “啊,聊一聊吗?你感受一下,是不是没有看起来那么小,那天你明明很享受的。”

  “不是。”

  “那你是聊一聊那只可爱的小熊吗?没关系的,今天我有穿噢,而且,你看,不,你感受到了吗?它很高兴地哭泣了呢,看,它,我已经准备好迎接你的到来了。”

  李甲第黑着脸庞。

  “停,如果,下面我说的话,你听见后,还能这样的话,我会试着和你交往的。”

  冒着小星星的红秋,红着脸庞,“没关系的,哪怕你不和我交往,我也不怪你的,是不是,你有喜欢的人了?是不是刚才的那个女孩?可是她也没有我大啊,我说的是年龄。我可以叫她姐姐的。”

  “咳咳!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她只是我一个很特殊的朋友而已。”

  “好了,红秋你说过你喜欢我,对吧?”

  少女歪着头,想了想,

  “没有啊,我没说过啊,那我现在说,甲第哥哥,我喜欢你,真的好喜欢你,自从那天…”

  “别打岔!”

  李甲第挑了挑眉毛。示意着红秋别说了。

  红秋很识趣的没说,只是还是笑着望着他,一如既往的。

  “那我问你。”李甲第脸上的表情忽而正色起来:“你爱我吗?”

  红秋想也没想就理所当然道:“当然爱了,你干嘛这么问?我说喜欢您,不就是意味着爱您吗?”

  李甲看了她一会儿,叹息着摇摇头:“不一样的,完全不一样的,红秋,告诉那吧,你不爱我,一点也不爱,你所谓的喜欢,只是对我有好感,只是想得到我的身体,仅此而已。”

  ”爱一个人,痛苦的,你会因为对方的一句话、一个眼神、一个动作而沉闷,然后一天都吃不下饭,你会因为见不到对方,而时刻都安不下心。”

  “所谓日思夜想,就是这样的,当然,同样的,爱一个人,也很快乐。”

  “不需要言语,不需要碰触,只是简简单单地远远看着对方,你都会感觉很幸福,感觉自己拥有了全世界,这,就是所谓的爱。”

  “红秋,你是这样吗?”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