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十三章.死党(3)

隐落子
2510字
2021-06-21 21:43:37

  真正拉近她们两人距离的契机是第一学期年末的学院庆典,按照泰拉大陆的传统,每年的年末和新年那几天,各个国家都会举办盛大的新年庆典,在每年的最后一天举办一场联欢的盛会。

  每个学校也都为这场狂欢做着准备,圣灵学院也不例外,那几天大家会用气球,礼花,还有各种花里胡哨的饰品来打扮学院,大家在学校里载歌载舞举办各种活动,开始了学期最后的狂欢。

  按照惯例,每年的年终庆典学院都会让本届最优秀的新生在最后一天的晚会上担任主持人,关于这次活动的最佳人选大家对此都心照不宣,那天站在台上的新生绝对是那个令人感到厌恶的小巫女。

  在大家都这么认为的时候,学校却一反常态的让大家投票选举来选择晚会上的主持人,投票选举这种事情并不新鲜,可是这次每届年终晚会的主持人都是那一届最优秀的新生是从学院创办至今就流传下来的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可今年学院领导们却破天荒的破了一次例。这也正好顺应了大家的心意。

  在庆典开始的前几天,课间休息期间大家都兴奋的聚集在一起议论着晚会那天穿什么样的礼服打扮什么样的妆容,邀请谁作为自己的舞伴。这个年纪的孩子们已经到了情愫初动的年纪,男孩们往往都会邀请自己心仪的女孩子来当自己的舞伴,在晚会的那天把自己全副武装起来来赢得女孩子的芳心。如果一切顺利的话甚至会向自己的舞伴表白。

  女生们亦是如此,那一天她们会穿上定制好的舞裙,戴上珍贵的首饰,安安静静的等待着心仪的男孩来邀请自己跳舞,越受欢迎的女孩们收到的邀请也就会越多,对女生们而言,这场晚会也是另一种形式的竞技场。

  打扮的英俊帅气的男孩们和花枝招展的女孩们围绕在一起,大家在广场的篝火旁喝着饮料跳着舞,音乐在广场上响起,烟火在他们头顶绽放,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让人浮想联翩

  菲儿趴在桌子上向窗外眺望,有一茬没一茬的听着其他人的谈话,自己的父母非常注重这样的社交场合,如今大典在即,自己却并没有为此感到多么兴奋。

  “话说这次晚会选举主持人投票你打算投票给谁?”一个男生突然聊到这个话题。

  “我本来打算投票给维多利亚学姐的,可惜的是人选只能从我们这一届新生中选取。”

  “我估计我们班的小巫女是没有指望了吧?她长得确实好看,可是她实在是不讨人喜欢。”一名男生插嘴。

  “呵呵…我记得你曾经在我们面前吹牛说两周就会把她追到手。”另一名男生唏嘘,“现在突然变卦开始踩她了?”

  “哪有,她不讨人喜欢是大家公认的事实,你以前不也说过在她旁边也会感到脊背发凉吗?”那一位男生辩解,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们说话总是那么口无遮拦。

  “我看菲儿挺不错的。”一位女生也加入了这个话题,“她成绩那么好而且看起来四平八稳的,说话也很有涵养,这次投票估计会有不少人投票给菲儿。”

  听到他们在吹捧自己,菲儿的内心并没有太大的波动,只是趴在桌子上静静的听着。

  “那个小巫女算什么东西,在大家的眼里,菲儿才是真正的第一。”

  大家对这个发言不置可否,这句话也确实没错,菲儿的容貌虽然没有安妮的那么完美无瑕但也称得上是秀丽,平时的言谈举止都透露着一种特殊的气质,其实班里的大多数人都没有和菲尔有过多的交集。但这种距离感反而取得了大家的好感。

  “第一又怎么了?说不定她还真的是被自己的家族驱逐出来的,然后跑到我们这里来找存在感。”

  大家原本对晚会的讨论渐渐变成了对安妮进行言语中伤。真烦,菲儿突然感觉脑袋发胀,同学们的眼神在她眼里忽然变的那么讨厌,他们的交谈就像是一群毒蛇围绕在一起,嘶嘶的吐着信子。

  她感觉到胸口有点闷,想要出去透透气。她忽然起身,瞥了一眼那群人,离开了教室。

  尽管克里特城几乎位于人类领土的最南部,可是这个季节每天的温度还是处于零度以下,报告说庆典的那几天甚至还有可能会下一场小雪。天台上的冷风透过衣领之间的缝隙拂过菲儿的皮肤,这种程度的冷风突然让自己清醒不少。她往手里哈着热气,心里没由来的觉得惆怅。

  为什么大家都那么讨厌安妮呢?自己虽然对安妮保持着敌对的态度,可是那是因为自己一直把她当做竞争对手,安妮是多么完美的一个人啊,无论是容貌还是成绩都那么的完美无缺。她那灵动的双眸笑起来是那么的好看,就好像寒冬之后解冻的冰河,万物复苏。但为什么大家还是那么讨厌她呢?

  楼顶上传来的沙沙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她忽然意识到天台上其实不止自己一个人。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安妮此时正含着糖果在楼顶上画着复杂的花纹,看样子是在布置某种法阵。

  菲儿隐约想起安妮曾经在讲台上说过,现在的魔术师基本上分为两大类,擅长释放大范围吟唱魔法和制作魔法阵的法师,还有喜欢使用吟唱时间较短的魔法和制作魔导具的巫师,安妮曾经很自豪的和大家说过自己是个巫师,法师的那些小把戏都是些花里胡哨的东西,空有一副花架子并没有什么实战性。

  但她现在却在屋顶上绘制着魔法阵,穿着御寒的皮靴还有某种兽皮缝制而成的长袍,自己想要在静静的观察一会,可好死不死的一阵寒风吹过,让它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喷嚏。

  “冷吗?”注意到菲儿的安妮一蹦一跳的来到菲儿身边,和她搭起话来。

  “并不是很冷…”菲儿回答,随后她注意到自己虽然和她是同班同学,可是这次是第一次和自己心里的这位竞争对手说话。

  “冷就说出来嘛…”安妮嘟嘴,随即莞尔一笑,“不过再过几天等法阵发动之后你们就不会感到冷啦,那个时候你们就可以穿着自己喜欢的衣服在广场上跳舞啦。”

  说完这句话安妮又跑回去接着绘制她的魔法阵,这确实是一项极为复杂的魔术技巧,一个直径不到一米的法阵,却花了安妮近半天的时间,菲儿就在这里默默的看着她工作,甚至忘记了回去听课。

  “你还要在这里待到什么时候?”法阵布置完成,安妮满意的拍手,注意到了菲儿还在楼顶,就从口袋里摸出一块糖果递到了她的手里,“一直在外面吹冷风会感冒的,把这个吃了吧,会让你感觉暖和点。”

  说完她就一蹦一跳的离开了楼顶,菲儿盯着手中的糖果,看的有些出神。心想这不会是什么毒药吧?那些童话故事里邪恶的巫婆最喜欢在糖果或者其它甜点里下毒,以此来谋害天生丽质的公主。

  不过安妮长的远比自己漂亮聪明,也没有理由给自己下毒…

  她把糖果含进嘴里,一股热流顺着口腔流进胃里,再从胃里流窜到全身,暖洋洋的。就是糖果的味道有些特别,并不是那些用水果糖浆或者牛奶制成的糖果。甜丝丝的但不像其他糖果那么甜腻。

  这种甜味有点熟悉,好像是烤番薯的那种甜味…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