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十五章.死党(5)

隐落子
4963字
2021-06-24 00:39:56

  美食和舞曲永远都是晚会上的好伴侣,随着音乐的响起,宴会最后的重要环节即将拉开帷幕。菲儿待在讲台的后方,处理着宴会的幕后工作,学院的中央广场充当了晚会的露天舞场,曼妙的舞曲透过广场上方的魔导具传遍整个广场。经过特殊加工的照明棒散发的光芒从高处倾泻而下,视线所及之处,都是少男少女们面颊几乎相贴,双脚随着音乐的旋律有节奏的打着拍子,他们穿着礼服来回舞动的身姿,如同散落在春水上飘荡的花朵。

  也有些人坐在外侧的长凳上休息,篝火的火光把他们的脸庞照得通红。也有的人聚集在自助餐桌旁边欢声笑语,有的教师也逐渐放下了架子,融入到了这场庆典之中。

  菲儿轻声叹气,晚会开始之前就有不少男生邀请她作自己的舞伴,可是她却在这里忙的焦头烂额,手上的工作并不多,但是在这个时候即便是她也没什么心思投入在工作上。

  安妮则孤单的站在篝火旁边,双手背在身后,踮着脚尖围绕着篝火轻盈的转着圈子。今晚所有学生都被安妮的美给震撼到了,不同于以往疯疯癫癫的样子,她今天穿着纯白色的蕾丝边长裙,银灰色的长发如瀑布般下垂,和其他女生相比安妮的打扮算不上华丽,但今晚的她却给人一种“惊艳”的感觉,原本较小的身躯在高跟鞋的帮衬下显得亭亭玉立,美的让其他女生感到自惭形秽。

  这并没有拉近安妮和其它人的距离感,在安妮入场时大家确实都被安妮的美给震撼到了,有不少蠢蠢欲动的男生都想要邀请她来作自己的舞伴,可是到最后都像是触电般的缩了回来,就好像那位少女是个禁忌的魔盒,散发着不祥的气息。

  他们都见识过安妮使用过魔法,但是看到安妮使用过魔法之后他们对安妮产生的感觉不是尊敬而是畏惧,安妮在使用魔法时的表情与其说是投入更不如说是诡异,让人感到窒息。

  菲儿看到这一幕反而感到难过起来,她知道其他同学都在想什么,各种童话故事里巫女不就是疯疯癫癫的,一边露出狰狞的表情一边释放惨无人道的黑魔法吗?在他们眼里安妮今晚就像是童话故事里乔装打扮后的巫女,就像是一株带着毒刺的花朵,让人想要伸手去摘,但是又不敢接近。

  这种事情对于安妮而言似乎习以为常了,所以她的眼神自始至终都没有动摇过,她当然知道周围的同学们都不喜欢自己,可是聪明又要强的她表情一直都是那么古灵精怪,所以她只是围着篝火打转,心中只剩空空如也的莫然,或者说是孤单。

  “这就是巫女吗?原来巫女是这么孤单的生物?或者说这就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诅咒?”菲儿望着篝火旁的安妮,心里想到。

  可走着走着安妮突然又不走了,她不顾众人的目光穿过了广场,好像这里的一切都和她无关,在喧闹的人群中像是个与他们格格不入的异类。菲儿也抛下自己手头的工作跟了上去,中途拒绝了许多想要和她一起跳舞的男性。

  可很快菲儿就发现自己跟丢了,她焦急的在建筑群里寻找着安妮的身影,她想为刚才在讲台上的事情说声谢谢,她想了解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孩,如果可以的话,她还想和她交个朋友。

  学院教堂的楼顶传来微弱的光亮,菲儿猜测肯定又是安妮在屋顶上布置法阵,她拎起自己的裙摆,大步往教堂方向跑去,自己的脚底板被高跟鞋磨得生疼,小道和教堂的这段路并不好走,教堂位于草坪的中央,中间只有一条鹅卵石铺成的小道,她脱掉自己的高跟鞋,很奇怪,脱掉自己高跟鞋的脚踩在鹅卵石上面被硌得生疼,可是这一瞬间她的内心感到前所未有的畅快。

  她爬上了钟楼,只有这样才能到达教堂的屋顶,她大口的穿着粗气,安妮此时就坐在屋顶上,布置着魔法阵。

  “是你啊?”安妮对菲儿的到来感到有些意外。

  “演讲的事情…”菲儿喘着粗气,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真的是谢谢你了。”

  “大家都是同学,相互扶持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同学…吗?”菲儿哑然失笑,“你应该都知道除了学校的老师外,其它的同学都很讨厌你吧?”

  “我当然知道啦,你们还叫我‘小巫女’什么的,在你们嘴中,‘巫女’可不是什么好词。”安妮耸耸肩,“但是至少你看起来不讨厌我不是吗?”

  “我…”菲儿想要张嘴,但是到嗓子眼的话又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她其实有很多话想和安妮说,想要了解对方,也想让对方了解自己,可从小到大她都是这样,情绪稍微有点起伏就说不出话来,所以她给大家留下的都是一种“默默无闻的实力派”的感觉。

  “我知道你们为什么讨厌我,明明是‘古古莱恩’这个大家族里的孩子,为什么还要在这里抢你们的风头。”那边菲儿还在想着怎么搭话,这边安妮倒是先开了口,“我也不是什么没有自知之明的蠢货,所以我尽量不和你们打交道。”

  说道这里安妮满脸倔强,她就是这样的女孩,无论走到哪里都闪闪发光,无论是在哪个自己讨厌的家族还是在克里特城,但同样她也并不讨人喜欢,无论她怎么努力,绝大多数人对你的厌恶就如同诅咒一样悄无声息的笼罩着你,根本不管你怎么想。

  安妮忽然蹦了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尘土,让人惊讶的是在这砖瓦砌成的屋顶上她还穿着那双高跟鞋,很难想像她是怎么能这么快从广场跑到这里的。她似乎对自己布置的这个法阵很满意,从房顶上小跑过来,抓起菲儿的手就往楼下跑,刚爬上来的菲尔就这样又硬生生的被安妮拽到了楼下,菲儿还没能反映对方要干什么,安妮就已经拽着她来到了草坪上,坐在那里哈哈大笑。

  “你是不是感觉我蠢爆了,明明大家都这么讨厌我我却还穿着礼服参加了这次庆典。”安妮突然不笑了,扭头看着旁边的菲儿,一脸认真。

  其实她原本就没打算参加这次庆典,不如说她今晚是为了维护举行庆典用的法阵才来的。本来她只打算穿一件御寒的长袍来就行了,可不知为何最后还是脑子一热,穿上了几周之前就定制好的长裙。

  “我从来都没觉得你蠢…”说道这里菲儿的舌头打结了,自己好像还真找不出其他词来形容小巫女,“我只是…觉得你很酷…”

  “觉得我很酷?”安妮挑了挑漂亮的眉毛,“你知道吗?从小到大,这么形容我的你是第一个。”

  听到这句话菲儿倒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可这个时候她的老毛病又犯了,看到她这窘迫的样子,安妮又乐了起来,不得不说,这个疯丫头的笑点真的很低。

  “许个愿吧。”安妮直勾勾的看着天空,“一年的最后一刻不就应该和过去的那个自己告别,并且立下新的目标吗?至于曾经没能实现的愿望…让它们统统都见鬼去吧。”

  “许愿?”菲儿不解,“可是几天之后才是新年。”

  “这个只是比喻…比喻你懂吗?”安妮挠着长发,“时间也差不多了,也该为这场庆典画上句号了。”

  一道道流星拖曳着发光的尾巴从从下往上划过天空,发光的种子在天空中肆意盛开,融入月色和星辰之中,数百条光束坠落,散发出的光亮照亮了安妮的脸。烟火在夜幕中炸出一片片瑰丽的光带。

  学院里所有人都为这突如其来的烟火感到惊奇,他们聚集在一起欣赏着在空中盛开的花朵,层层的红环城色光芒在他们面前无间断的盛开,连续不断的照亮了夜幕。

  “这是你布置的?”菲儿惊讶的看着旁边的安妮,安妮的眼眸中反映着烟花绽开时散发出的光,原本嘻嘻哈哈的安妮只是静静地看着烟火,无悲无喜。

  “我原本的任务就是帮学院布置一些法阵啦,不过这个烟火倒是我自己弄的。”安妮淡淡的说。

  “你们讨厌我又怎么了?就算是全世界都讨厌我,我还是会温柔的对待这个世界。”最后,无数颗烟火升上天空,彩色的瀑布从夜空中倾斜而下,周围的光线越来越暗淡,可是安妮的眼神却变得无比明亮,“其实我穿着一身就是期待着有没有男生愿意邀请我一起跳舞来着,可是我给他们的感觉好像只是从一个怪物变成了一个打扮的稍微漂亮点的怪物。”

  菲儿没有说话,想象着如果自己是安妮的话,自己精心打扮自己就是为了这场宴会,可是至始至终都没有人愿意上前一步邀请自己,如果自己受到这种待遇的话,一定会哭出来吧?

  “在童话故事里面,巫女就是邪恶的存在,她们嫉妒肤白貌美的公主们,自己只能愤恨的给她们施下最恶毒的咒语,可是最后总是会有骑着白马的王子来拯救公主,二人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巫女就只能一辈子躲在那暗无天日的小破屋里,愤恨而终。”安妮穿着高跟鞋蹦到卵石铺成的小路上,步伐轻盈的像是一头小鹿,“但是巫女就不能有一场属于自己的邂逅吗?说不定我就是那个渴望着一场邂逅的巫女呢?或许小屋里的我每天都期待着某人能一脚踹开那扇破门能向自己伸出手,带着自己离开这没有未来的破地方,如果真有这样一个人,我发誓,无论他是骑着白马的王子还是穷的只有一条毛驴的乞丐,我都愿意跟着他走到天涯海角!如果谁要是想把他从我身边抢走,我就和她玩命!”

  “这算是你许下的愿望吗?有一场属于自己的邂逅?”菲儿问。

  “算是吧。”安妮吐舌,“你呢?你的愿望又是什么?”

  “我的愿望是…”沉默了良久,菲儿终于鼓足了勇气,“我不想让现实中的巫女,和童话故事里面一样孤独。”

  安妮忽然笑了,满天的星辰映在她的眼眸里,灿烂如星海。

  两个人都心满意足的走出了餐厅,眼下正是春季和夏季交替的时节,可是她们两个人都只穿着圣灵学院的校服,这身在这个时间段还是略显单薄。

  “真冷,你不能用魔法来给我们取取暖吗?”一阵寒风吹过,菲儿不禁打了个寒战。

  “不要过多的依赖魔法。”安妮说,“如果你要是觉得冷的话我倒是可以教你做一些用来取暖的道具。”

  “话说再过段时间我们就放长假了,安妮你打算怎么过?我的父母想要给我请一个家教,他们希望我两年后接着在这里的高等学院深造。”

  “我倒没什么想法,这么热的天气我也不想出门,就窝在我的那间破屋子里,如果有人找我制作东西我就接活,如果没有我就在哪里躺着。”

  “你这样也不怕身材走样!”菲儿冲着安妮就是一个饿虎扑食,对着她的腰间下手,“你这身体到底是怎么长的?如果我是男人我肯定会被你给迷住。”

  经过这两年的时间菲儿的性格也变了很多,不再是那个说话唯唯诺诺的小姑娘了,这也使她在同学中更受欢迎了一些。安妮则还是老样子,不过倒也无所谓了,至少她在学校里不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菲儿的袭击被安妮娇笑着躲开;“我可是巫女啊巫女!巫女永远都是这么无所不能,还有不好意思,我再怎么落魄也不会落魄到喜欢女人的地步!”

  校园里,身材曼妙的女孩们穿着校服穿过小道,她们那正在发育的曼妙曲线随着奔跑逐渐舒展开来,美的就像是在森林中嬉戏的精灵。

  她们就这样追逐到了学院门口附近,可安妮突然不跑了,菲儿本以为自己抓住了机会,可是最后双手又扑了个空。安妮又大步飞奔起来,沉重的背包拍在了站在门口的身影上。

  “嗨!万事屋,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安妮瞪大眼睛,打量着面前的西蒙。

  “哦,我去你的炼金工坊找你,但是你不在家,附近的人告诉我说你平时白天是要上课的,我就来这里找你了。”西蒙如实回答,看到旁边跟过来的菲尔,也和她打了个招呼,“你好。”

  “你好。”菲儿回应,转头又问安妮,“他是你的朋友?”

  “哦,不是。”安妮大大咧咧的回答,“这就是我刚才和你说的那位客户,也就是那位传说中的万事屋。”

  “我来就是和你谈生意的事情。”西蒙开口,“关于你想要的东西,我现在倒是有些眉目了。”

  “打住打住。”安妮用手指封住了西蒙的嘴,“你这么晚来找我,算是在约我吧?”

  “我可没这个意思。”西蒙窘迫的挠头,看到这个反应的安妮一下子就乐了。

  “就算你没有这个意思,我们大晚上的谈事情你不应该也表示表示吗?比如说请我吃个饭什么的?”安妮斜着眼坏笑。

  听到这句话的菲尔有些无奈,心说你十分钟之前刚吃完这么多东西你说你现在又饿了?难道你肚子里的食物能在刚才一路小跑的时候都消化完了?

  这种话在陌生人面前又不好意思说出口,只能干巴巴的说一句;“那你们慢慢聊,我先走了。”

  “别啊,一起吃顿饭再走也不迟呀。”安妮说,“万事屋可大方了,我想他不介意一次请两位女生吃饭了。”

  “你开心就好…”西蒙弱弱的回答。

  “不用了。”菲儿冷冷的挥手,“你们慢慢聊吧,我看你并没有把他当成一个客户来看待,而是把他当成了一张长期饭票。明天见。”

  “那明天再见。”

  两人的声音在自己背后逐渐远去,菲儿回头看着两人的背影,安妮一蹦一跳的围在西蒙打转,西蒙倒是显得有些无奈,他就是别人嘴中说的万事屋吗?还是某位神明手下的使徒,看样子只是个年龄比自己稍大,而且略显弱气的大男孩。

  “周围有一家比较不错的饭店,不过他们的菜品价格都比较贵,我们就去那里吃宵夜吧。”安妮碌碌的转着眼睛,一把扯住了西蒙的衣角。

  “啊?还请你不要点太贵的…”

  “别这么小气好吗?谈生意的时候不点些好的那还叫谈生意吗?”安妮一脸严肃,但没撑多久就咯咯的笑了起来,“我会嘴下留情的,放心好啦!”

  “安妮,他就是把你从小屋里面带出来的人吗?”菲儿望着两个人远去的背影,幽幽的叹了口气,“但在你的心里面,他是不是那位骑着白马的王子呢?”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