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君主的请求

隐落子
3834字
2021-07-20 21:37:35

  泰拉大陆某个国家的城堡内。

  王室亲卫队队长阿克瑟走在空荡荡的走廊里,按理来说像这样的王室重地应该戒备森严,可是阿克瑟大队长这时候却清空了这一层的所有守卫,自己的脚步声在走廊内踏踏作响。

  走廊的尽头是一扇深褐色的檀木门,散发着淡淡的幽香,阿克瑟轻轻地推开木门,房间内的家具也都是用檀木制作而成,无论是原材料还是做工都极为考究,这个房间内的几乎所有装饰都是源自于东北部那个名为“大夏”的国度,从定制到加工再到运输都是一笔不小的费用,这种程度的开销并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住的。

  可是这些家具用来装饰一位君主的房间的话就略显寒酸了。

  穿着黑色长袍的男人正站在窗边眺望着远处,这里长年被暗红色的云层所笼罩,红沙漂浮在空中,远处卷起的沙尘如同赤红色的海潮,这也是男人数百年来养成的一种习惯,每当处理完政务时,他就会从高处眺望自己的国土。

  “陛下,您找我?”阿克瑟关上了门,恭敬地站在男人旁边。

  “你来了?阿克瑟,你从回来到现在我记得已经当了三年的亲卫队队长了吧?从你出生到现在我们也已经相处了也有几十年的时间了,我也从来没有问过你外出时的那段时间过得怎么样。”男人拍拍阿克瑟的肩膀,“你也累了一天了,先坐在旁边休息一下,我刚才泡了一壶红茶,喝一口润润嗓子,这个破地方气候干燥,想要在这生活的话得经常补充水分。”

  阿克瑟也没过于拘谨,听从男人的话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面前的这位男人既是他效忠的君主也是他的导师,自己的父亲从小就一直侍奉在他的左右,如今自己的父亲常年镇守在西部战线,于是保护主君的安全这项任务就落在了他的头上。

  白色的陶瓷杯里,琥珀色的红茶冒着蒸腾的水汽,一股清淡的茶香飘散开来,红茶的热气驱散了阿克瑟的疲惫,男人坐在阿克瑟对面,也端起红茶喝了一口。

  阿克瑟吧陶瓷杯放在茶几上;“陛下您刚才是想让我汇报一下我前外出时的经历是吗?”

  男人点点头:“没错,我想了解一下你当时和他们在一起生活时最直观的感受。”

  阿克瑟沉吟了片刻;“该怎么说呢…当时我和周围的那帮人几乎是格格不入,并且我们的许多观念都有分歧,但是我和当时小队里的人也产生了不少矛盾,但是现在仔细想想那几年的生活,其实大多数回忆都是让人感到怀念。虽然他们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有很多缺陷,但是他们是在自我完善的路途上不断探索前行的。”

  “是的,人类和其它种族相比较,人类就是一个缥缈易逝的种族,他们寿命短暂,身体脆弱并且心态不稳,但是正是这些缺点也让他们具备一种特殊的危机和种族意识,并且不断完善自己代代相传,这也让他们成为了这片大陆最具代表性的种族之一。”男人说,“你当时和那群人相处了整整五年,你的青少年成长阶段都是在人类世界中度过的,我想要知道你在那个世界有关的一切。”

  “哦…我记得我刚回国的时候写了一份长达几十页的报告书,里面记录了我在人类世界那几年的详细经历以及感受,我想陛下你可能根本就没有翻开看一眼。”阿克瑟干笑了几下,“但是如果用一句话来总结我那几年的经历的话,我可以回答‘那几年来的生活几乎只有美好的回忆。’可是陛下您为什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问题?”

  男人沉思良久,最后缓缓地说:“其实我做了一个梦…”

  “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吗?”

  “我梦到了自己的生命将在不久之后走向终结。”

  听到这句话的阿克瑟不由得坐直了,而男人没有理会阿克瑟的反应,自顾自的往下说:“我梦到了残缺的王座,冲天的火焰,战士们的血液染红了大地,哭喊奔跑的子民,以及熊熊燃烧的王都。可是我对此却无能为力,因为我在那之前就已经死了。”

  “我说陛下,这个玩笑可并不好笑。再说了这只是个梦而已。”阿克瑟如此回答,可是他非常清楚,他们这个种族有时会做类似于预知的梦,一旦做了这样的梦,那么不久的未来就一定会发生梦里的遭遇,换句话说,就是梦见了自己的…命运。

  “你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吗?”男人淡淡的说。

  两人就这样沉默着,只有阿克瑟红茶冒出的热气无风自动了一下,他只知道自己所效忠的君主无论是在政治和军事方面的才华都无与伦比,加上自己的那在战场上几乎所向披靡的父亲一直都是君主的左膀右臂,很难想象这固若金汤的国家会在不久之后走向末路。

  “这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万物会衰老死亡,最后会回归尘土,成为自然的一部分,而新的生命又会在这片土地上诞生,一个国家,一个种族也不可能一直繁荣昌盛,最后国家会灭亡,新的统治者会在原来的国土上建立新的王国。这几百年来我的手上已经沾满了无数的鲜血,人类有一句古话说得好‘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其实我在成为一国之君时,就已经做好了头颅被砍下来的觉悟。”男人叹了口气,“我知道属于自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但是我并不希望自己的国家也就这样走向灭亡。我今天找你来是想请你帮我个忙。”

  “您是想改变预言?”阿克瑟算是明白了,“但是从古至今从来都没有人能够改变未来!人类神话中阿斯加德的诸神奥丁从渥尔娃女巫那里预知到了诸神黄昏,于是将无数的英灵带往英灵殿养精蓄锐准备最后一战来阻止诸神黄昏的降临,可他还是失败了,最后死在了芬里尔的巨口之下!”

  “听我把话说完。”男人低声说,“我确实梦到了自己的死亡,但是事情还有转机。”

  “什么转机?”

  “我梦见了在燃烧的宫殿内,一个男孩站在火焰中央,他手持的利刃燃烧着火焰,那个男孩会是我们未来的救世主。如果我梦里的这位救世主是真实存在的话,那我们的种族就能继续延续下去。”男人看着阿克瑟,后者则一边盯着杯子一边出神,“你回来之后你的地位在贵族和军队中都在逐渐上升,我和你父亲都感到很欣慰,你父亲也多次和我说等到苏尔特登基的话他就能够放心的把自己的位置传给你了,如果真如预言描述的那样苏尔特将会在不久之后成为我们国家新的君主,但有你能够陪在我的两个孩子身边我也就放心了。加油啊孩子。”

  “我那个混账老爸真的这么说了吗?”阿克瑟面无表情的说,“可是根据您梦见的未来我可能是等不到那一天了,如果就算如您所说我们最后顺利度过了难关,我也很有可能在殿下登基之后当一个挂名元帅然后跑到某个不知名的小镇开一家酒馆维持生计。”

  “哦,如果你父亲知道你的真正想法的话或许会很不满意吧?”男人微笑,“然后呢?”

  “他岂止会很不满意?他听到这句话之后肯定会暴跳如雷”阿克瑟喝了一口有些凉掉的红茶,“之后我就可以和我当时认识的一些朋友们联系了,没有种族和地位之间的鸿沟,或许在某个下雨的晚上我的小酒馆里会突然来一位熟人在我面前随便点一杯酒取暖,然后再问我‘最近过得怎么样?’这样的话我就会和他一起喝到烂醉,等到第二天太阳爬到屋顶之后再开张。”

  “你很讨厌现在的自己吗?”

  “不是,您刚才和我说过,我们的手上都沾满了鲜血,但是我曾经的一位朋友告诉我,其实手上沾满鲜血的并不一定直接杀了人,某些地区商贩们依靠着榨取平民的收入来维持生活,而上面的官兵又压榨着这片地区的所有居民,但最上层的城主反过来榨取他们身上的价值,但是这样就结束了吗?某些小国在面对大国时也只能唯唯诺诺,这些大国又靠压迫其他小国家来维持运营。他们考虑过底层人民的感受吗?没有,那些掌权者只想着是如何扩张自己的国土面积还有巩固自己的地位。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人类从某种程度上也要感谢我们。”

  “感谢我们?”

  “我那位朋友说,人类就是这么自私的生物,在没有外界物种威胁的时候就会把魔爪伸向自己的同胞,但是他们一旦面对外来物种的威胁时,又会表现得空前一致。也正是因为外来物种时时刻刻威胁着他们,人类文明才能稳定发展下来。”阿克瑟说,“但我并不想让他们把我们视为威胁,我明白我们的立场或许只能对立,我们应该心平气和的坐在一起沟通一下,但是我们手上已经沾满了彼此的鲜血,还能有其他的路可以走吗?”

  男人沉默了许久后,叹了口气:“我其实都明白,你和苏尔特都是个善良的孩子,我也很抱歉我们所犯下的错最后或许还需要让你们来偿还,可是你们身为这个国家未来的掌权者,你们的身份是不允许你们像这么多的。”

  “如果可以,我其实真的想一直在您和老爸的庇护下就这么生存下去。”阿克瑟摇头苦笑,“先不聊这个了,您是想让我去寻找您梦里的那位救世主是吗?还能有什么具体信息吗?”

  “对方长着一头黑发还有一双栗色的眼睛。我只梦到了这些。”

  “这这难度就犹如大海捞针啊,”阿克瑟起身,“我需要一点时间准备一下,另外还需要激活一个离人类领地最近的一个传送法阵。”

  “我们之前在人类领地部署的传送阵全部都被破坏掉了,但是如果你需要的话你可以去龙骑团那里调用一条双足飞龙。”男人说。

  “我明白了,如果我要是真的找到了能够拯救我们种族,那我也算是立了大功,我也不要求什么加官进爵,只求殿下登基之后接着让我那混账老爸来辅佐他,我自己则领一笔钱之后就随便找个地方混吃等死。”

  “好吧,本来我还想把我的女儿许配给你的,她也到了该结婚论嫁的年纪了,可她的脾气你也知道…”男人挠头,“能和她处得来的除了你之外就没有几个人了,我原本的计划是你和她结婚之后我也就能名正言顺的把你给提拔上去。”

  回想起自己年幼时期和那位公主殿下相处时的惨痛回忆,阿克瑟连忙摇头:“您的宝贝女儿还是让她去摧残其他人吧,对此反正我是无福消受。”阿克瑟微微欠身。“那么我就先行告退了,陛下。”

  男人在阿克瑟离开后端起杯子望向窗外,城堡外的暗红色云朵突然变成了赤红色,浓重的云层内还闪起了一阵阵闪电,那是魔力在不断汇集的征兆,突然,暴雨滂沱,在这种常年干旱的地区水是一种非常稀缺的资源,城内的某个魔法阵忽然启动,收集着这上天赐予的甘露,男人对这天降的恩赐没有任何的喜悦,诺大的雨滴打在了他那英俊又略显苍老的脸上。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