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十八章.阿克瑟

隐落子
5613字
2021-10-03 22:30:58

  阿克瑟睁开眼睛。

  冰冷潮湿的空气,硬邦邦的地面,全身的骨骼都发出了濒临破碎的哀嚎,除此之外还有那强烈的眩晕感,他坐起身来。

  “.…..”他环顾四周,自己好像被囚禁在深不见底的幽暗之中,伸手不见五指,好在自己并不是人类,他们这个种族和精灵还有兽人一样有着很强的夜视能力,适应了片刻之后,阿克瑟看清了周围的环境。

  青石铺垫而成的地面,还有残缺的建筑,还有七零八落的骸骨。

  “我是被传送到某个遗迹内部了吗?”阿克瑟努力回想着被传送到这遗迹之前的遭遇,自己骑着双足飞龙打算前往人类的领地,但是在所经之处到处都是魔力乱流所引起的风暴,自己最后还是在风暴中迷失了方向。

  “但为什么被席卷到魔力乱流中的话都会被传送到遗迹中呢?”阿克瑟思索着,同时清点储存在魔戒里的物资,自己带的干粮大概够自己撑二十天左右,要是在稍微节省一点或许能撑三十天。水倒不是什么问题,自己能够使用冰属性魔法,但问题就在于…

  如果自己不及时从这里逃出去的话,自己最后很有可能会因为魔力枯竭死在魔兽的口中。

  他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跳,时刻吸取着体内魔力的法阵,潜伏在周围的魔物,还有这迷宫一样的地形以及转移陷阱,自己一定要尽快找到出口。

  突如其来的,周围的骷髅那空洞的眼眶中泛起了绿光,周围的魔物都因为他的到来被唤醒。

  “碍事。”阿克瑟抽出了别在腰间的短剑将面前的骷髅兵一分为二。面对这种程度的杂兵根本就没有必要使用技能,而且不清楚自己还要在这要命的地方呆上多久,有个好消息是他现在所处的层数并不深,否则这里迎接他的会是各种各样的怪异爬虫还有巨大的魔兽,以及拥有极高智力的不死族。

  阿克瑟一脚踹开冲上来的骷髅兵,将它的头颅踩得粉碎。骨骼破碎的声音,混杂在骷髅兵骨头碰撞发出的“咯咯”声里,亡灵的哀嚎钻进了他的耳朵里。

  “痛死我了…”“带我走吧…”“好渴…”“救救我…”

  阿克瑟就这样一边应付蜂拥而来的骷髅兵一边大步向前,每一次踏步幽暗的空间中都闪起一道微弱的弧光,魔物接二连三的出现,但阿克瑟的体内却越来越躁动。被斩断的骷髅们想挣扎着爬起来,却又跌跌撞撞的倒下,他们的躯体早已被阿克瑟削去一大半,由于不死族的特性才让他们一直保持着生命力。

  阿克瑟嗅了嗅自己的鼻子,这里的空间远比自己想象的要阴暗潮湿,水汽的密度甚至达到了饱和的状态,整个空间由于潮湿的环境甚至泛起了一层淡淡的雾气,他稍加思索了一下,这种环境下只需要小号微不足道的魔力就能一举击溃这些碍事的家伙。

  阿克瑟低声吟唱着,周围的水汽以他为中心迅速凝结,化作细小的子弹向四周飞散,洞穿了骷髅兵那脆弱不堪的骨骼,同时骷髅兵的表面开始迅速结冰。阿克瑟的脚下的地面也由于极寒泛起了霜花,

  原本一拥而上的骷髅兵们忽然不动了,附着在他们身上的水汽逐渐凝固,冰层向四面八方蔓延,没能理解这一切的骷髅兵们徒劳的挣扎着,令他们感到垂涎欲滴的猎物就在眼前,他们却无法移动分毫。他们表面的冰层流淌着银色的微光。

  对于这种景象司空见惯的阿克瑟熟视无睹的从这些冰雕之中穿过,以前他在和别人组队时,经常使用这种技能来封住魔物的行动,骷髅们眼眶里的幽光随着阿克瑟的移动也随之移动,但却没法对眼前的目标伤及分毫的样子实在有些滑稽可笑。

  阿克瑟的目光在周围扫过,周围有不少的分岔路口,根据目前的道路的结构来看自己恰巧位于这一层遗迹的主路,如果去各个分叉路探索的话最终很有可能会搜寻到藏有宝藏的隔间,但目前主要的目标还是尽快找到前往其它层遗迹的出口,目前这座遗迹吸取魔力的负面效果对他来说微乎其微,自己S级的魔力等级在不依靠补给的情况下在平时也十分充裕。

  “目前的问题就是我现在位于的遗迹是什么级别的,以及我目前位于的位置是第几层。”阿克瑟思考着,这种遗迹构造是塔楼式还是倒三角式的自己都无从得知,以及尽头的传送阵到底会把自己传送到何方,这些都是未知数。

  这如果要是以前在和其他人组队的情况下这些就都不是问题了,会有擅长侦查的同伴在第一时间侦测出当前位于层数的整体结构,怪物的分布情况还有传送阵会传送的位置等等,自己和其他同伴负责清除眼前的障碍。如今自己孤身一人被困在这里,反倒感觉有些不知所措。

  毕竟在以前的队伍里,自己是不需要动脑子的那一方,对于其他人给出的方案自己照做就行了,自己算不上愚笨,但也绝对不能被称之为聪明。

  阿克瑟接着向前探索。

  “呼呼呼呼呼呼呼…”

  这是风声吗?四周似乎有空气在流动,阿克瑟顺着声音传来的地方前进,周围的岩层和地面都有颗粒感,风化的细沙散落在各地,是出口吗?还是某个比较大的洞穴?阿克瑟继续往前走,途中还斩掉了几个向他袭来的魔物,直到自己实现的尽头传来了一道微弱的亮光。

  走到尽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处非常开阔的空间,前面和左右两面都有一道传送法阵,其中两个很有可能是前往下一层或者上一层的通道,而另一个则是会踩上去就会被随机转移走的陷阱法阵,当然也不排除法阵通往的地方会是某个藏宝阁。

  “再或者三个全都是陷阱法阵?”阿克瑟面露难色,在以前这种情况完全都不需要他来担心,曾经队伍里那个的某位女性在关键的节点发动探知之后基本上都能给出侦测出某些重要的线索,至少也能让队伍规避掉许多危险的情景。

  “原来自己有时候还真的会想他们啊…”阿克瑟自言自语道,同时抽出了别在腰间的另一把刀,“不过现在还是要解决眼前的麻烦比较好吧?”

  天花板的顶层出现了一条细微的裂缝,一个巨大的“茧”从裂缝中被慢慢的挤了出来,紧接着又出现了一只,两只,三只…不计其数的茧都倒挂在天花板上,阿克瑟从来到这个空间开始就已经唤醒了这里的守卫。茧里的生物被一层红色的膜包裹着,那是一种仗着剧大嘴巴和尖牙利齿的魔物,同时背上还长着一对膜翼,从外观上来看就像是民间流传故事里的石像鬼。

  沉睡的恶鬼们睁开了眼睛,一声接一声的撕裂声中,恶鬼们咆哮着突进,从脱离了苗床诞生在这个世界起,他们就是杀人的魔神。

  阿克瑟手中的利刃出鞘,和之前的那把短剑不同,这把刀是一把细长的单刃剑,看起来就像是一把武士刀,但和武士刀又有些区别,整把刀身都笔直而修长,冰蓝色的刀身平滑如镜,如同尘封千年的冰河。

  2.

  这里是位于商业街的某一处标准民宅,诺恩向窗外望去,可以清楚地看到街上的商贩们正为今天的开业做着准备,今天的客流量想必会远高于平时,一方面是因为克里特城是人类领土上一座重要的贸易城市和旅游胜地,商业街在克里特城的整个中城区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另一方面则是炎热将至,许多地方都会给居民们放长达一个半月的暑假并且还有夏季补贴,许多闲下来的人们都拖家带口来到这座城市参观。

  从凌晨四点钟左右自己的老板就一直在厨房鼓捣着什么,直到自己醒来之后和自己吩咐一声帮忙看一下灶台上的铁锅后就屁颠颠的跑到对面烘焙坊帮忙去了。

  “记住,半个小时之后把火给改成小火,然后再熬制一个半小时,中途最好不要打开盖子。”西蒙这么嘱咐道。 厨房里传来的香气让诺恩肚子里的蛔虫饥渴难耐,根据铁锅的形状来看,自己的老板应该是煲汤吧?里面应该放了香叶,八角还有其它自己叫不上名字的香料,从外貌上来看自己的老板应该是东方人,东方人在利用香料烹调方面向来都是一绝。

  “...只是稍微掀开看一下他烧的是什么,应该没有问题吧?”这个想法刚从他的脑子里浮现,他的手就已经揭开了锅盖,蒸腾的热气从大锅内冒出,白萝卜和肉的气味混着香料的气味刺激着他的味蕾。两根大骨躺在锅中,锅中正咕嘟咕嘟的冒着泡,诺恩决定在老板回来之前,自己先品尝一碗,毕竟大清早一碗热乎乎的汤太具有诱惑力了,至于刚才那个“自己只是稍微看一眼”的承诺早已被他抛到脑后。

  “反正自己只是偷喝一碗嘛,这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脑子里刚冒出这个想法的诺恩身体已经开始行动起来,不顾西蒙叮嘱的的诺恩捞起几块同时放进去熬制的排骨、白萝卜还有青豆芽盛进碗中。

  诺恩将骨汤送进口中,品味着东方人在熬制汤类料理时独有的鲜美,紧接着…诺恩心里涌起一种莫名的感动。

  对这个味道感到有些惊讶的诺恩瞪大了眼睛,这碗汤的口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浓郁,里面的白萝卜吸收了骨头里原本就不多的油脂,同时诺恩还从里面品出了淡淡的番茄味,整碗汤里唱不出一丝丝腥味,只有鲜味还有肉的香味在口腔里蔓延。

  门外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莫非是西蒙回来了?”心里感到一惊的诺恩这么想到,可是自己的老板就是这间房屋的主人,又或者是有委托者上门?但门上的牌子上明确挂着“假日期间本事务所不承接任何委托”的牌子。

  “不好意思,请问西蒙.维德维尔住在这里吗?我今天和他有约。”门是半开着的,一位五官精致的少女从门外探出头来银灰色的麻花辫左右摇晃。

  “安妮.古古莱恩?”诺恩挑起眉头,心说这个世界可真是小,“如果你找老板的话,他现在正在对面的那家店帮忙,你先进来坐一会吧。”

  安妮乖巧的点点头,在客厅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诺恩放眼朝向窗外,透过对面建筑的窗户可以隐约看到自己老板和奥维利亚忙碌的身影,特别是奥维利亚那对傲人的双峰会随着动作摇晃,路过男性的视线也会跟着移动;诺恩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隔着街道大声呼喊;“老板!有客人来了!”

  西蒙从对面的窗口探出身子,面粉和汗水混合在一起黏在了他的脸上;“是小魔女吗?你们两个稍微等一会,我这边马上就好!”

  “我知道了!那你快点!”

  “对了,我熬的汤应该也差不多好了,你切一点葱花,再从柜台上从右边数第三个铁罐里挖一小勺作料放进汤里搅拌一下,如果小魔女还没吃早饭的话就一起吃吧,不用等我!”

  诺恩按照西蒙的嘱咐给汤进行调味,自己的碗里单独放了一点葱花和作料,又呈出一份端到了安妮的面前:“老板说他一会儿就回来,不嫌弃的话我们可以在这里边吃边等。老板叫你‘小魔女’,那这位小姐你的真名是?”诺恩佯装自己和安妮是第一次见面,询问对方的真名,不过两人确实是第一次见面。

  “我叫安妮.古古莱恩啦,我本以为关于我的传言公会里的人应该都知道了,不过这样也好。”安妮接过碗,用尖利的虎牙扯下大骨上的肉块吃掉,“不过诺恩先生你的大名算是响彻整个公会了诶。”

  “诶?有吗?”诺恩含糊不清的回答,随着咀嚼,原本就被煮的软烂的排骨在嘴里化开,小火慢炖了许久的猪肉口感比想象中的还要细腻,丝毫没有发柴的感觉,汤的调味盒排骨的口感几乎都无可挑剔。这让诺恩在心里默默地给西蒙竖起了大拇指。

  “是啊,”嘴唇泛着油光的安妮回答,“都说诺恩先生你虽然实力是母庸质疑的,但是他们也说您是经常放委托人的鸽子的败类,以及欠了一屁股情债的淫棍骑士什么的。”

  诺恩满脸都是黑线,说话不揭短打人不打脸,虽然他知道自己的风评不是很好,但是这种话被小了自己十岁左右的小姑娘说出来。

  “这汤很好喝诶,没想到万事屋手艺还不错嘛…麻烦能再给我来一碗吗?”安妮将碗里的汤一口饮尽,纤白的脖颈展现在诺恩面前,又把空碗递给诺恩,对他露出微笑。

  “当然可以。”诺恩点头,又重新给安妮呈了一碗递给她,“话说你和老板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大约两周前吧。”安妮摇晃着脑袋,“我原本就知道万事屋比较有钱,但没想到他这么有钱,还是说干万事屋这一行很赚钱吗?搞得我都有点想转行做万事屋了。”

  做万事屋这个工作很赚钱吗?或许吧,诺恩心想,和最开始自己刚加入的时候相比,他们接到的委托数量确实多了不少,但是自己的老板却从没有收过任何报酬,不过想想自己的老板背后的金主是某位不知名的神明,但是从西蒙平时花钱大手大脚的习惯来看,选中他的神明至少也是能叫得上名号的大神。

  安妮手中的勺子高起高落,吃的风卷残云,诺恩砸吧砸吧嘴,有点诧异面前这位少女的好食欲,但是安妮在简单和诺恩说了两句之后又把注意力集中在进食上面,所以喝的格外开心。

  “还要再来一碗吗?”诺恩谨慎的询问,他和西蒙都是男生,所以厨房里的碗比一般的碗窑大上一圈,对于一般女生来说这个分量基本上够吃上两顿,但是看面前的这位少女大块吃肉大碗喝汤的气势,似乎对方还仍有余力。

  “啊?可以吗?那麻烦您再给我来一碗。”安妮一口气干完碗里的汤底,把碗递给诺恩。

  “哦”诺恩茫然的接过碗,他开始有些怀疑人生了,古古莱恩家族向来都是泰拉大陆首屈一指的魔法世家,难道在吃货方面他们其实也是深藏不露的大师?

  两人就这样诡异的相处了半个多钟头,你一句我一句的闲聊几句,偶尔安妮会让诺恩跟她重新加碗汤,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西蒙回来。

  “我就知道…”回来后的西蒙看着锅里仅剩的一点汤底和碎肉扶额,虽然他早已做好准备,这一锅汤至少够五人喝的,但目前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小魔女的食量。

  西蒙摇了摇头,准备上楼去清洗身子,对方现在也算得上是自己的朋友,还是女朋友,啊错了…还是女性朋友,自己太过于计较的话可能还会显得自己小气,毕竟自己还有求于对方。

  灵体化的赫菲斯托斯在一旁点头:“嗯嗯,虽然你这种性格在某些恋爱养成游戏里面可能非常受欢迎,但是是否适用于这个世界我就不敢和你保证了,你要对那个小姑娘下手吗?对方长得那么可爱,如果你想要下手的话我这边也可以帮你哦。”

  “赫菲斯托斯大人,你能不要拿我寻开心吗?”

  “我怎么会坑你呢?”赫菲斯托斯神情严肃,空搂着西蒙的肩膀,“虽然我们明面上是上下属关系,但我更愿意把您当做我的好兄弟,作为好兄弟我怎么会坑你呢?”

  西蒙白了他一眼,扭头向楼上走去。

  “你看,傲娇了。”赫菲斯托斯耸耸肩,西蒙加快了自己的脚步,摔上了浴室的房门。

  “行了行了,少年!我错了,你开门吧。我不该拿你开玩笑!”赫菲斯托斯拍打着木门,和门内的西蒙道歉。

  “我没有生气,但是我现在要洗澡,您难道还想看我入浴吗?如果赫菲斯托斯大人您还对男性的躯体有一种莫名的兴趣的话,那我应该好好重新审视一下我们之间的契约关系了。”

  “老板,你在和谁说话呢?”楼下的诺恩听到了楼上传来的动静,问道。

  “没有和谁说话,我自娱自乐呢。”西蒙说。

  虚体化的赫菲斯托斯就这样观察着屋内几人的一举一动,虽然这个团队从他到手下的成员一个比一个脱线,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有一种他带领的这个团队,是最棒的一个团队。

  “加油啊,少男少女们。”赫菲斯托斯望着他们有些出神,“如果是你们的话,一定能够实现…”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