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十九章.三人成行

隐落子
4170字
2021-12-15 22:19:05

  魔法森林中,一批车队在森林深处不紧不慢的前行着,这是一批经常游走于克里特城河其他地区的商队,西蒙三人一起坐在装载着大量物品的挂车中,诺恩靠在挡板上闭目养神,西蒙和安妮两人则是出于好奇一直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车队是诺恩前几天预约好的,身为冒险者,如果想要前往森林深处的话通可以选择充当车队的护卫时顺便搭乘顺风车,因为魔法森林里面充斥着魔物,对于商队来说也是为了以防万一,并且双方通常也不需要因此支付给对方报酬,双方的合作关系通常维持到商队离开森林深处后结束。

  原本按照西蒙的想法是如果能够花钱解决的事情就不要拐弯抹角的拖延下去,比如说在交易市场上购买几个坐骑一路赶到遗迹预计降落到的地方,然后在完成探索之后部署传送法阵赶紧回到克里特城。但是诺恩却在这件事情上表现得异常坚决,表示既然西蒙雇佣了自己,那么自己也要付出相应的责任让西蒙变强,不然的话西蒙最后也只会一直是一个什么东西都略懂一点的半吊子而已。

  几人坐在马车上一路摇晃,大约过去了半天左右,周围的开始渐渐被茂密的森林所覆盖,光线也开始暗淡下来,车夫们纷纷点亮用来照明的魔石,从西蒙几个月前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开始,还是他第一次踏上冒险的旅程,也是第一次欣赏之前的风景。

  “我记得再往前走不久就到了我和西蒙你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了。”诺恩睁开了眼睛,扭头瞥向窗外。

  “是啊,那也是我第一次来到诺亚魔法森林。真是让人印象深刻…”西蒙回想起当时的场景,到现在感到还有些心有余悸,如果当时不是诺恩凑巧来到这里的话,自己的异世界生活估计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不过话说回来,当时诺恩前来救场的时间与其说是千钧一发,更不如说是一切早已安排好的。

  像这种开局拯救主角于水火之中的角色,八成都是反派派来的卧底,最后在主角成长后揭露自己的身份,最后说抱歉了朋友!这都是早已安排好的,我一开始之前只不过只是为了博取你的信任罢了,现在举起你的武器我们也是时候做个了断了!

  像这个时候优柔寡断的主角的世界观往往会感到崩溃,然后带着闪亮的泪光质问自己以前的挚友说,我不能接受!我是这么的信任你,为什么我们一定要走到这种地步,我不要我不能,你这让我怎么能够下得去手!最后含泪一刀送走了自己的挚友。

  这什么狗屁剧情…哦对了,之前剩下的两成人通常是故事的大反派本人。

  “诺恩先生…”思索再三后,西蒙还是小心翼翼的提问,“我之前被困住然后被你救了,是不是都在你的计划中?”

  “嗯,没错。”诺恩淡淡的回答。

  “你说什么?”西蒙有些混乱了。

  “当时我去救你的时候,想看下你有没有什么本事能够自己脱身,因为普通人通常是无法之身一个人在这片森林中存活下来的,不过最后看样子是我多虑了…至于你说的计划,你不觉得在千钧一发之时出手救人会显得很帅吗?”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为什么你就那么凑巧的在我周围出现并且找到我。”

  “这还真不是凑巧。”诺恩摊手,“当时我也正在护送一个商队,在我们休息的时候正好上方传来惨叫声和什么东西摔落在地的东西,于是我和其它冒险者就开始分散搜寻,毕竟这周围人类被巨鸟捕食的案例也不在少数,本来我们觉得能够找到个全尸就不错了;你想:毕竟是被巨鸟从高空扔下来…”

  “所以说你们当时想的是收尸,而不是救人是吗…”

  “没错。”

  两人一旁的安妮坐在马车末尾摇头晃脑的看着外面不断流动的景色,听着两人毫无营养的对话,眼睛闪闪发亮,就像是小孩子第一次接触到稀奇的东西一样,看样子这位稀奇古怪的少女也和西蒙一样,是第一次正式冒险。

  “你也是第一次冒险吗?”西蒙问。

  “之前和家族的长者一起外出过,但是那个时候通常是长老们带队,不允许让我们到处乱跑,并且就算是出现魔物也是他们出手解决,有个时候他们也会用法术把魔物麻痹住,然后把它们当成活体标本给我们讲解,要不然就是和我们介绍森林里的一些草药,以及告诉我们以后自己探险或者和别人组队时的注意事项。”安妮的双脚垂在车厢外面,有节奏的摇晃着,“这也确实算是我第一次正式冒险吧。”

  “既然如此,后面行动的时候你们两位就按照我说的做,没有什么问题吧。”诺恩说。

  “Yes!Commander!”西蒙坐着敬了一个极其难看的军礼。

  2.

  车队慢了下来,他们已经行进了半天左右了,虽然车队行驶的速度不是太快,但是对携带大量货物和乘客的马匹来说,但是也是需要休整一下。

  车夫们有条不紊的把马车行驶到道路的两侧,冒险者和护卫分散在商队的外围看守着。与其说是看守更不如说是一边休息一边观察周围的环境。马车的车夫们抽着烟斗悠闲地坐在车夫台上闲聊着,商队的老板和其他成员围在一起商讨着什么。

  西蒙东张西望着,这是他以前坐大巴跟着旅游团旅行时养成的习惯,不如说是大多数旅行团成员养成的习惯,上车睡觉下车尿尿,可是这周围又不是什么旅游景点或者服务区。

  “诺恩先生。”

  “怎么了?”

  “附近有没有厕所之类的地方。”

  “你白痴哦?野外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地方,再说你如果想要方便的话不是随便找个地方就可以了吗?”

  “毕竟结伴的还有女孩子,感觉实在有些不好意思…”

  “生理需求的问题再怎么装模作样也没有用啦!”诺恩以无奈的语气应付着自己的老板。

  “不不不,我想诺恩先生你好像误会了什么,像你们这样富有经验的冒险者肯定没什么好怕的,但你想想,我几个月前差点就在这里挂掉,万一我自己一个人碰到魔兽什么的,之前的事给我造成的心理创伤我到现在还没能缓过来。”

  诺恩仔细思考了下自己老板说的话,也是,像老板这样的文弱书生,对于魔物们来说怕不是直接送到嘴里的口粮,而且就算没有其他魔物,被毒蛇和毒虫什么的咬了也不太好。正准备答应给西蒙放风警戒的时候,不远处传来其它冒险者的呼喊声。

  “诺恩,赶紧过来!有几只魔物闯了进来!”

  “这就来!”诺恩高声回应,然后扭头看向二人,“你们两个人就呆在这里,老板如果你真的想要去方便的话就让安妮给你警戒放哨就行了。”

  然后现在的情况就演变成了安妮在不远处给西蒙放哨,而西蒙却在周围寻找合适的地方,可一个少女就在周围,让他怎么都拉不下去这个脸。

  “如果你实在是觉得不好意思的话,就去一个稍微偏僻点的地方,我来帮你解决这个问题。”西蒙的耳畔又响起了赫菲斯托斯的声音。

  西蒙离开了车队扎营的地方,来到了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偏僻的地带。赫菲斯托斯打了个响指,一座移动厕所间出现在西蒙面前。

  “你快点啊。这个是我从你原来所处世界传送过来的。你用完了我还得传送回去”

  西蒙心说“得救了”。虽然自己的老板平时是个不靠谱的主。但是关键时候还是能够满足自己需求的。原本他是这么想的。但是在他打开厕所间的时候,发现隔间里已经有一位戴着工地帽的白人男性叼着香烟吞云吐雾。显得十分惬意。

  男人原本脸上充满惬意的表情在西蒙开门的瞬间变为惊恐,然后又转变成了愤怒。

  “What the fuck you doing? How did you get the door open? And who are you?”男人怒吼道。

  “I’m sorry!sir!”西蒙迅速关上了隔间的门,“还不赶紧把他传送回去。”

  “抱歉抱歉,我忘了观察里面有没有其他人了。”赫菲斯托斯又打了一个响指。一道光束从天而降。又把移动卫生间和在卫生间里咒骂的男人传送了回去。

  又过了五分钟,解决了生理需求的西蒙打算回到车队驻扎的地方。但这时赫菲斯托斯又叫住了他。

  “先不要回去,再往森林深处稍微探索下。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在这里布置一个传送法阵。”

  “啥?为什么要现在这个时候去布置法阵?而且如果我们在这里布置传送法阵的话诺恩知道的话绝对会发飙。”

  “他是你的员工,而你又是我的员工,换句话说我就是他的大老板。这个是身为大老板的我的要求,他应该不会说什么。还记得当时我赋予你的三大能力之一吗?”

  “你是说传送法阵部署?”

  “没错,但是我当时没有详细给你说明,其实传送功能只是这个法阵最基础的功能之一。你部署了之后再稍微改造下。比如说附加治愈,强化,或者是弱化效果。”

  “哦!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西蒙听到对方的回答显得有些激动,摩拳擦掌。

  对于这个世界的居民来说,制作魔法阵是一件非常消耗精力的大工程,首先你得拥有记载着如何绘制法阵的羊皮卷或者是古书,或者是寻找懂得如何布置法阵的术者代做。但是在绘制阵地的过程非常繁琐。越是强大的法阵绘制的过程也就越为复杂。因此术者通常会向雇主索要高额的代工费,以及激活法阵时也需要大量的魔力。需要施法者定时回去补充魔力,或者也可以用魔素浓度浓厚的魔石来充当供给源。因此能够使用法阵的通常不是达官贵人就是经验老道的术者。

  “其实部署魔法阵来说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赫菲斯托斯说“对于一些能力普通的术者来说,可能也就只能部署半径一米左右的传送阵,经验老道的术士可能部署的规模会大一些。但是半径估计也就两米多左右。虽然你现在是我的使徒,但是考虑到你还是个新人,并且后续还要在法阵上面附加其他能力,这次就部署半径一米的法阵吧。”

  听着赫菲斯托斯那漫不经心的语气。西蒙心里一阵嘟哝,神明都是这么臭屁的存在吗?不过想想也是,这种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了多少年的生物,相比平时心里想的都是“我见过了无数的大风大浪,见证了诸多生死离别。什么有趣的无趣的我都见过,这个世界可真是无聊,要不然自己死了算了。哦好可惜,人家是不朽的存在想死也死不掉hohohoho~”

  “行了。你就稍微关一下你的脑洞吧…”赫菲斯托斯有些哭笑不得,心说这孩子的想象力可真是丰富,“好好回想一下法阵该怎么部署,部署的方式在你来到这个世界之前他就如同你的记忆般烙在了你的脑海里了。”

  “神明大人你能不能不要老是窥探人家内心的想法,弄得我一点隐私都没有。”西蒙一边吐槽着,一边半机械似的拿着一根树枝弯着腰在周围徘徊。西蒙根据之前收到的信息在地面绘制着,在绘制的同时也是需要追加魔力。对此赫菲斯托斯解释,在绘制过程中追加魔力也是为了减轻施术者最后激活法阵时的负担。如果提前在法阵还未完成之前在里面存储魔力的话后续激活时所需的魔力也就少得多。因为也有可能出现施法者在完成绘制后却因为自身的总魔力量不足以激活法阵。

  正如赫菲斯托斯所说,法阵绘制的过程中虽然繁琐,但是对于第一次上手的西蒙来说却如同轻车熟路,实际花费的时间也比其他人要少许多。

  但是对于西蒙来说,一边绘制法阵一遍输送魔力的过程对于他来说也是一种考验,他本身的魔力属性也就只是比常规人稍微高一点的B级。输送魔力的过程就像是把血液从全身汇聚到手掌处再一口气送出。随着时间的推移,西蒙也感到越来越疲惫。即将完成的法阵仿佛也在绽放出淡淡的光芒。却完全没有注意到不远处一个娇小的身影正在朝自己靠近。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