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第十一章 沈清箫与邱绮南的纠葛

黑猫君
2011字
2022-05-14 13:59:34

  邱绮南见沈清萧完全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十分气愤,她直接口出狂言,侮辱超自然研究社是个垃圾社团,不配用这么大的活动室。

  这下直接点燃了沈清萧的脾气,她直接冷笑道:“音乐社很了不起吗?玩玩乐器,唱唱歌,真当自己是艺术家了?”

  邱绮南大怒,两人彻底撕破脸,沈清萧直接说道:“你们想要这个活动室,没问题,既然你们是音乐社,那我们比一比,就比乐器,只要你能赢我,我就把活动室让给你,你要是输了,你们活动室以后我们随时可以征用,怎么样,敢吗?”

  邱绮南这脾气,自然是吃不了激将法,直接上钩了。沈清萧大方的让邱绮南选择乐器。

  邱绮南选了吉他,结果没想到沈清萧十分精通吉他,邱绮南这个半吊子自然被秒杀的渣渣都不剩。

  音乐社的人还不服气,有的对自己比较自信的还要和沈清萧比试,没想到沈清萧十项全能,什么乐器都玩的很好,音乐社成员们直接惨败而归,不仅没要到活动室,自己活动室的使用权还掌握在了沈清箫手里。

  音乐社临走时还被沈清萧嘲讽:“就这水平还叫什么音乐社,不如改名叫超自然研究社分社吧,反正你们都是暂住在我的社团活动室。”

  一句话臊的音乐社所有人面红耳赤,邱绮南更是咬碎银牙,几人气势汹汹来,灰头土脸走。

  自此,沈清萧和邱绮南彻底结下了梁子,两人关系势同水火,邱绮南日夜苦练吉他,据说还想要找回场子。

  听完两人的纠葛,武文这才了然,说起来沈清萧还真是把邱绮南欺负的够惨,原本属于自己的大活动室被占了,自己的活动室主权还被别人拿走,这搁谁都受不了,怎么感觉沈清萧才是反派大boss呢?

  徐瑶说到这也微微有些尴尬,在她心里沈清箫是完美的,但是这件事上超自然研究社确实理亏,她有些尴尬的继续说道:“社长也知道自己理亏,所以她一直没有动音乐社的活动室,而且邱绮南经常挑衅她,她都没放在心上,否则以社长的手段,估计邱绮南早就被整的要死要活了。”

  武文点了点头,感慨道:“确实,能挑衅社长这么久还安然无恙,她运气还真不错。”

  几人边聊边走,很快回到了学校。

  “那我就先走了,明天活动室见。”

  “明天见。”

  几人都在不同的宿舍楼,于是各自回各自宿。

  武文回宿舍的路上回忆起今天发生的事,余香和余影,项链,超自然研究社,各种超乎常人理解的事情一次性发生在了自己身上。

  想到项链,武文默默按住自己胸口,感受着项链上微微散发的温暖,武文忍不住回想起了父母。

  这条项链正是父母留给自己的。

  从小武文的父母就很少回家,武文几乎属于被不闻不问的状态,一个人的生活,造成了武文不愿与人交流,孤僻的性格。因此武文在学校也没有什么朋友,每天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他也乐得自在,不用为和同学打交道而伤脑筋。

  在武文上高中以后父母回来的次数越来越少,以至于后来基本上可能几个月才会回来一趟,所以武文对父母的缺失越来越习以为常。

  而这次,父母已经半年没有回来了,这个时长令武文觉得有些不正正常,他试图联系过父母,但是却都联系不上。

  想到父母告诉自己他们的工作性质特殊,如果长时间不回来也不要太紧张,所以武文也没有太放在心上,只当他们这次的工作比较麻烦。

  那天下着蒙蒙细雨,武文刚放学回到家门口,一个穿着黑色皮衣的女人正站在武文家门口。

  “你好,请问你找谁?”

  见家门口站了个人,武文试探性的问了一下。

  神秘女子目光复杂,她仔细盯着武文来回观察,像是在确认身份。

  武文被她看的有些发毛,在此发问道:“你好,请问你找谁?”

  神秘女子终于开腔了,她的嗓音有些沙哑,像是有些疲惫,但又有些焦急。

  “你就是武文吧?”

  武文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是我,请问你是哪位?”

  神秘女子说道:“我是你父母的朋友,他们托我给你带样东西。”

  说完她从兜里掏出一封信,一张银行卡和一串项链。

  “信是你父母留给你的,银行卡里是你父母留给你的积蓄,足够你用到大学毕业,这条项链是你父母留给你的纪念,一定要收好别弄丢了。”

  神秘女子说到项链时声音有些悲伤。

  武文有些警惕,莫不是遇到骗子了。

  他谨慎的问道:“我能先看看信吗?”

  神秘女子点了点头,她将信交给了武文。

  武文展开信,字迹确实是母亲的笔记,虽然接触不多,但是对母亲的字迹武文还是能认得的。

  信的内容很简短,看起来写的很着急,没有长篇大论,没有殷切嘱咐,有的只是告诉武文,他们爱他。

  “回不来是什么意思?”

  武文拿着信的手有些颤抖,信里的字迹让武文心中有着不详的预感。

  神秘女子低头沉默了一会,说道:“他们遇到了车祸。”

  “不可能!”

  武文难以相信。

  “一定是哪里弄错了吧,他们怎么会就这样离开,为什么啊?”

  武文慢慢低下了头,语气平静,但是颤抖的身体暴露了他不平静的内心。

  神秘女子见武文这样叹了口气,她将手中的银行卡和项链塞到武文手中,说道:“我知道你一时间难以接受,但是你父母的死是真的,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但是我的时间也不多了,最后叮嘱你一句,项链很重要,一定要保管好,有缘再见。”

  说完就准备离开,武文猛的抬起了头,他双眼通红,拉住想要离开的神秘女子说道:“能告诉我父母怎么死的吗?他们留下的这封信说明他们早有预感会出事,绝不是出车祸这么简单!”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