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第一章 少年,卖保险不?

海上吹风人
3117字
2021-01-22 09:24:53

  “少年,卖保险不?”

  迷迷糊糊间,赵喜庆听见一个清澈的女声在呼喊自己。

  “赵喜庆,你现在是啥感觉。”

  “后悔,生气,郁闷……”

  “还有呢?”

  “没了。”

  “大男人的,扭扭捏捏像个啥样!”

  赵喜庆隐约间只觉声音分外亲切,仿佛让他听到了久违的母亲呼唤,“哇”的一声嚎啕大哭,发泄喊到。

  “委屈,我委屈!三年啊!我把她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兼职三份工,省吃俭用,都不是为她吗。还有我被退学,要不是她那狗屁书法社社长给她下药,我这么本分一人能动手打人吗!她倒好,说和别的男人跑了就跑了!果然……果然还是那句老话……”

  “啥?”

  “舔狗不得好死!”

  赵喜庆猛然睁眼,只见自己身处一间木屋内,空气中飘扬着淡淡橘子香气。

  木屋面积不大,四周墙壁皆是由一个又一个大小不一的木质抽屉组合而成,抬头望去,不见屋顶,环绕着一团团黑雾,仿佛是一个由抽屉组成的通天高塔。

  一团白光穿过黑雾而来,落在赵喜庆身前,传来清澈的女声道:“我说舔狗,恭喜你成为我们保险公司第八任销售员,先提前祝你业绩蒸蒸日上!”

  赵喜庆一脸黑线:“啥保险的我不想管,能换个称呼吗,我叫赵喜庆。”

  “好的舔狗,明白舔狗。”

  赵喜庆这会正在气头上,哪忍得了这般嘲讽,起身朝白光扑去,白光骤然一闪,化作一个人形漂浮于空中,吓得赵喜庆连忙后退。

  只见白光变成他女友,不对,前女友洪雁。

  “喜庆!”

  白光甜腻的喊了一声,故作娇羞,她现在和赵喜庆心灵相通,这是在他心头提取的影像。

  “能换个造型不,我膈应。”赵喜庆欲哭无泪。

  “得嘞!”

  白光再是一闪,化作一绿色双马尾的姑娘,手握一大葱:“这个咋样,我在地球上的同类,听说在二次元还挺火的。”

  “二不起,二不起……”

  赵喜庆擦了擦额头冷汗,心想你这都过时了,现在网上披着二次元皮的一大把,谁还稀罕这个,就差没开除“二籍”了。

  “真难伺候。”

  白光冷哼一声,最后化作一身着唐装的女子,只见她十六七八,模样俏丽可爱,扑闪的眼里满是少女的俏皮和灵动,头发挽一蝴蝶髻盘于脑后,身着一淡黄露肩浣纱裙装,刚刚盖住颇有规模的胸口,露着洁白如玉的锁骨,直让赵喜庆挪不开眼睛。

  “这又是谁?”赵喜庆问。

  “你若问我现在模样的话,这是在你之前的第五任推销员刚遇到我时的模样,她姓武,那时候还叫媚娘。”

  “尼玛!”

  作为刨过武则天坟的人(考古实习课),赵喜庆三观被猛然重击。

  “那你呢,你又是谁,不是问你现在变成的这幅模样。”赵喜庆将自己下巴合上,克制住情绪,再次询问。

  “我是公司的引导员,每换一个推销员我就得换一个名字,你给我取吧。”

  赵喜庆思索片刻,狡黠一笑:“要不就叫你媚娘?你说好不,媚娘。”

  “舔狗你好恶心啊,连武则天都敢YY,在大周你是要被分尸的。”媚娘捂着自己身子,一脸的鄙夷和嫌弃。

  “你再叫我舔狗我和你拼命。”赵喜庆咬牙切齿。

  “不是你自己先喊的吗……”媚娘没好气地嘟囔一声,随之摆正神色,“好了,和你说说公司的事。”

  话落,她打了个响指,一副木质桌椅从天而落,桌上摆满茶点酒水。

  赵喜庆一脸平静的坐了上去,拿起点心就往嘴里送去。

  “我说舔……赵喜庆,从开始到现在,你怎么一点都不惊讶?”媚娘在赵喜庆对面坐下,不解问。

  “现在网上这天天不是赘婿就是兵王的,我不是有奇遇就是在做梦,前者说明多半发达了,后者就再躺会呗,惊讶干啥。” 赵喜庆咀嚼着点心,说的含糊不清。

  “嘿,还挺会想。”

  “过奖,过奖。这不刚被女朋友甩了吗,还指望着你给我点法宝回去装逼打脸呢。”

  媚娘不再和赵喜庆扯淡,严肃道:“就如同方才所说,我们是一家保险公司,而你正式成为了第八任销售员,想装逼打脸,可以啊,只要你把保险卖的够多,够贵,让那谁给你跪着唱征服都行!”

  “敢问你们保险主营业务和范围是?”

  “就前几任的业绩来说,包含上到皇帝,下到乞丐,什么修士,妖兽,外星人……只要有你提不出的,没有我们不敢卖的。”

  “真有这些东西?”赵喜庆瞪眼问。

  “那当然,以后你自然会慢慢见识到。”媚娘神气地扬起脑袋。

  “公司的投保物品和方式是不限的,但总的归类为两种,一种是一次性买断的,就像足球运动员一次花几千万给自己的脚买保险一样,第二种就是细水长流,也就类似社保,医保等。”

  “举个例子?”赵喜庆依旧一头雾水。

  媚娘再是一个响指,东边墙壁两个抽屉随之打开,飘出两张发黄的宣纸,落在赵喜庆面前。

  “左边的呢,是当年武则天在感业寺,主持用一颗坐化舍利向她投保,买佛家百年香火兴旺。”

  一块拇指大的石头随之从刚才的抽屉内飘来,闪着七彩光芒。

  赵喜庆瞬间明白了武则天崇佛的原因,回问:“结果呢?”

  “百年就是一百年,唐朝前前后后三百年,佛庙修得遍地都是,自然不用公司出手。契约实际生效的可是量词,若是当年佛教在那一百年内衰弱,负责人自然会代替公司给出补偿,替他们广修庙宇,广纳信徒。”

  赵喜庆呼出一口浊气,心想够黑的,唐朝本就崇佛,这基本等于白送啊,量词,那老和尚绝对不会当成量词,估计还想以后无论怎么改朝换代,佛教都会长久不衰呢。

  感情在几千年前,你们就搁这和别人玩文字游戏了,果然卖保险的都脱不开坑蒙拐骗四字真言。

  “右边是一颗叫罗沙的外星球投的保险,他们每年送来一颗罗沙星的能源核心,我们从而保证他们星球安全。”

  一个玻璃罐缓缓飘来,里面装着数千颗弹珠大小的蓝色晶球,赵喜庆正想伸手去碰,又听媚娘道。

  “从投保算到现在,他们星球已经平和一万多年,这些就相当于白给的,作用也不大,就地球的大小来说,一颗应该能炸掉一半吧。”

  媚娘轻描淡写。

  赵喜庆的手颤颤悠悠的停在了半空,只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成了千古罪人。

  “若他们现在有危险,你打算怎么办?”赵喜庆问道。

  “我可不管这个,现在公司负责人是你,若他们现在星球被毁,等于保险协议触发,你这个负责人就得负责帮他们寻找到下一个宜居的星球,并消灭潜在的威胁。”

  “我?!”

  赵喜庆指着自己,补脑出他在太空握着批发市场三元一把的光剑,朝外星舰队喊出“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一秒后,被轰成太空垃圾。

  仿佛是看出了他的顾虑,媚娘连忙道:“放心,当初负责这单的是谁,你去时候就可以获得他的等同权限,能调用的东西绝对超出你的想象,这个宇宙暂时还没什么文明可以抗衡。还有他们这两千年欠的货,你也得找时间要回来,公司的保险签了,可没有回头路的。”

  赵喜庆倒吸一口凉气:“这保险公司到底是什么来历。”

  媚娘摇头:“商业机密,无可奉告。”

  “那我接下来该怎么做?”赵喜庆觉着自己大概摸到了点了苗头。

  “卖保险呗,顾客投保的东西,保障的东西都由你自己定夺,每签订一单保险,我会根据公司获利情况给你打出相应的评估,并给予分成,比如说一个修士拿自己一千年的修为投保,成交后你可以获得按百分三的分成,也就是他三十年的修为。等到我觉得你到一定程度了,会升级你的权限,然后你就可以卖更大的保险了!”

  媚娘缓了口气,继续道。

  “今天姑奶奶心情好,免费透露给你一招。我们公司信誉第一,许诺别人的保险赔偿一定会送达,但如果你让公司免除保险赔偿,你的评估自然而然的就会上去。一个人在你这买自己活到一百岁,眼看他八十岁就要咽气了,你自己学医也好,将他冷藏也罢,就是他死了,你找了回魂丹给他续了命,保证他活到了一百,做到了不用公司出手赔偿,你的评估和提成自然而然的就会水涨船高。再例如前头说的罗沙星,若他们即将遭遇灭顶之灾,而你在这之前单靠自己就出手阻止了他们星球的毁灭,无需动用公司的力量,你自然就会获得更高的提成。”

  “评估的依据是啥?”

  “看姑奶奶我心情。”

  赵喜庆连忙回忆自己方才有没有得罪这姑奶奶,再而问。

  “若我一个都卖不出去呢?”

  “三年内没有保单,或是因为你的保单给公司造成重大损失时,我会自动消灭推销员,等待下一位出现,你当前几任怎么死的?”

  媚娘笑的人畜无害。

  赵喜庆打了个冷颤,六月的天,后背直发凉,日后卖保险的日子,怕是不保险了。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