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第三章 狄沐沐

海上吹风人
2642字
2021-01-22 09:26:01

  市中心医院对门快捷酒店十楼,一间普通的单人间内,一个模样十七八岁的女子拿着望远镜眺望着医院的住院楼。

  她披着一漆黑的波浪卷发,身材高挑,白嫩的肌肤在淡蓝色的薄纱长裙下若影若现。

  放下望远镜,露出一双清澈冷冽的眸子,女子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慵懒而冷艳,散发出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

  女子就是方才赵喜庆车祸的肇事者,叫狄沐沐,很可爱的名字。“小姐,他的检查报告出来了,除了身上有几处轻微擦伤外一切正常。”

  身着黄色格子裙的秘书推门而入,将一份医检报告递到狄沐沐的手中。

  狄沐沐扫了一眼,叹道:“这样撞都没出事,果然……”

  “小姐,医生说他最多再过一个小时就醒了,接下来是要?”

  狄沐沐将报告收好:“你先回去,有事我电话通知你。”

  “好。”

  秘书应下,正反身离去,又被狄沐沐喊住。

  “等等,你这条裙子多贵?”

  秘书摆了摆自己去年双十一淘的裙子,一头雾水:“小姐,双十一买的,不到一百,是我穿的太随便了吗?”

  狄沐沐看了一眼自己身上价格足有六位数的淡蓝长裙,嘴角上扬,吩咐道。

  “脱了。”

  “啊?”

  秘书一脸懵。

  ……

  木屋内,媚娘将保险公司规矩一股脑的讲给赵喜庆后,也不管他听明白了多少,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今儿我也累了,你先回去吧。”

  赵喜庆回味着刚才媚娘的话语,问:“怎么回去。”

  “走你!”

  媚娘双手一拍,一道白光将赵喜庆笼罩,让他的身躯淡化成一道虚影。

  “记得把石碑随身佩戴着,这样我们可以随时保持联系!”

  媚娘大喊着,也不知赵喜庆听没听清,待他身影彻底消失后,媚娘神色逐渐转为低沉,眼眸写满哀思,轻声喃喃。

  “欢迎回家,主人……”

  ……

  医院内,赵喜庆从病床上端坐而起,身上的衣服换成了病号服,手上插着点滴,传来一阵阵冰凉的触感。

  赵喜庆正想活动手脚,一低头,发现床边趴了一个姑娘。

  感受到赵喜庆的动静,姑娘揉着眼睛,睡眼惺忪地朝他看去,捂着胸口长叹一声道:“太好了,你终于醒了。”

  这会狄沐沐造型大变,换上了秘书的廉价黄色格子长裙,头发扎成一个马尾,配上一笨重的黑框眼镜,整个人显的清新可爱,散发邻家小妹的味道。

  赵喜庆看这漂亮过头的妹子,总觉在哪见过:“美女,你是……?”

  狄沐沐打起精神,双手合十抵住额头,诚恳道歉:“我就是把你撞进医院的司机,我拿驾照才不到半月,开始一紧张没握住方向盘,真的对不住!”

  赵喜庆这才想起昏迷前那辆直奔自己而来的轿车,嘴角抽搐,思索着要不要感谢一下这姑娘帮自己触发了奇遇。

  “请问可以原谅我吗,补偿你提,我都会尽力满足的。”狄沐沐瞪着水汪汪的眼睛望向赵喜庆。

  赵喜庆顿时血槽一空,这姑娘杀伤力太大,遭不住。

  “我人没事,事情就这样过去吧。”赵喜庆活动了几下筋骨,媚娘和他说了,现在只要不是断头穿心,石碑都能保他无碍,而且他也没讹人的心思。

  狄沐沐如释重负,转头拿过一个保温盒。

  “医生说等你醒来要喝点粥,我特意做的。”

  赵喜庆望向墙上钟表,时间已经是第二天凌晨,心想狄沐沐是不是负责过头了,在这守了足足五六个小时不说,还熬粥?

  按剧情发展,莫不是下一步就要以身相许,自己白得一水灵老婆,这撞的,值啊。

  想归想,赵喜庆也没其他心思,心里又惦记起洪雁,不免叹气一声,活了二十多年,洪雁是他第一个也是唯一个女友,一时半会的,还是想不通啊。

  “怎么了,哪不舒服吗。”狄沐沐伸手探向吴道额头,关切开口。

  “没什么,想我女朋友的事。”赵喜庆感受着狄沐沐软若无骨的小手,咽下一口唾沫,苦笑回应。

  “女朋友,可以和我说说吗?”

  狄沐沐声音亲和力十足,赵喜庆也不管面子不面子,忍不住一股脑的把自己和洪雁的事讲出,唉声叹气。

  “她也太过分了,你都因为她退学了,她怎么能这样呢。”听完故事的狄沐沐显得义愤填膺。

  赵喜庆看她小姑娘一个,正想着要不要给她讲述社会的残酷,忽听一阵急促的脚步,病房大门被一把推开。

  “喜庆!”

  饭后和吴展看了一场电影,有人发消息给洪雁说赵喜庆出了车祸,她连忙让吴展送自己来医院,一口气跑了八层楼梯,如今已是上气不接下气,立在门口,撑着身子喘息着。

  “雁子?”赵喜没想到她会来看望自己,正有些感动,又见吴展后一步走来,不免脸色难看。

  这都凌晨了还在一块,让人不多想都难,毕竟自己和洪雁三年,都还没跨雷池一步。

  “想死也换个时间,在这演什么苦情戏呢,闹大了你让雁子怎么做人。”吴展开口,他只当是赵喜庆失恋后自杀寻死,语气很是不屑。

  见赵喜庆没事,洪雁整个人如释重负,刚想迈步走入病房,见病床旁坐着狄沐沐,眉头轻蹙。

  洪雁认识狄沐沐,燕京大学今年大一新生里的风云人物,刚开学没几天,论坛上一半的帖子都被她的照片霸占而去,将校花的名号死死的戴在了头上,平日更是豪车出行,穿衣打扮价格不菲,让人不经猜测又是哪家的豪门小姐。

  “狄沐沐?”洪雁询问。

  “她啊,撞……”

  赵喜庆刚想开口,狄沐沐猛然起身,抢先道。

  “我是他女朋友!”

  赵喜庆被惊的一阵咳嗽,还真送老婆不成!

  洪雁整个人如遇雷击,颤栗着说不出话来。

  “我说你怎么会有脸过来?也好,正好当面谢谢你把喜庆让出来,以前见他对你死心塌地,还当是什么天仙呢,看来世上好男人都容易眼瞎。”

  狄沐沐走到洪雁身前双手叉腰,开口补刀,论姿色,洪雁差她不是一星半点,言语之间,满是嘲讽你这攀权富贵女人不识货的意思。

  洪雁望向赵喜庆,如鲠在喉,说不出半句话来。

  “狗男女一对,滚啊!”狄沐沐大喊。

  吴展面色难堪,刚要上前争辩,却被洪雁抬手拦住,她死气沉沉地开口:“走吧,吴哥。”

  二人离去,狄沐沐得意的望向赵喜庆,眯眼笑问:“出气不?”

  赵喜庆尴尬的笑了笑,心头五味杂陈,说不清是喜是悲。

  “谢了。”

  “不谢,撞了你,好歹缘分一场。”

  狄沫沫重新坐下打开热粥给赵喜庆递过去。

  赵喜庆推开了她的好意,把针头从手上取下,眼睛直勾勾的看向狄沐沐。

  人都是有虚荣心的,方才狄沐沐的一出戏,可以说很大程度满足着他的虚荣,今日你对我爱答不理,明日我让你高攀不起的故事总会大快人心。

  赵喜庆想起了小时候王屠夫杀猪,为了节省力气,总会先用酒糟把猪给喂醉,然后一刀下去,让猪死在美好的醉梦之中。

  “我脸上有什么吗?”狄沐沐见赵喜庆一直盯着自己,摸了摸脸颊,害羞的模样好不可爱。

  赵喜庆摇摇头,不再去多想,人家姑娘好歹才帮了自己。

  拿起床头的劣质西装穿上,摸了摸口袋,石碑还在。

  “事情到这吧,我还得回去,明天再迟到半个月工资就没了。”

  赵喜庆还惦记着自己的饭碗,没了洪雁,就赚点钱给王屠夫买两条烟吧。

  “你就走了,不等明天医生做个复查吗?”狄沐沐试着挽留。

  赵喜庆摆摆手,走出了医院,丝毫没有留恋的意思。

  望着赵喜庆离去的背影,狄沐沐取下黑框眼镜,拿起热粥往自己嘴里送了一口。

  秘书手艺不错。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