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第二章 没有人比我更懂青梅竹马

吃颗糖
2269字
2021-01-30 14:36:42

  两个人不知道愣了多久,宁程感觉嘴唇有点干了,就忍不住伸出小舌头舔了一下。

  “唔。”

  然后宁程就看到秦酥还没有褪去红晕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红,上升到头顶,冒出了一股股白色的雾气。

  “啊!”

  随着一声高昂的尖叫,秦酥就像受惊的小兔子,脸色通红,自己从宁程身上蹦了起来,也不管脚疼了,落荒而逃似的跑回了房间。

  秦酥从身上下来,宁程终于可以坐起来了,他摸了摸滚烫的脸颊,嘴角微微咧开,发出了傻笑,看上去一愣一愣的,像一个傻子一样。

  刚才软软的,和女孩子接吻就是这样吗?感觉好舒服啊。

  此时,逃回卧室的秦酥反手关上了房门,发出了“砰”的一声,然后趴到床上,用被子盖住了脑袋。

  被窝里面,秦酥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眼前漆黑的一片,彷佛这样羞涩会少一点。

  刚才真是羞死人了,我,我,我居然亲上去了,本小姐的初吻啊!

  不过他的嘴唇好软啊,和男孩子亲嘴就是这样的感觉吗?还想再来一次。不行,你怎么能这样呢?这可是你的初吻,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那个笨蛋夺走了!

  秦酥越想越害羞,直接把整个人蒙在了被子里面,像一只受惊的鸵鸟一样弓着身子。

  “秦酥,你开一下门,我要和你说一下刚才的事情。”

  没过多久,门外响起了宁程那讨厌的声音。

  刚才的事情?要死啦!

  听到宁程的话,秦酥羞得不行,把头埋得更紧了,瓮声瓮气的说道:“你不要说啦,快走,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话,也不想看到你。”

  “不是,我是说之前那件事,就是我拉你手臂的事情,”看着秦酥不肯开门,宁程只好在外面说起来了,但话语显得有些结巴,不知道是不是紧张的原因。

  “我不是想占你便宜的,就是,就是你这么早把我扰醒了,还冤枉了我,我刚才只是想拉住你,让你给我道歉而已,我真的没想到会发生后面的事情,对不起啊!”

  原来,宁程刚才在房间里,从亲吻的事情回过神后,想起来他还没来得及解释他拉住秦酥手臂的事情。

  他怕秦酥误会他是故意想占便宜的,会生气,然后就想着过来解释一下,就有了现在这一幕。

  我......!!!

  听到宁程的话,秦酥瞪大了双眼,她突然觉得外面的宁程好欠揍!

  “滚!”

  她还是生气了,这可怎么办呢?

  听到里面传来秦酥愤怒的声音,宁程摇摇头,有些无奈,她果然还是生气了。

  他记得秦酥很喜欢吃火腿肠和烤串,那他等会下去买一根火腿肠炒来做午餐吧,还要买几根烤串,一起给秦酥赔罪。

  然后宁程就悻悻的离开了,回到房间继续睡觉。

  十点钟,太阳已经高高挂起。

  “叮叮叮~”

  设置的闹钟响了。

  宁程关掉手机,坐起来伸了一个懒腰,睡了一个回笼觉真舒服啊!

  向窗外望去,淡蓝色的天空洁净得没有一丝杂质,淡淡的颜色一直向天边延伸,蔓延了整个天空。

  宁程的思绪也随着越飘越远,然后想到了秦酥。

  对于秦酥,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宁程总觉得他们之间的距离忽远又忽近。

  小时候的秦酥经常跟在他身后,嘴里还不停喊着“宁程哥哥,等等我呀!”

  小学的时候他们一起上学,亲密无间,但自从上了初中之后,不知道为什么,秦酥对他就开始疏远了。

  直到现在他们的关系都还是很平淡,至少没有小时候那么亲密了,宁程觉得。

  明明是青梅竹马,但宁程感觉自己并没有对她有多少了解,他总感觉有一层薄雾笼罩在他和秦酥之间,摸不着却也看不透。

  他知道秦酥是个倔丫头,以前在他面前总是很要强,明明摔着很疼,但也不会在他面前哭。

  他也知道秦酥从小就喜欢吃烧烤,经常一个人下了晚自习后去校门口的烧烤摊买两根烤串,吃完了才回家。

  他还知道她没有多少朋友,高中的时候,经常就是一个人去食堂,一个人回家。

  他知道… 外表刚强内心柔弱的秦酥总让他有一种保护欲。

  其实他很早就喜欢上秦酥了,这个口是心非,却又很体贴他人的倔强少女。

  每次晚自习下课,在后面看着秦酥一个人回家的时候,他就想走上去,和她肩并着肩,一起回家。

  为此他还专门和秦酥填报了同一所大学。

  在秦酥父母强烈的要求下,秦酥才勉强同意和宁程在校外合租一间房屋,让宁程照顾自己。

  宁程还记着秦酥父母在离开之前,对他偷偷说的话。

  “小程啊,你是我和你秦叔叔从小看着长大的,我们对你很满意。虽然不知道你和我们家小酥这几年怎么了,但你要好好抓住这次机会,拉近关系!”

  ......

  想多了!

  宁程苦笑着摇了摇头,强迫自己回过神来。

  整理好了房间之后,宁程来到了秦酥的房间门口,装作可怜兮兮的说道:

  “大小姐,别生气啦,我下去买你最喜欢吃的火腿肠和烤串给你赔罪好不好?”

  等了半天,并没有听到房间里面有任何的动静和回应,宁程猜测秦酥应该是睡着了。

  打了个哈欠,宁程走到门口,换好了鞋,拿上旁边挂着的钥匙就出门了。

  没多久,宁程提着一个袋子就回来了。

  他把烤串放到了桌子上,看着秦酥紧闭的房门,忍不住走过去敲了几下,他怕秦酥是不是想不开了!

  “秦酥,快出来!我买了你最喜欢吃的烤串,再不出来吃就凉了哦。”

  房间里,其实秦酥并没有睡觉,她躺在被窝里面想了很多事情,刚才只是并不想搭理宁程而已。

  此刻听到宁程的声音,她才想起还没有吃早餐,早已饥肠辘辘,肚子也配合似的发出了“咕噜”的声音。

  秦酥脸色又红了,但她却并不想就这么简单的出去了,对门口的宁程说道:

  “哼,指望着这点烤串就能让本小姐原谅你,不可能的!本小姐才不需要你的烤串,快拿走吧!”

  “没有没有,这只是为早上的事情赔礼道歉的,并没有妄想能获得大小姐的原谅。不过没吃早饭,你现在一定很饿,我买了烤串放在桌上,快出来吃了再和我生气吧。”

  本来秦酥对烤串就没有抵抗力,听到宁程的话后话也不想再跟他拌嘴了,说道:“那行吧,你去把烤串给本小姐拿过来吧,等我吃完饱了再找你算早上的账,别指望我这么轻易就原谅你。”

  “好的!大小姐。”

  听到秦酥的话,宁程嘴角露出了笑容,还是和以前一样,这么口是心非,秦酥愿意吃他买的烤串就已经是原谅他了。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