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一、奇怪的问题

冧筱晓
3094字
2021-02-03 20:50:55

  “呐呐,东木君,你觉得我会怎样死去呢?”在一个绚丽得睁不开眼的夏日的樱花小道上,一位少女对在她身后的少年说道。少女半弯着腰,淡粉的长发披在肩上,微微地扬起嘴角,用晶莹透彻的眼睛盯着少年,一脸的天真。

  “啊,这种事情我怎么知道,可能会被飞速冲来的大货车撞飞出去,然后穿越到异世界去吧……那样也挺有意思的,嗯。”少年背着单肩包,手插裤兜,懒洋洋地答道;抬起头,任凭阳光洒在他的脸上。

  “什么嘛!中二病又发作了,都快高二了耶;脑子里总是这些无聊的宅思想,就不能讲得浪漫些吗。”少女似乎生气了,向少年吐了吐舌头后便转过身,加快了步伐,自己一个人走开了。不过他们之间相隔的距离并不是很远,两人还能看见对方。

  “死嘛,有什么浪漫不浪漫的,要不就是脑袋被强制拆迁,要么就是被刺穿心脏,永远地躺在血泊之中,嗯……………其它还有好多呢,要不要听?”少年伸了伸懒腰,如此说道。

  “哼!才不要听死宅讲呢!”少女说着便捂住了耳朵。

  少年无奈地笑了笑,回道:“好好,我就是一个死宅。”

  话音落下,一阵风吹过,掠过少年的脸庞。有几朵樱花随之飘落下来。淡粉的樱花在半空中翻滚着落到了他的肩上。他看向眼前的少女,樱花从她那纤细的身体中穿过,接下来便是来校的学生,他们一个个地穿过少女的身体。少女并未察觉,她只是漫步在樱花道上,时不时在原地上转几个圈。 少年停下脚步,问道:“北水啊,所以…………”他停顿了一小会儿。

  “嗯?咋了?”少女回过身来。

  “你到底是怎样死的?”他非常平静地问。

  “额…………欸!!!!!”少女瞪大了眼睛,随后,有几只燕子穿过了她的太阳穴处。

  时光飞溯,回到了他们初中的时光 。

  (以下)

  “空也,你又在一个人走啊,不和我们一起吗?”在一个夏日的放学路上,一承拍着他的左肩问道。

  东木在迟顿了两秒后,答到:“抱歉一承,我并不喜欢待在人太多的场合,嗯……就当我‘不合群’吧,如果只有两三个人的话还行。” 接着他便回头看了看在身后不远处嬉闹的同学们,叹了口气,继续向前走。

  “哎呀,我们才十三岁耶,要装冷装孤独的话那也太说不过去了吧?”一承挠了挠头说道。

  “可我是真的不喜欢人多的场合。”东木一如既往地,以那没有表情的脸回道。

  “唉——”一承也叹了口气,说:“好吧,那我就先回后面去了喔?”

  “啊,好。”说完,一承便重新加入到后面那帮同学们的嬉闹中,东木摸了摸下巴,再看了看手表,盯着上面的指针,好像在沉思着什么。突然,他加快了脚步,把一承他们远远地甩在了身后。“这可不妙啊,我最爱的番剧快要放送了,再不快点会错过的啊!”东木自言自语道。在穿过悠长的樱花小道后,便看到了自家的屋顶,“呼,快到了。”他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但在过必经之路——试胆桥时,他突然停了下来。一名少女,正站立在试胆桥的石护栏上。他静静地看着她,淡粉的长发,白皙的皮肤,穿着和自己一样的学生制服。她双手叉腰,望着桥下清澈的河水,水流很缓,水底有绿油油的水草随着水流摆动着,把这一片的河水染成了它的颜色。

  东木好像看呆了,一直盯着少女的脸,粉嫩柔软的脸蛋、小巧精细的嘴唇、以及那双——像是可以偷走一切少男灵魂的,无比纯净的樱色的眼睛。面对一个死宅的“偷窥”,少女并没有察觉到,她只是一直在盯着河面看,一脸的认真。突然,她慢慢地蹲了下来;是的,就在石护栏上!但她的动作却非常稳健,没有丝毫多余的动作。

  欸?难道说这家伙……她不会是要跳下去吧?!东木心里这样想着。这条小河流虽然不是很深,但至少有差不多三米,万一她不会游泳的话……

  “嘿咻!”没等东木思考完,少女一跃而起!向小河流跳去。

  “欸!别啊!”东木大喊出这三个字后便向石护栏处冲去,少女漂浮在半空中,并没有回应他。夕阳照在波光粼粼的河面上,反射出金黄色的光,洒在她的脸上,映在了她那樱色的眼睛上。“扑通”一声,待东木赶到后,少女已经跳进河里了,落水处出溅起了金色的水花。他所处的地方只剩下一双鞋子。看着水面上的波纹,东木第一次为别人而着急了起来。

  “喂!你没事吧!”东木朝着河面大喊,此时这片地方只有他和刚落水的少女。

  没有回应。

  望着缓缓流动的河水,东木脸上沾满了汗珠,同时大脑飞速旋转:啊啊啊啊啊可能她真的不会游泳,要是等下她的尸体浮了上来……而我又是唯一的目击者,会不会……不!我肯定会被认定为嫌疑犯的!说成凶手应该也不为过!啊啊啊真麻烦,等不了了,还是直接跳下去找吧。随后,他迅速地脱掉肩包和鞋子;一下子就越过石护栏,向河面跳了下去,没有丝毫的犹豫。可到了半空中,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我—不 —会—游—泳—啊!

  “扑通”一声,东木也一头栽进了河中。“唔……”他在水里拼命地挣扎着,河水不断地灌入到他的口鼻里。好像忍不住了,东木使劲地瞪着脚,手奋力地拨开周围的水;试图把头部冲出水面,但是……没有用。长时间的挣扎差不多耗尽了他的体力,更要命的是,在挣扎的过程中他的脚被底下的水草缠住了!“咕……咕啊!”东木憋不住气了,肆意的河水像西班牙奔牛节里狂奔的牛群一样,直冲进他的喉咙里。

  可……可恶啊,我难道就这样死了吗……就为了多管闲事,救一个素未平生的女生……明明自己都不会游泳,居然还想着去救人?自己的命都要搭进去了……空也啊空也,你也太失败了吧……

  这时,东木脑中浮现出一些画面,不是走马灯,而是……刚才那粉发少女的侧脸。

  我……是不是要死了?就这样结束了平淡的一生?我还有很多番没看呢……爸妈会不会伤心啊,就算我消失了……班上的人反应也不大吧?反正我……可有可无……

  想完,他便闭上了眼睛……

  “喝————啊!”

  突然,不知从哪里传来一个声音;紧接着,东木的屁股顿时感到一阵火辣,好像被一股神奇的力量击中。“嘭”的一声,他居然飞出了水面!紧跟在后面的,竟然是刚才的粉发少女!

  “哎呦喂!”东木平安地落在了岸边,虽然是脸着地,不过幸好不是水泥地,不然他的脸就废了。

  东木清醒过来后,看见了那位少女。她顶着湿透了的樱色长发和纤细的身体,正一脸生气地盯着自己。

  “你不想活啦!这条小河有多深你知道吗!?真是讨厌,害我又使用暴力了!”少女对这名醒来后的落水少年叫道,她的第一反应不是去关心他,说“没事吧”这类的话,而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训斥。

  面对着这样一番斥责,东木回道:“还不是因为你跳了下去!要不是以为你不会游泳,谁会去救你啊。”说完他还呛出了几口水。

  听了这句话后,少女愣了一下,突然转变了刚才的态度。表情变得柔和起来,“你……以为我溺水了,所以想要救我,而且自己又不会游泳但还是义无反顾地跳了下去。”说完后,她便眯起眼睛对着东木笑。

  看着这样的一个笑脸,东木的脸突然发烫了。“啊……是啊,不过刚才那一脚是你踢的?可真狠啊,这么可爱的一位女生居然有这么恐怖的力气,嗯……和外表极其不符。”

  “噗……哈哈哈哈哈,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评价我,有点小开心呢。”少女边说着便用手擦擦自己的眼角。

  “笑什么啊……我又没在夸你……”东木对着夕阳拨弄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

  站在夕阳下的少女,看着他的脸,问道:“对了,我们是同一所学校的吧?你叫什么名字?”

  “空也,东木……空也。”他在尽力避开眼前少女的注视。

  “我叫筱娅,北水筱娅,你好东木君!以后请多关照咯!”说完便伸出右手,露出了微笑;在夕阳下,显得更加的令人心头为之一动。

  “嗯……请多关照……北水同学。”他也伸出了右手,握住了筱娅。由于全身乏力,筱娅轻轻一拉便把他拉了起来,两人还差点撞到了一块。

  太阳快要完全落下去了。

  “呐,东木君,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啊……问吧。”

  筱娅微笑着问:“东木君,你说……我会怎样死去呢?”

  “嗯……额…………欸!!!!!”

  这就是两人的相遇,在试胆桥下,东木空也和北水筱娅。虽然这过程是有点奇妙。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