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三、夏日日常&“新朋友”&暑假!

冧筱晓
3984字
2021-02-03 20:52:49

  转眼过去,距离暑假开始还剩一个星期了,同学们有的在抓紧复习,有的则在讨论放暑假后应该干些什么,十分无趣。

  “下周开始就是暑假了呢,空也你有没有什么计划啊。”一承一如往常地和他闲聊,不管空也是在睡觉还是做其它的什么。

  “暂时还没有……话说你这家伙怎么还不复习啊,还有三天就要考试了啊。”空也正一边看辅导书一边和他对话。

  “切,考试?我都没在怕的好吗,到是你,有资格说我?”一承有点不爽地回道。

  “哈?我手里这本不是辅导书吗……欸你别……!”话还没说完空也手里的辅导书就到了一承的手上。

  “又是两本书……我说空也你这家伙,又在看御宅书,这种愚蠢的把戏怎可能瞒得过我的法眼!辅导书压根就没看过对吧?”一承对他嘲笑着说。

  “姑且还是看过几眼的,到是你,不看真的没关系吗?”他反问道。

  一承摆摆手,懒洋洋地坐靠在椅子上,回道:“我是无所谓啦,反正家里人要求不高;及格就行,后两天再随便看几眼书就完事了。”

  “唉……我说你这人怎么老是这样。”空也一把夺回他手里的御宅书。

  “怎么了嘛,你和北水学习都挺好的,我这个学渣你们就别管了吧…………哎呦!谁打我啊!”一承摸着后脑勺,像是被木棒重重地敲了一下,他回过头来看,刚才那股怒气瞬间就消散了。

  “什么叫‘不管你啊’,我告诉你,我们仨高中都要待在一块儿!你要是因为学习而从我们之中掉队了……我可饶不了你!”北水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就冲进空也和一承所在的教室,给了一承后脑勺一记手刀之后,对他叫道。声音似乎有点大,吵到了周围正在埋头看书的同学。

  空也叹了口气,拉起两人。“我们去外面说。”

  走廊上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除了他们仨,晌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灼烧着这片大地。一片青绿色的树叶随着吹过的热浪,轻盈地在空中飞舞着。飞向连接着两栋教学楼的空中走廊。空也看着飘忽不定的绿叶,伸过手,一把就抓到了手心里。他用大拇指轻抚着这片小小的叶子,细数着上面的叶纹,接着便又放开那片绿叶,让它随着热浪飘荡。

  “北水,你怎么回事啊,干嘛那么生气,还给我来了记手刀……现在头还痛呢。”一承非常委屈地说着,摸了几下自己的后脑勺。

  “哼,谁叫你每次都是这样,在学习上毫无干劲;只会在课堂上开小差睡觉,整天一副懒洋洋、好似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我是看不下去了。”

  “谁要你看下去了…………”他小声嘀咕道。

  “嗯?你刚才说啥?”筱娅回过头问。

  “啊哈哈……没……没什么。”

  沉默了几十秒后,空也发现了一些问题。

  “呐,北水……我是想在隔壁空教室聊的,现在怎么……走到这边来了?虽然这节是没有老师来的自习课,可我们这样擅自离开教室那么远……不太好吧。”

  “啊,她临时改地点了……没事的啦,别被老师发现就行;不过他们应该都在开会,所以我们可以光明正大地到处走,哈。”筱娅调皮地笑了两声。

  “那我们出来是要说什么呢?”一承提出了疑问。

  “先跟我来,我们要见个人。”话音落下,筱娅就像离弦之箭般向顶楼冲去,空也和一承紧跟在后。在这里顺便说一下,他们是要从二楼跑到楼顶七楼上面的。

  “呼哈……哈……哈……呼。”上到楼顶后,只有空也还在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我说……她干嘛……要和我们在楼顶上见啊,搞得像是秘密特工似的……”

  “阿呀,真是抱歉了,我都不知道你爬个楼梯都会累得坐倒在地上。”筱娅朝他吐了吐舌头。

  “啊啊啊,我就是没有运动细胞得了吧…………对了,她人呢?”

  一承已经搞不清楚状况了。

  “别把我晾在一边啊喂,还有你们说的这个‘她’是谁啊?”

  “等下就知道了,先告诉你哈;她是来帮你复习的,感谢吧。”说完后空也便靠在墙上打哈欠了。

  “喂喂,饶了我吧,还复习?只剩三天就要考试了啊,怎么可能来得及…………哎呦!干嘛又劈我……”

  “别抱怨了,我现在去找她过来。”话音落下,筱娅便走出天台门。

  一承和空也则待在门口处等着,因为谁也不想走出去晒“日光浴”。不过即便待在里边,还是会感到一片闷热。

  “还是好热啊……话说回来这个‘她’你和北水都认识?”

  “啊,是的。”

  “嗯……那……也是我认识的人吗?”

  “我想想哈………嗯………你应该不认识。”

  “啊?什么叫应该啊……那她是主动要帮我复习的,还是你们请来的?”说到这后,一承的语气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你这性格啊,我们怎么可能去请人来帮你复习,而且对方还是女生。”空也轻松地回答道。

  “这么说…………”

  “你这家伙的运气怎么就这么好,用在我抽卡的爆率该多好啊……人家居然肯主动帮你。额……‘居然’这两个字还是去掉吧。”

  “她……叫什么名字?”一承有竟有些期待了。

  “喏,这不就来了。”说着便就指向前方,筱娅正拉着一位看上去有点害羞的女生走了过来。

  “你……你好,土埔同学,我……我叫……西室纱依,今后……请多关照。”这位女生的声音非常柔软,也有一丝的慵懒,听了之后让人觉得是像躺在了大片大片的棉花糖上,很甜很甜的感觉。

  她站在烈日之下,害羞地低着头,深棕色的短发从耳朵后垂了下来;抿着小嘴唇,时不时推推她那小巧鼻梁上的那副黑色方框眼镜,面容秀丽而又普通。当她开口说话的那一刻,让人觉得她是一朵纯净无暇的栀子,没有任何的杂质。整个人都是一片白色,没有人能够污染到她。

  可一承却不这么想,一看到纱依就觉得她……充满了“土气”,厚厚的镜片和那看似老实人的态度;除了声音之外,整个人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

  “啊,我是土埔一承,你好。”一承的语气稍微冷淡了些,因为他刚才充满期待的心情化作了泡影。但他这样就换来了空也的一记手刀。

  “哎呦……你打我干嘛!这活不是该由北水同学……”

  幸好,一承及时刹住了车,不然就要被筱娅给听到了。

  “别对你的‘老师’这么冷淡啊,你的礼貌哪去了。”一承注意到了空也传递过来的眼神,他是认真的。

  “啊哈哈哈哈………没事的啦小空。”纱依不好意思的笑道。

  “小……小空!?”一承有点小惊讶,而旁边的筱娅则鼓起嘴看向别处,好像在忍住笑声。

  “都说别这么叫我了……像小孩子似的……”

  “又不会怎样啦,你也可以叫我小依嘛~”话刚说完纱依的头也被空也的一记手刀劈中了脑袋,不过比一承刚才受到的伤害轻了点。

  “你们是什么关系啊……感觉是在交往中。”他有点不爽了。

  “什么啊,这家伙应该……算是我的青梅竹马吧。”

  “‘这家伙’是什么意思啊,小空好过分。”纱依鼓起腮帮子,又发出那柔软的声音。

  闲聊结束后,一承开始提问了。

  “那个……西室同学,你为什么要帮我复习?是空也他们叫你来的吗?”

  没想到纱依立马就打断了他的疑问。

  她摇了摇头,回答:“不是这样的哦,是我自己想要帮你的,因为每次上课我坐在角落那,看见你每节课都在睡觉,要么就是开小差,懒懒散散的,一点学习的动力都没有。”

  欸?我们班有这个人?我居然都注意不到……存在感也低过头了吧。

  一承心里这样想着。

  “所以……”

  “所……所以……请答应我!我想帮你学习!我想看到土埔同学你认真的样子!虽然我的成绩不是很好啦……”

  “不好你个头啊,每次都考试都排年级前十以内。”空也有许些不悦了,因为他讨厌那种成绩明明很好,但又对别人说自己成绩不好的人。

  “那我就勉为其……咳咳。”说着便瞄了空也和筱娅一眼。“好的!今后也请多指教!”

  “啊啊……我……我也是,请……请多指教!”纱依看上去非常开心,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正当他们要离开时,班主任檩川奈子突然从楼道处杀了出来。

  他们已经逃脱不了“检讨”这个命运了。

  “我说你们啊,不要因为是自习课就到处乱跑,应该好好待在教室看书复习,是不是不知道这还有今天就要考试了啊,还在这里开什么……‘四人秘密会议’?是在商讨一下要怎样作弊才不会被监考老师发现吗,真是的,还有啊……”

  “完了,又要开始了,檩川老师的地狱念经咒……”除了纱依一人,另外三位同时说出了这句话。没错,用手堵住耳朵说的。

  听了之后,老师的脸突然红了起来,像小番茄似的。“真是的!我哪有这么啰嗦啦!”接着又叹了口气,说:“快要考试了,就不用写检讨了,这次就当我没看见。”

  “啊啊啊啊爱死你了奈子老师!”筱娅一下子就拥了上去。

  “诶……等下,不用这样子啦……快回教室吧,下次可不能这样子做了喔。”

  “好~”

  看来他们躲过了这个命运呢。

  在接下来的三天里,纱依对一承进行了魔鬼式复习。一但扯到学习上面,她跟平时的样子就完全是两个人了,从温柔婉约的柔弱少女变成严厉无情的教学机器。只要一承稍微注意力不集中,或打瞌睡还是看向别处发呆,就会被纱依用竹剑“劈”那么几下!就算是在课堂上,对他投掷的书本也绝不留情,一承在这三天里过得提心吊胆的;但也因此在听课的时候变得更加认真,纱依布置的作业也写得又快又准。两人的关系也渐渐好了起来。

  “欸,你说……一承这家伙会不会和纱依好上啊?”

  “啊?他要是敢动纱依我就揍飞他。”

  空也和筱娅躲在教室门口那,看着里面那两人学习的样子说道。

  “这样说……你喜欢纱依咯?”筱娅一脸坏笑地看着他。

  “唉,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我是不会喜欢上三次元的女生的。”空也不紧不慢地答道。

  “欸————这算什么回答啊。”

  “啰嗦。”

  “你还真是不坦率呐……”

  意料之外,考试很快就过去了,“捏嘿,我终于有一次是考好的了,呐呐呐空也快看一下。”意料之外,一承并没有过于兴奋,也不知道成绩是不是考得非常好。

  空也接过卷子,翻开一看:“哟吼,不错嘛!终于避免了倒数第五的悲剧。”

  “什么叫‘倒数第五的悲剧’啊,算了,到底还是我这个英明神武的大脑发挥了重要作用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他的笑声遍布了教室里的每一个角落,尽管教室里只剩他俩,其他人都走光了。

  “这都是纱依的功劳吧,要不是她帮你,你现在正在吃地狱南瓜派呢。”

  “嘿嘿,也有她的功劳啦。”一承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脑袋。

  “对了,她们人呢?”空也打了个打哈欠,问道。

  “噢,她们说先回去了。只有笨蛋才会在盛夏还待在教室里头吧。”

  “靠,还不是你要我留下来。”

  “哎呀,抱歉啦。”

  “唉…………对了,明天就是暑假了啊。”

  “是啊,暑假要开始咯——”一承伸了一下腰,走到布满夏日阳光的窗台前,享受着夏日的热浪。

  他们的暑假,开始了。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