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四、夏日日常&苦涩的咖啡(1)

冧筱晓
3724字
2021-02-03 20:54:28

  “吱——吱——”,正午的烈阳“焚烧”着这片大地,攀在树上的知了在不间断地叫着,大概是在欢唱着暑假的到来吧。

  “这些家伙……不是说好一点后到这里集合吗,人呢!?”宅男空也坐在公园树底下的长椅那暴躁地叫道。“唉……这大热天的,我这是找罪受啊,要不是筱娅那家伙威胁我;如果不出来就要把我的工○游戏都搬出来示众……啊啊啊啊啊烦死了,原本还打算窝在家里一边享受空调一边看番呢。”空也长长地叹出一口气,树叶间缝隙落下的阳光铺在他那充满困意的脸上。

  “空也,你这家伙居然能在这大热天里睡着啊,而且还是在外面。”五分钟后,一承和筱娅便到达了公园。

  “哈…………”空也被一承摇醒后,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随后非常不满地说:“是你们说好一点钟在这儿集合的吧?现在才来,知道我等了多久吗,快二十分钟了!”

  “啊哈哈哈……抱歉抱歉,我不知道宅男居然会很准时地到达集合点嘛……”筱娅一脸不好意思地回答道。

  “喂喂,把‘居然’两字去掉,你呢一承。”

  “额……我啊……咳咳,我是因为很久没睡个好觉了,所以这次是起晚了!”一承理直气壮地说着。

  “那你是昨晚压根没睡吧………对了,纱依呢?”

  “你们不是青梅竹马吗?家应该很近吧,你没去找她?”一承反问道。

  “因为她在上初中之前就搬家了,由于她现在的家有点远我就没去找……话说不是北水你来负责的吗,毕竟这次活动是你和她策划的。”

  “欸嘿嘿嘿……我给忘了……”

  “吱——吱——吱——”树上的蝉好像在狂笑。

  “唉……真是的,我还是打电话过去吧。”说完,一承和筱娅互相看了看。

  “你有手机的话那一开始打给我们不就不用在这儿傻等二十分钟了吗?”他们同时问向空也。

  “欸………我忘了,那……你们不也是有手机吗?为什么没打给我?”

  “………我们也忘了。”此时,一股热浪袭了过来,打在他们快要融化了的身上。

  “嗯……好,知道了;我们会在四十分前到的……好,拜拜。”空也挂掉电话,对他们说:“纱依说她会在中央城附近的咖啡屋里等我们。”

  “欸……咖啡啊,会不会很苦啊……”一承有一丝不悦。

  “吼,小孩只能喝饮料吧,咖啡确实不太适合他们呢。”说完,筱娅便向一承做了个鬼脸。

  “你才是小孩!我是说……”一承顺势把自己的声音弄得低沉了些,“就陪你们这些小鬼喝喝咖啡吧。”

  呃……好想揍他一顿啊……

  空也和筱娅的内心同时想道。

  正午的中央城,路边上的行人并不是很多,因为都聚集到冷饮店和餐厅里去了。毕竟今天的温度高得异常。

  到达中央城后,空也他们一下公交车就感到自己身处在“地狱火炉”里。

  “空也啊,纱依有没有说那间咖啡屋的名字啊……”一承缓缓地说着,手里的扇子都快摇不动了。

  “我想想哈……好像是叫什么……”

  “喂……”空也的话被筱娅打断了。“我说你们两个大男人能不能别同时挤在我旁边啊!”

  “因为我们三个当中就你带了伞嘛。”

  “啊啊啊啊真是的……算了,还是说说那间咖啡屋的名字吧。”筱娅无奈地说道。

  “美星咖啡屋,先走到央田超市,然后左拐有一条挺宽的巷子,穿过去,再向左走一小会儿就到了。”空也一口气说完了,中间没有停顿。

  “这你倒是记得挺准的……”一承吐槽道。

  “那能不能边走边说啊……就算有伞,一直待在这的话也会被热死的。”筱娅快热到连伞都撑不起来了。

  “那走吧,伞借我用一下。”空也说着就拿过她手里的遮阳伞,跟她换了个位置。

  “欸……?等一下……你干嘛啦……”筱娅突然脸红了,因为她那纤细的手臂被空也拉了一下。

  “啊?跟你换个位置嘛,你伞都举不高的……嗯?你脸怎么这么红了,中暑了?”

  “不是啦!话说你这个死宅脸别靠我这么近!扁你哦!”

  “哎呦……我说你俩别唠嗑了,赶快走吧……我都快融化了……”一承好像快中暑了。

  三人当中,只有空也不是第一次来中央城;对这里的路比较熟但要拉着两个快要中暑的人边走边找的话还是有许些困难的。筱娅和一承恨不得先找家冷饮店进去喝杯冰西瓜汁解解暑,因为他们实在是受不了了;而且一路上连饮料贩卖机都没有,有的只是垃圾桶和店里的招牌。每当他们想“爬”进冷饮店里,都会被空也一把“抓”了回来。

  “别挣扎了,纱依还等着我们呢。”

  “唔……可是再不喝点冰饮的话你恐怕就得拖着两具干尸去见她了……所……所以让我们喝……喝点东西吧。”一承和筱娅少有的意见一致。

  “唉……你们如果不要这样子的话,我们早就到美星咖啡屋了。”

  “没办法嘛……天气太热了…………欸?”一承突然注意到了一些事。“空也……你怎么看上去不怎么热的样子啊,几乎都没出汗……”

  筱娅也注意到了。

  “对哦,一个整天待在家里的宅男,突然现身于这般烈阳之下……不是应该晕得比我们快吗?”说完,空也停下脚步,用左手捂住半边脸,冷笑起来。

  “呵呵,终于还是被发现了么……我是深寒之冰焰使这个事实!”要不是现在街上空无一人,他是绝不敢暴露出他的中二之魂的。

  “你上次不是说你是暗黑之魔焰使吗,又换身份了?”

  沉默

  一承这一句话“怼”得他暂时无话可说。

  “咳咳……愚蠢的家伙……我可是有双重身份的,在不同的环境下我……”

  “好啦好啦,快点赶路吧,这家伙中二起来是没完没了的。 ”空也的话被筱娅无情地打断了。

  在经过这“地狱”般的十五分钟后,三人终于到达了美星咖啡屋的店门口。

  “嚯,纱依这家伙选得不错欸。”空也看着这家咖啡屋的外部装饰。门外放有一个三角折叠式的棕色招牌,上面有用粉色油性笔写的一段话:

  所谓的好咖啡,即是如恶魔般漆黑、如地狱般滚烫、如天使般纯粹,同时如恋爱般甘甜。

  从外面看上去咖啡屋并不是很大,只有一扇门和旁边的欧式窗户,窗台处还种有几朵纯白的咖啡花。门上挂着“营业中”的牌子,店上面挂有五个棕色的大字:美星咖啡屋,店门口的地板以及墙都是木质的,有很多精美的雕纹,总体上给人一种复古的感觉。

  空也打开店门,边上的风铃响起了清脆声音。

  “欢迎光临!”一位非常年轻的女店员闻声走了过来,胸前抱着一个银色托盘。看上去像是正在打工的高中生。她身穿白衬衫搭配黑色西裤,带着深蓝色围裙,顶着褐色的波波头短发,向三人微微地鞠了个小躬。

  筱娅环视了一周,咖啡屋内很宽敞,但里面的客人却很少,蛮清净的。吧台上有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从烤箱里拿出刚刚烤好的苹果派,他看上去已经很老了,但身体貌似还挺硬朗;做起事来非常稳健,走出吧台时的脚步很有力,腰杆挺得很直,完全不像是一位岁数很大的老年人。

  他应该是店长吧……筱娅心里这样想道。

  “请问三位是一起的吗?”女店员微笑着问道。

  “嗯……是……是的。”空也没有直视着她的眼睛,微微地低下头,支支吾吾地回话道。

  真不知道他是看见美女就害羞呢,还是社交恐惧症很深呢……筱娅为空也担忧起来。

  看到空也这样的反应后,女店员轻轻地笑了一下,便问:“三位是在找西室纱依小姐吧?”

  “欸?你怎么知道?”一承和筱娅有些小吃惊。

  “‘如果是三个人一起来的话,而其中有一位男生在和你对话时低着头或是看向别处的话……总之是很怕生的样子啦,那就请麻烦你带他们过来吧~’她是这样子说的呢~”

  “……噗嗤……”了解到原因后,他俩双双捂住自己的嘴巴,差点“笑”从口出。

  “纱依这家伙就爱说这种多余的话……自己怎么不出来叫我们啊……还要叫人来带我们过去……不知道我有‘社恐症’啊。”空也非常地无奈,而且尴尬。

  “呀~你们终于来了,我等了好久呢。”纱依正坐在靠窗的座位上,用那软乎乎的声音对他们说。三人坐了下来,筱娅坐在她旁边,空也和一承则坐在对面。

  桌子上有两只空了的白瓷杯,可见纱依确实等了挺久的了。

  “请问四位要喝点什么?”女店员边问,边把桌上的两只白瓷杯放到胸前抱着的银色托盘里。

  “嗯……四杯冰咖啡吧,行吗?”纱依边回答着边问向空也他们。

  “没问题,就是怕……”话音落下,筱娅看向一承,随后又用嘲笑的语气说:“某些人可能喝不下去呢。”

  一承干咳了两声,装腔作势地说:“喝不下去的应该是你吧,所以说小孩就是小孩,总爱挖苦别人。”

  “你不也是吗……”

  这是在场所有人的心声。

  服务员离开后,四人便开始聊起了咖啡的话题。

  纱依问了一句:“你们之前有喝过咖啡吗?”

  筱娅思索了半天,回道:“唔……只喝过饮料贩卖机上的罐装咖啡。”说着又看向空也,“你呢?”

  “嘛,我也一样,因为我不怎么出远门。”

  说完,他们看向一承,他正望着窗外,“啊…………这里的空调可太让人感到舒服了。”随后就把整张脸都贴在白瓷桌上,满脸都是“惬意”俩字。

  “就这家伙好像没喝过。”筱娅说着就指向了一承。

  他闻声抬头道:“哈?那又怎样?不过是冰咖啡而已嘛。”讲完还打了一个哈欠,“哈啊…………我正好要提提神呢。”

  “呀,那还是热咖啡的提神效果更好呢,我去吧台跟服务员说给你换一杯热咖啡吧一承君。”说完,纱依便向起身吧台走去。

  “啊………………”他已经阻止不了了。

  “不愧是你,已经是个成熟的大人了呢…………”筱娅轻拍着他的肩,说话的声音有许些颤抖。

  一承看向她,这是一个:哈哈哈哈不行啊我可能会笑死在这里的啊!的表情,接着他又看向空也,空也捂住了嘴,不过……脸上的那副表情和筱娅的完全一致。

  “啊……淦,丢脸丢大发了……”一承已无地自容。

  过了一会儿,纱依拿着三杯冰咖啡回到位子上。装冰咖啡用的是透明的马克杯,上面还漂浮着几个小冰块,白奶糖和咖啡粉则放在桌子的中央。

  “一承君,你的热咖啡还要再等一会儿,没问题吧?”纱依软软地问。

  “啊啊没问题的。”(最好永远都等不到)一承内心这样想。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