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四、夏日日常&苦涩的咖啡(2)

冧筱晓
4718字
2021-02-03 20:55:51

  “唔嗯……冰咖啡即便不加糖感觉也没那么苦耶。”筱娅在尝了一口后发表自己的见解。

  “嗯……”空也喝过之后,抿了一下嘴唇,说:“确实,不过……”到这儿他又喝了一小口,“还是比饮料贩卖机的罐装黑咖啡要苦一点。”

  “喂,那是你刚才加了点咖啡粉吧,不加白奶糖?”筱娅边说着便拿了一两块白奶糖放进冰咖啡里。

  “这又不是热咖啡,放进去的话哪有这么快融化,就是感觉……多此一举嘛。”空也望着杯中漆黑的咖啡,又加了点咖啡粉。

  冰咖啡,比起热咖啡,苦涩的味道是淡一点的。毕竟…………这么热的天,冰咖啡确实是一种不错的选择。不过也偶尔会有人喝香浓的热咖啡,味道自然是苦,但对于爱喝咖啡、会喝咖啡的人来说;是一种享受,就比如人生的喜、怒、哀、乐,咖啡也带有酸、甜、苦和甘,能细品咖啡的人,也能细品人生吧。

  不一会儿,女店员就端着一杯香浓的浓缩热咖啡走了过来。

  “请慢用~”她把咖啡放到一承面前后就回到吧台上面忙活了。

  一承盯着眼前桌子上用白瓷杯装着的热咖啡,上面还有一层软软白色泡沫。他拿起咖啡,鼻子凑过去闻了闻。

  “…………好香!不过……绝对非常苦……”一承小声嘟囔着,但又不能不喝,否则……一定会被他们取笑到开学的。他心里这样想道。

  “一承君你是第一次喝咖啡吧?那还是加点糖会比较好喔。”纱依微笑着说。

  “啊……好的……”他用小勺子勺起两块小方奶糖,放进咖啡里然后慢慢地搅拌,使得把咖啡表面铺满的泡沫都聚成一团,就像是蛋糕顶上的奶油。

  就在一承搅拌勺子的手快要停下来的时候,纱依突然问道:“啊对了,你们有没有看过《咖啡馆推理事件簿》?那是一本很有意思的小说呢~”

  听到“咖啡馆推理事件簿”这八个字后,空也和筱娅两眼放光,突然兴奋起来,就差没大叫了。

  “纱依你也看过《咖啡馆推理事件簿》吗?!什么时候的事?”空也首先回话。

  “欸?‘也’……难道说小空你也看过?”纱依瞪大了眼睛,满脸问号。

  “啊啊啊真是的,你们看过的话为什么不找我聊聊啊,在班上和同学们的话题实在是太少了……”筱娅鼓起腮帮子,不满地说道。

  “没想到宅男空也会看这类的书呢,还以为你脑子里满都是‘妹妹’、‘女仆’、‘萝莉’之类的……”

  “一承你可以去死了。”空也面无表情。

  筱娅和纱依没有理会他们。

  “当时可是引起了‘咖啡浪潮’呢,基本每间咖啡馆都坐满了人。”

  “是的呢,听说这间咖啡屋的店长也是《咖啡馆推理事件簿》的忠实粉丝喔,因为店名就是根据小说里女主角的名字给取的。”

  “啊啊注意到了,美星咖啡屋,小说里女主的名字就叫切间美星,我特喜欢她研磨咖啡的时候。”

  “在研磨着咖啡的同时也在研磨着迷题。”空也补充道。

  “没错没错,小空……”

  “叫我空也啦,又不是小孩子了。”

  “这样一点都不可爱嘛……”纱依软乎乎地回答。

  “啰嗦。”

  “唔嗯…………对了一承君,咖啡还是趁热喝好喔,不然冷掉的话就变得酸涩了。”

  听了之后一承用小勺子搅拌了一下

  “唔……糖已经融化了,那……”他深吸一口气,拿起杯子望着如“地狱般漆黑”的浓缩咖啡,慢慢地凑近自己的嘴边,轻轻地朝里面吹了吹。“呼————”

  咖啡上飘着的白色浓雾被吹得支离破碎,贴在杯口处的一承的嘴唇微微颤抖着。

  “你该不会是……不敢喝吧?”筱娅见势来了句。

  “我怎……怎么不敢啦,看好了……”

  “加油啊一承,我看好你。”空也边说边享受着iced coffee。

  这漫长的几秒过去后,在众人的注视下,一承一口就把浓缩热咖啡喝了下去!

  “咕……咕嗯……”

  喝完之后,一承的表情瞬间变得像是喝了过期奶粉一样,异常难受。

  筱娅和空也开始憋笑了。

  “咕……咕啊……”一承最终还是抵不过这杯意式浓缩热咖啡所带来的比中药还要苦的味道,发出了这一苦痛的呻吟声后;脸色变得铁青,两眼翻白。倒在了面前的实心红木桌上,这与他脑袋的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响声。手中已经空了的白瓷杯则是摔落到红棕条纹的地毯上,没有破碎,理所当然的事。就比如说空也和筱娅看到一承倒在桌子上后笑到眼角泛起泪花的样子。

  “欸欸欸欸欸一……一承君你怎么啦?!”纱依看到他像是吃了烈性毒药似的,突然惊慌起来;她让空也把一承的头抬起来,接着把桌边上的一杯冰水慢慢地递到他那发白的唇边,想让他喝下去缓解一下嘴里、喉咙处的异常苦涩的味道。但是,由于过于惊慌,纱依的手抖动得特别厉害,杯中的水像是被小石子扔中一样;溅出了许些水花,里面的冰块剧烈的碰撞在内杯壁上,发出了哐当哐当的声音。

  “哎呀!”纱依尖叫了一声。没错,她失手把半杯水全泼在了一承的脸上!冰块撞到他的脸上后反弹在了桌面上,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着。

  “啊……好苦啊……别再让我喝啦……”一承昏昏沉沉地重复着这句话。

  “呜哇啊啊啊啊一承君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纱依变得更加慌乱起来,已经不知所措了。

  看到这副景象后,要是店里没有其他客人的话,另外两人定会放声大笑起来。不过他们觉得,纱依慌乱的样子也是蛮可爱的。

  “真是的!你们两个在笑什么啦!一承君都晕成这样了……说……说不定会死掉的啊!”她急得快要哭出来了。

  空也见此状后,慢慢地收回了笑声,筱娅嘛……估计得再过一会儿。

  “哎呀没事的啦,一承这家伙怎可能就这么轻易挂掉嘛。”

  空也把一承的头轻轻放回原处,接着朝筱娅打了个响指。她立刻停下了笑声,然后起身离开座位;快步走向吧台。向那位头发花白的店长要了两颗冰箱里的方白糖后又快步走回到位置上。这似乎是两人事先就安排过的,过程没说过一句话,就是简简单单地打了一个响指。

  空也快速地眨了眨眼睛,筱娅点了一下头,随后就把手中的两颗方糖猛地塞进一承的嘴里!

  “……唔!”

  在舌尖触碰到方糖的一瞬,一承那铁青的脸慢慢地恢复到正常的样子,双眼也渐渐地恢复了神色。

  “唔姆!唔姆”含着两颗方白糖的他在口齿不清地说着什么。

  “等一会儿哈。”空也去吧台那装了一杯冰水过来,递给一承。

  他猛地夺了过来,一口气把冰水全灌了下去。

  “咕姆……咕姆……哈,活过来了活过来了,这糖……啊不,这咖啡……蛮刺激的!”

  见一承HP回满之后,纱依便放心了下来。

  “呼——,一承君你刚才真的是吓死我们了!没想到这浓缩咖啡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苦,竟然能把人给苦晕掉!”

  空也和筱娅听了之后连连摇头,意思是:啊啊完全不是这样的,这只是因为一承不适合和咖啡却还在逞强而已。

  纱依双手拖住下巴,棕色的短发从耳朵那垂了下来,问:“呐,一承君,你的感想是什么?对于这杯浓缩咖啡。啊顺便说一下,我们三个都还没喝过我帮你点的这杯意式浓缩咖啡喔。”

  有几只翠鸟突然掠过玻璃墙边。

  一承捡起掉落在地毯上的白瓷杯,放到桌面上。

  “啊……感想啊……”他闭上双眼,琢磨了好一阵才作出回答:

  “一个字,苦!”

  “欸……这样啊……”纱依有点小失落。

  “不过……在我晕倒的那一刻好像还尝到了一丝的甜味,然后剩下的就是苦了。但也并不难喝嘛,当我把咖啡递到嘴边时,那醇香(深吸一口气)也蛮不赖的!”说到这,他把头转向玻璃墙,看着外边人行道上的那几只跳来跳去的小翠鸟。

  “就……感觉像是人生嘛,有苦也有甜,有时可能会像我一样被突如其来的‘苦’给击晕,也可能会从里面一丝的‘甜’中找到给自己清醒一下的机会……我这说法是有点奇怪啦(挠挠头),但……能细品咖啡的人,想必也能细品人生吧。”

  沉默。(纱依脸上露出了非常满意的笑容)

  “哟!一承你什么时候悟性这么高啦!感觉非常高深的样子欸。”

  “嗯,不愧是我漆黑之魔焰使的最强护法。”

  “最强你个头啦。”

  “哈哈哈哈哈哈”

  冷清的咖啡屋里充满了四人欢乐的笑声,因为店里的其他客人都走光了,他们才能放心地大笑。

  “呵呵,好久都没有听人说起这句话啦。”头发花白的店长端着一盆香喷喷的苹果派笑呵呵地走了过来,满脸的和蔼。

  “‘能细品咖啡的人,想必也能细品人生。’指的是这句话吧?”筱娅微笑着问,同时眼睛死死盯着店长手里的那盘苹果派不放。

  “是啊!就是刚才这位小伙子说的这句话。”他边说着边把苹果派放到四人的桌上,笑呵呵地看向一承。

  “那我这句话……是不是让您想起了什么?”一承也报以微笑地问。

  “呀,被你识破了呢小伙子!”

  “那……店长您能给我们讲讲吗?”筱娅和纱依很是期待。

  “这个……”他转过身看了看在吧台上研磨咖啡的女店员,她摇了摇头,用手指了一下身后挂着的那已经泛黄了的老日历:七月二十一日。

  “那……还是等下次有机会再和你们讲讲吧,今天……不大方便……”

  “欸……这样啊。”

  “嗯……作为歉礼,我再去做两个苹果派送给你们吧,别看我这一把年纪了,做苹果派的手艺可是很厉害的喔!”随后便示意他们尝一尝之前端来的那盘苹果派,自己走去吧台后面的厨房里忙活了。

  众人直勾勾地盯着桌上颜色鲜艳、香气扑鼻的派、如同一个红黄相间的黑洞,好似要把每个人都给吸进去一样。

  “那……我先开动了……”一承首先出手,从切好的苹果派中抽出一片放进嘴中。

  另外三人咽了咽口水,等待着他的“吃后感”。

  一承闭着眼睛,慢慢地咀嚼着。

  “……唔嗯唔嗯!”他猛地睁开双眼,眼角处还渗出了大滴大滴的泪水!“这……这才是真正的派啊!呜呜呜呜……”

  不知为何,筱娅好像有被冒犯到。

  “欸……真的吗,我来尝尝。”

  “我们也来尝一下。”

  片刻之后,筱娅、纱依、空也、一承,度过了无比幸福快乐的时光,每个人都在吃过店长做的苹果派后嘴角幸福地上扬。

  “啊~这恰到好处的酥脆感~”

  “啊~这甜蜜无比的夹心酱~”

  “啊~这无与伦比的酸甜味~”

  “啊~这菠萝……啊不是,这令人迷醉的苹果派~”

  每个人都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不一会儿的功夫,这满满一大盘的苹果派被四人给消灭掉了,连渣都不剩。

  “嗝——满足了满足了,这就是我喝意式浓缩咖啡得来的‘奖励’。”说到这一承又打了一个长长的嗝。

  “可惜啊,这么好吃的派我已经……吃不下……嗝,第二个了。”

  “同……同意。”

  筱娅闭口不言,在尝过派之后的她心中萌生了一个想法————要拜店长为师!

  “哼,等我去拜师学成归来……看你们这两个臭男生还敢不敢说我做的派难吃!”

  她小声嘟囔着。

  “空也啊……现在几点啦?”一承躺在沙发上,慢悠悠地问。

  “啊(打开手机),嗯……三点半了。”

  他猛地站起身,把筱娅和纱依吓了一跳。

  “三……三点半了吗!?淦,四点钟可是有免费的塔防游戏领的啊!”

  “啊啊啊啊啊抱歉了两位,我们得先回去了,不然错过了的话可是永不复刻的啊!”

  “替我们和店长说声抱歉!”

  扔下这句话后两人便飞奔出店外,一下子就失去了身影。

  “真是的,男生们太不会看场合了……”纱依叹了口气,咬着吸管,问:“筱娅那……我们现在干些什么好呢?”

  筱娅沉思了几秒后,一把抓住纱依的手。

  “去学做派!苹果派!”

  “……欸欸欸?!”

  没等她反应过来就已经被筱娅拉着跑去厨房里了。

  女店员微笑着目送两人进去。

  “真好呢……”她停下手中的工作,揉了揉肩,躺在身旁那把弯弯的藤椅上;望着吧台上的那台手摇式咖啡机慢慢地合上眼睛。

  “偷会儿懒总是可以的吧?”

  “淦,我弄错时间了,是今晚七点才有塔防游戏可以领的。”

  一承和空也还在回家的路上。

  “但四点多会有一个我最爱的养成游戏可以领欸!”

  “随便你啦。”

  由于前段时间的飞速奔跑和这满天的烈阳,两人身上的汗水已浸湿了整件上衣。

  蝉鸣声伴随了他们一路。

  “……有点渴了。”

  “一样。”

  突然,在一个转角处,一台饮料贩卖机出现在了两人的视野里,没带任何的预兆般。

  空也快步走上前去。

  “你要啥味的。”他边说着边从裤袋里掏出几枚硬币。

  “嗯……黑咖啡吧。”一承不假思索地说了出来。

  “好嘞。”

  随着哐啷两声,两罐黑咖啡便滚落到出口处。

  他们回到之前那个公园大树下的长椅上坐着,一边听着吱吱的夏日蝉鸣声,一边喝下冰凉的黑咖啡。

  “咕……咕……哈——”

  “一承,罐装黑咖啡怎么样?”空也伸了伸懒腰,问。

  他又喝了一口,皱了皱眉,笑着回答:“一个字,苦!”

  几只蜻蜓低飞过他们的视线,落到长椅后的灌木丛里歇息。

  一大片灰黑色的乌云飘了过来,没带任何征兆地飘了过来。

  要下雨了。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