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五,兄弟情,一生的羁绊!

星崽
2951字
2021-02-08 01:24:41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这下我就不信你这个千足怪还能追到我。”

  柯奕哈哈大笑,他觉得自己成功逃脱了,但是却不知后面有更大的危险等待着他。

  “顺着密道,按理来说应该可以爬到不为人知的地方,可是这周围黏黏的东西是什么?好恶心,怎么感觉是某种东西的液体呢?”

  他顺着密道继续往上爬,绿色的粘液往下越渗越多,似乎流淌不完。

  就这样,柯奕一步一步进靠着四条腿爬到了密道上方,他腿上布满了粘液,身体上也有,老实说现在跟绿蜘蛛没什么区别。

  到了顶上是有各个大大小小的洞穴组成的大型空洞似乎又回到了迷宫中层。

  “如果按照推理来说,那么真相只有一个,只要顺着这个粘液走下去,一定可以找到罪魁祸首。”

  柯奕用着坚定的眼神瞅着前面黑暗处,那里从上面一直躺着粘液。

  不过他越往上潜行,心里越发慌,似乎感觉能遇到比之前恐怖一万倍的生物。

  “这种感觉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我在恐惧么?别开玩笑了,我还要打算征服异世界呢?区区如此,何必害怕。”

  他在给自己打气,但是四条腿已经有些发软了。

  “不是吧,不是吧,我可是最强的,我什么都不会害怕,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不好使,来一个我打一个,见一个我杀一个,我...我,啊!”

  他爬地上了,想支撑起来有些困难,四条腿已经像弯曲的零件一样,恢复不过来了。

  “拜托,给点力好不好,就差一点,就差一点点就好了。”

  他不屈服于自己,仿佛如保尔柯察金一样即使受伤也要努力前行,不放弃拥有钢铁一般的意志。

  现在的柯奕因为长时间无法获得怪物来补充自己需要的元素和力量,导致病情加重,加上之前四条腿断的部分使他无法在继续前行,虽然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还是无法坚持下去了。

  “看来,我只能到这里了,那就先睡一觉好了。”

  ......

  “艾菲勒团长,我们.....回.....回来了。”梦托扶着芙兰德一瘸一拐的来到了艾菲勒面前。

  “怎么就你们两个人呢?其他人都去哪了?”

  艾菲勒越想越气,本来刚才就被处决一顿的他这下只看见两个人回来了。

  “队长,他们都......”梦托说不下去了,他哭了出来。

  “一群废物,气死我了,还得老子亲自出马,你下去吧,把芙兰德放到疗伤室去。”

  “是。”

  艾菲勒气的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特么的,真是养了一群饭桶,连个迷宫都攻略不下来,干脆打烂喂狗得了。”

  艾菲勒骂完,然后去找出征时的铁血战甲去了。

  迷宫内处,“锴,你看看能不能用神鹰之眼来勘察到BOSS的所在地?”

  空跑着对着旁边隐身起来的锴说道,他们没有一刻耽搁地去找BOSS,关键是现在连BOSS在哪都不知道。

  “嗯,我试试。”锴发动了自身特有的技能神鹰之眼。

  神鹰之眼:可以有效的锁定对于用主想要看见的事物,但是距离过远的或者对于还没攻略下来的迷宫里的层数,只能大概感应到微弱的魔之气息。

  “队长,好像有微弱的气息,但是我不确定......好像.....”

  锴收起了神鹰之眼,但是却皱起了眉头。

  “没事,继续说。”

  空知道,大概是为什么一直没有找到的原因了。

  “在迷宫的67层内有着一股强烈的能量,里面既包含着权杖发出的力量又包含着所在层数怪物发出的野兽之力。”

  “67层的话,应该是被人称为希腊神话中最伟大的英雄赫拉克勒斯的化身拉得雷斯,力量无匹,同时还拥有十二条生命,而且每条血爆发出的力量逐渐叠加,这下真的难搞了。”

  空有些头疼,面对如此强悍的BOSS,他信肿么没了底,毕竟他的剑就算耗费最大能量也只能拼掉五层血的厚度,然后就要去领便当了。

  “队长,我有个提议,团长的剑据说不是拥有阿波罗之称的炎之王剑么?据说拥有太阳神的力量,我想加上团长大人对付一个小小的神话中的人物应该轻松一些吧,而且咱们现在在第一层,还无法瞬间到达67层,必须通过中层,才能到达高层中的第67层。”

  “锴,你说的很对,就是有点对不起那些死去的战友了,走吧咱们原路返回吧。”

  空确认并思考过后才回答出来的这个答案,其实他之前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只是他没有想到这次居然是这么棘手。

  “队长,但是返回去还有魔兽.....”锴想起了刚才兄弟同伴们被魔兽攻击时的声音和惨状,脸色有点难堪。

  “锴,你记得咱们俩以前结拜兄弟的时候么?”空对过去往事的怀念依旧存在于此。

  “记得,怎么了,队长?”锴不知道空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那你还得我曾经那时候说过的话么?”

  “记得,今世我与你一交,生死不论分兄弟 ,若是此生离世卒,来世自会再相见。”锴费劲心思的把空对她他说的话想了起来。

  “咱们在王都的魔法学院认识,结下兄弟是缘分,你与我也是老朋友了,见外的话我就不说了,我呢认识你很高兴,你也是我唯一可以信任的朋友....”

  空说到一半突然说不下去了,他不敢再说下去了,他怕自己会忍不住。

  “我告诉你,千万别做傻事,活着还有希望,你要是干了什么出格的事情,我可饶不了你。”

  锴已经猜到空要说什么了,他只是没有明指罢了。

  跑到了原来的地方,空看见了妹妹冀兰等人的身体倒在了血泊中,身体已经变凉,没有呼吸声了。

  而周围还存在着魔兽没有清除干净,空把脸拉了下来,他咬着嘴唇,蹲下摸了摸已经死去的妹妹的脸颊。

  看了看她那永远睡着的样子,他微笑着对着妹妹说:“兰兰,是哥哥对不起你,哥哥丢下了你,不过你已经做的够好的了,你放心的走吧,哥哥随后就会来陪你的。”

  他抱了抱冀兰轻盈的身体,眼眶被泪水浸湿了,泪珠打在妹妹的衣服上,噼里啪啦的往下流,他强忍着哭声,但却咬牙切齿,紧紧的搂着妹妹,一直重复的说着“对不起。”

  “锴,对不起,让你久等了。”空再回头之前把眼泪已经擦拭干净了,但是泪痕无法擦拭掉,心灵里的那份对妹妹的忏悔也无法去填补。

  “没事,我知道你失去妹妹不好受,但是这是无法改变的事情,人死不能重生,同样我也很难受,咱们三个算是交情最深的了吧?”

  锴表示很理解空,因为他曾经的家园被魔兽毁了,他的母亲和父亲带着年幼的他和妹妹逃出来了,结果路上遇到了魔王的手下。

  而他的父亲和母亲为了让他们逃脱,独自对战了魔王的手下,但是两个凡人如何能挡得住邪恶势力的攻击,父母死了,兄妹俩人逃到了现在所在的王都里的魔法学院,然而在刚进学院不久,妹妹因为心脏病意外离世了,从此他就是孤身一人了,所有他很有感触,也痛恨着魔王与魔兽。

  “嗯,是的,我说了你是我唯一的好兄弟,看来此生我是无法接着陪你走下去了!”空叹了口气,他已经做好了与魔兽同归于尽的准备了。

  “为什么?”锴疑惑不解地问道。

  “没有理由,再说魔兽可不会给咱们闲时间聊天,他们的体力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空看了看周围的魔兽基本在之前消耗的体力差不多回满了。

  “锴,你记住,此生我只认你这一个兄弟,记得跟团长汇报BOSS的事情让他小心,这把决帝龙剑就交给你了,希望你比我更配的上他,好兄弟,好好活下去,要是想要复仇就不要停下。”

  他见时间恰好之间把锴推了出去,“好兄弟再见!”

  他回过头来,已经选择与魔兽同归于尽,“古老的神啊,我将我的灵魂奉献给你,请助我一臂之力,将力量赐予我的体内,以我自身为容器,做成封魔天皇阵。”

  刹那间,天空一道黄色闪电从天而降,并且伴有大量的血煞之力融入空的体内,空以自己的身体作为承载大阵能量的容器,将灵魂交了出去。

  阵布置好了,整个迷宫亮了起来,并且在一声巨响后整个地面震动了一下,随后,空与魔兽一起消失在了迷宫里。

  锴爬起来揉了揉脑袋,刚才的那一推,空将能量注入到了手上,使锴被撞了一个大跟头。

  锴看着天空那五彩祥云,化成了空的笑容,慢慢消失在了空气中,“队长,我不会就这么让你白白送命的,还有各位兄弟姐妹,我一定会为你们复仇的,等着我,魔兽!”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