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六,回忆(上):七大罪

星崽
2789字
2021-02-08 16:59:43

  直到失去空的这一天,锴似乎把被封锁的记忆全部记起来了。

  20年以前,巴巴卡的洛纳村里。

  “锴,你看,咱们的儿子长得多好看。”一个女人手里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对着她的丈夫说道。

  由于家族的原因,整个家族都叫锴。

  “是啊,孩子他娘,你觉得这个孩子长得像谁?”锴问着旁边的女人,没错这个女人就是锴的妻子颜雅。

  “当然是你咯,孩子是你的,随你姓不长的像你像谁?”

  颜雅是一个温柔善良又美丽的妻子,据说从出生到现在还没人见到她哭过。

  颜雅在嫁给锴之前是巴巴卡魔都里的贵族家的千金小姐,每天都有满满的长队来追求颜雅。

  颜雅的姓氏本叫德诺莱奥斯,后来更改名为颜雅去掉了姓氏。

  而颜雅选择锴的理由一是因为一见钟情,二是因为锴曾经救过颜雅一命,就这样两个人擦出了爱情的火花,并有了爱情的结晶,也就是他们的儿子锴,和女儿锴灵佳。

  而锴原本也是魔都的公子哥,算是皇室一族里的人,拥有皇室高贵血统。

  但是,双方的父母当初不同意这件婚事,并多次阻拦,但这并不能阻挡他们的爱情,后来他们选择来到巴巴卡魔都的一个富裕的村子,洛纳村。

  洛纳村里有锴的赞助,所以这也是他们选择这的其中一个原因。

  从此他们开始了农村生活,并认识了许多农民,就这样开始了新的日子,在那之后没多久就有了锴。

  锴是一个不听话是孩子,每天都要出村到魔都的中心地带去玩耍,这让锴夫妇很烦恼,但是他们又不能限制锴的活动,所有只能在他们不在家的事情,把门锁上将锴关在屋里。

  但是还没完,锴顺着烟囱爬到了外面,这使得锴夫妇更头疼了,完全没有想到还有这种操作。

  到了六岁那年,他们的女儿灵佳出生了,从而锴有了妹妹。

  自从那之后,一家四口开始了快乐的生活,父亲锴带着小锴练剑,而母亲带着小灵佳去山上摘果子,也不怕有没有危险物。

  本以为在这个村子的他们从此可以快乐的生活了,不会再有人打扰他们,但是好景并不长。

  一天,在锴去村里巡逻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黑影,当他追过去的时候,发现那个黑影不见了,之后他也没把这件事当回事,回到家之后也没在提起过,怕他们害怕也怕他们担心自己会出事。

  之后的每一天,锴都是照常以往的在那个地方巡逻。

  因为天气炎热的原因,他就临时去了理他最近的巴巴托河,起初他并没有发现河水有什么异常,当他饮水第三口的时候,他发现河里的水的颜色越来越黑。

  这让锴觉得非常的可疑,他决定沿着到上游去勘探一番,查看到底的怎么回事?

  “我等你很久了。”一个声音从锴前方的不远处传过来,声音不是很大,但是足以可以听见的地步。

  锴加快了脚步,“没错,就是这样,跑起来,跑起来才有意思,哈哈哈!”神秘的声音再次传过来,话语里带着杀气。

  “是谁?”锴赶到了那个神秘处,他发现石头尖处正站着一个人。

  “年轻人,欢迎你的到来。”那个神秘人对着锴礼貌地鞠了一躬,标准的九十度。

  “你到底是谁?”锴再次问起。

  “你问我是谁?也对我们第一次见面,哼。”神秘人轻哼声一下,在瞬间的功夫他将锴旁边的树砍断了。

  锴虽是凡人,但是从小就反应灵敏的他身体不由自主的躲开了。

  “很好,不愧是我看中的人,你有资格听我的回答了,我是魔王手下的第三魔皇【暴食祭司】,斯特哈慕斯.摩罗托,对一切事物都有食欲,永远吃不饱,吃不完,啃食,暴食。”

  “暴食......祭司....,你就是那个曾经将王都七条守护巨龙之一的岩龙吞食掉的恶魔?”

  “恶魔?好称号,我喜欢,不错那条蠢龙是我吞食掉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锴感觉到不妙,在这么待下去估计下一次被吞食掉的就是他了。

  “好了,该到你了,我这次来是来征召魔王手下的干部也就是为我所用,跟着我你有永远享受不完的财富,你该如何选择呢?”

  “我呸,给你当手下,我还不如给人当狗呢。”锴朝旁边吐了一口吐沫,并摆出一副让人恶心想吐的样子。

  “既然你这么不识好歹,下次再见就是你们全家人的灭亡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摩罗托消失在空气中,笑声却一直在这地方徘徊着。

  河水变回了正常的颜色,锴回到了家里,“这几天,你们出门的时候小心些。”

  锴警告着他们,他想着摩罗托在消失之前说过的话,他怕真的会找到他们。

  “怎么了,老公,发生什么事情了?”颜雅不解的问道。

  “今天我遇到了,魔王手下的将军。”

  “魔....魔王,为什么?”

  “不知道,想让我给他打工。”

  “那你答应了?”

  “怎么可能,不过我怕这几天他对你们会出手。”

  “没事,不用担心我们。”

  ......

  次日清晨,锴因为急事出门了,家里只剩下了三个人。

  “都准备好了吗?这次魔王交代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是。”

  “喂,村长,发生什么事了?这么急得叫我过来,喂,村长!”

  锴喊了半天结果连个人影都没看到,他在约好的地点四处转了一下,发现了有轻微的血迹,他沿着这个血迹走了下去,看到了村长的尸体。

  死状非常的惨烈,像是被什么东西撕碎了一样,头已经没了,身体也烂了,但看着这个鲜血的颜色应该是刚被杀不久。

  “村长,居然死了,难道是他?不好,家里有危险!”

  锴意识到了这是一个圈套,立马赶了回去。

  “雅雅,小锴,佳佳你们千万别出事,神大人请祝我一臂之力吧!”

  他非常担心,要是其他人出了什么意外,那么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当他赶到家里的时候,房子已经快被烧没了。

  “老公,你...你回来了,咳咳。”

  颜雅受伤了,腿部已经骨折,其他部分也有些擦伤。

  “嗯,我回来了,你和孩子们都没事吧?”锴抱着已经受伤的颜雅,轻轻地说着。

  “没事的,我们都出来了,就是家没了。”颜雅有些惭愧,她认为这是她的责任,是她害得家没了。

  “没事,家没了,可以再找,你们没事就好。”锴轻轻地拍了拍颜雅的后背,安抚着她说道。

  “嗯。”

  “我说啊,你们这是把我当空气了吗?你们这群人竟然开心的在我面前秀恩爱,竟然如此地忽略我。”

  “抱歉,刚才担心家人,刚看到你,你是谁?”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你不知道我是谁,但是我知道你是这个魔都拥有皇室血脉的贵族啊。”

  “不要废话,既然你不说,那我就拔剑了。”

  锴现在的心情不稳定,随时可能爆发,他没有耐心听别人废话。

  “我说啊,你就是这么跟人说话的?难道你的父母没有教你如何跟长辈说话么?既然这么没有教养,那我就替你的父母来教育教育你。”

  神秘人嘴微微一笑,“啊!我的腿。”

  一秒钟的时间内,锴瞬间被断了腿,他跪倒在敌人面前。

  “这才像样嘛,跟长辈对话应该要有礼貌不然我会让你瞬间变成灰烬。”

  “你是谁,为什么对我老公这么残暴?”颜雅虽然表情非常的吃惊但是异常的冷静,因为她知道冲动解决不了任何的事情。

  “魔王手下的第一魔皇【强欲祭司】雷克拉斯.法尔德,对一切事物抱有强烈的好奇心,但是不喜欢争斗,只喜欢静静地观赏着这个过程。”

  “魔...魔王的手下.....”锴现在疼痛难忍,但是却没有叫出声,但是他的脸变得越来越煞白。

  “你先给我安静一下,这里没有你插嘴的地方。”

  锴的另一条腿也断了,双膝跪在地下,“这是你自找的,我可不喜欢对人使用暴力,以为我是凡俗之物?真是可笑。”

  锴咬着牙,他重重地砸着地面,他明白了,这就是暴食祭司所说的后果。

  “好了,没时间跟你们玩了,现在的你该怎么选择?”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