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六、夏日日常&自行车

冧筱晓
6470字
2021-02-08 19:01:57

  那天从美星咖啡屋回来后,下了好几天的雨;这把夏日炎热的气息给冲得一干二净,虽然不会持续太久,但所换来的是一阵又一阵,让人舒爽的、微凉的清风。

  空也趴在窗台上,刚关掉的电脑主机还散发着余热。他百般聊赖地观察着雨后的一切。没有太阳的纯白色的天空,宛如无法让人为之恐惧的白色幽灵,外边满是枯残的树叶。一只小黄雀在院子里那泥泞地上挣扎着,双翅奋力地拍打着地面,想脱离这片“沼泽”飞回广阔的天空。

  这并不如它所愿,这样只会让它那小小的翅膀沾上更多的泥水。但它仍在不停地扑动着双翅,向一旁已经风干了的水泥路面移去。

  空也注意到了这只小黄雀,看着它那种拼命地向外扑腾却还是逃离不了“泥潭”束缚的样子,无聊之意瞬间消散得无影无踪。他转身走向电脑台,拿起六年级时老爸送他的那台索尼单反相机回到窗前,镜头对着那只可怜的黄雀,嘴角微微扬起。

  镜头放大,聚焦完成。空也的食指在银色的快门键上蠢蠢欲动,瞳孔逐渐放大。当正要按下时,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他停下了当前的动作。

  一双白皙而纤细的手毫无征兆的闯入了空也的镜头,空也先是一惊,不过并没有放下相机,而是饶有兴致地暗中观察着。

  那双纤的手轻轻捧起半身泥泞的小黄雀,掸去它身上的脏泥。让空也感到奇怪的是这整一个过程,小黄雀并没有受惊扑腾的模样,而是静静地卧在那双手心里,转动着那颗小巧灵活的黄绿脑袋。

  黄雀那脏兮兮的身体被清理干净后,之前因不断扑腾所产生的疲惫感霎时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满身的活力。它微微撑起小小的身躯,欢快的朝着捧着它的人叫了几声,轻轻一跃,便飞离了手心,冲向天空。空也越发地感到奇怪了,那双手好似有一种魔力,能让筋疲力竭的小黄雀瞬间恢复精神。他放下相机,想目睹一下这双手的本尊是谁。

  在双眼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后,发现自家的院子竟一个人也没有!空也双手撑着窗台,把身体探了出去,试图在院子外的路上寻找刚才救了小黄雀的人。

  “奇怪……怎么一个人也没有……”

  他喃喃着又低头看了看家门前那段水泥石板路。

  有几只半湿的鞋印。

  “这……是朝家门口走的,爸妈都出去工作了……难不成!”

  空也刚想转过身去拿挂在墙上cosplay用的誓约胜利之剑跑下楼去,意外发生了。

  一阵突然袭来的强风冲击到挂在他脖子上的相机。那只不过是两秒钟的事,全身的重心都压在相机上。

  空也手一滑,整一个上身完全越过了窗台!

  “啊……啊咧?”

  他好像还没反应过来,只知道自己看到了正下方铺的一小片鹅卵石小路。

  已经来不及尖叫了,像是平静地接受这份“死亡の命运”,想象着自己头骨炸裂、脑浆涂地的样子。

  突然,空也身后惊现一只娇小的手,一把抓住他的后衣领给拉回了房间!

  “呜哇!”

  随着一声尖叫,人和相机都安然无恙地回来了。只不过这台索尼单反冲撞在空也的胸膛上,还是蛮痛的。

  “喂!你不要命了啊居然越出窗台!”

  是一个少女的声音。

  看着倒在地上的空也惊魂未定的样子,少女调皮地笑了起来。

  “要不是见你脖子上挂着相机,我早就给你来个背摔了!说!是不是在偷拍漂亮小姐姐啊。”

  一听这语气,他便知道来者是谁了,且并不感到惊讶。

  “你还真是一声招呼都不打就闯进别人的家啊……还穿着拖鞋踩在我的床上。”

  空也揉了揉双眼,四肢肆意地在冰凉的地板上伸展开来。

  “嘻嘻,我是想吓你一跳嘛,而且你楼下和房间门都没锁,心也太大了吧。”

  少女跳下床,动作轻盈又优美。白色的蕾丝连衣裙边扫过空也的头发,感觉痒痒的。

  “还有啊…………”

  他走到空也身边,蹲下娇小的身子,气呼呼地盯着他。

  “什么叫‘闯进别人的家’啊,你连你的大表妹都不认了吗?”

  少女撩起银灰色的长发,嘟起粉嫩嫩的小嘴巴。

  “是是,大表妹,话说你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白色连衣裙呢。”

  空也扶着床沿慢慢站起。

  取下相机,转过身来看着他那许久不见的表妹,汐原咲雪。

  “因为很好看嘛。”

  咲雪说着便在原地转了个圈。

  忽然间,空也想到了刚发生不久的那件事。

  “咲雪我问你件事哈。”

  “嗯?啥事啊笨蛋表哥。”

  她在一旁玩着空也的誓约胜利之剑。

  “笨……笨蛋表哥……”

  空也无奈地叹了口气,问。

  “刚才你是不是在院子里救了一只落在泥潭里的小黄雀?”

  “小黄雀?”

  “嗯,在前院。”

  他瞄了一眼咲雪的手,没有沾上淤泥的样子,非常干净。

  “欸?我是从后院进来的喔。”

  “没有走前院?”

  “没有,因为太麻烦了。”

  “那你说的楼下门没锁指的是……”

  “当然是后门啊,不过进去时我看见前门是锁了的。”

  “这样啊…………”

  空也回到窗台前,向外望去,先前的鞋印已经风干,看不出曾经有过的痕迹。他陷入了沉思。

  “发生什么事了吗?”

  咲雪关切地问。

  “没什么,只是觉得……有些奇怪而已……哎对了,你这突然间跑过来找我是有什么急事吗?不然姑丈他们是不会轻易放你这个调皮鬼出来的。”

  “啊这……”

  咲雪的表情突然僵硬了,她机械地走到电脑桌前的墨蓝色转椅那,一屁股坐上去。

  “那个……其实我是偷偷跑出来的!已经写好外出纸条给他们了!”

  “我就知道……那你到底是有什么事啊。”

  “嗯……表哥你会骑自行车的吧?”

  “会啊。”

  “那……载人呢?”

  “嗯……载过十本同人………咳咳!学习资料书算不算?”

  “嗯………也行!”

  “欸等等,你想干嘛?”

  “嘻嘻,表哥载我出去玩吧!”

  咲雪眼中满是期待,等着从空也口中吐出“好啊”两字。

  “你都多大了还要人载……”

  他挠挠头,向门口走去。

  “才准备上初二而已嘛……”

  咲雪戳戳手指,眼皮微微垂下,有些失望。正当他想再次请求表哥时,转过身,发现他已经换好出门的衣服了。

  “你在发什么呆啊,改主意了?”

  看来他并没有拒绝表妹的请求

  “表哥你最好啦!”

  咲雪跳上空也的后背,搂住他的脖子,笑的像一朵灿烂的向日葵。可爱得想让人亲个够。

  “还真是小孩子呢……抓稳了啊,不然等下会摔倒的噢。”

  “好~”

  她搂空也搂得更紧了,小巧挺立的胸部紧贴在他的背上。

  “这丫头,发育得这么快的吗……啊我是指身高。”

  “表哥你在嘀咕什么啊,”

  “没什么没什么……不过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轻呢。”

  “那等下载我的时候要骑快点喔!”

  “那会很危险的啊笨蛋。”

  就这样,空也背着咲雪慢慢地走下楼梯,聊着琐碎的家常之事。跟小时候一样,好像没什么变化。

  走到屋外,空也朝不久前那只小黄雀落在的泥潭看了看,又冲着灰色水泥石板路瞄了一眼。

  “啊算了,别管这些无聊的事了。”

  他心里这样想着,走向车库。

  “欸?车库翻新了啊?”

  咲雪跳下空也的背,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个银色卷帘门,漆着深夜一般黑的“堡垒”。

  “那肯定得翻啊,不然早晚得塌。”

  咔哒咔哒,他用钩子慢慢地拉开卷帘门,接着从里面推出一辆积着一层厚厚灰尘的白色女式自行车,虽然看上去很旧,但却意外地结实。

  待两人擦好车身、往轮胎打好气后,简直变得像是新买的一样。

  “让我看看……链条没有生锈……”

  空也让咲雪定住车头,自己抬起车尾,抓住脚踏板快速地转动了几圈。很流畅,没有发生卡链和掉链的情况。

  “OK,看来没问题。”

  他把车推到院子门口,调好座椅一跃而上,拍拍后座。

  “上来吧”

  “来啦~”

  咲雪抚好连衣裙,侧身跳上座椅,差点没把车给弄翻。

  “给我好好坐啊……”

  看着她傻笑的样子,忽然觉得像是回到了小时候一起生活的情景。表哥背着表脚踝受伤的表妹走过小溪时的画面。

  “坐稳了啊。”

  空也脚踩踏板向前蹬去,车轮缓缓地转动。

  可是双脚刚踩那么好一会儿,因为车身实在是晃得不行,他被迫停了下来。

  “啊……这太久没骑自行车了,还是第一次载人,感觉很难把握平衡啊……”

  “啊咧?表哥你不是会骑自行车的吗?怎么动作像个初学者一样?”

  “切,再来!”

  同样,刚开始向前蹬的时候因为不够平衡,骑了两步路后又被迫停下了。

  “额……纯属失误。”

  空也手心出汗了。

  “你都快初三了耶,还不会载人的话将来怎么找女朋呀?”

  看来这是亲表妹呢,正疯狂挖苦着自家表哥。

  “啰嗦。”

  他深吸一口气,调整好姿势,抹干净手心的汗。紧紧握住车把手,右脚快速地踩住踏板用力一蹬;左脚离开地面,整个人站立起来,上身往前倾斜。

  “我就不信抽车还……哇呀!”

  这次连人带车差点摔了出去,还好有咲雪帮忙抓稳后座。

  “…………”

  表兄妹对视,沉默良久。

  “麻烦死了……还是窝在家打游戏比较适合我。”

  空也很快就放弃了载咲雪去玩的计划,转身朝家门口走去,完全无视了她那气炸的模样。

  咲雪见表哥头也不回地走回家去,心里超生气的,便嘟起小嘴,对着空也大喊。

  “哼!早知道表哥这么没用的话我就去找我男朋友载我好了!他的技术不知比你好了几十倍呢!”

  说完,她也转身离去。不知为什么,空也的耳朵一抓住这句话后,内心很是不爽。虽然自己已经被爸妈拿“别人家的孩子”比较过无数回了。

  有一股动力促使着他跑到表妹身边,随即拉住了她的手。咲雪好似早就料到会是如此,笑着看向表哥那张写满“不爽”两字的脸。

  “再来,最后一次……”

  空也的语气里带着请求,却又无比有力。

  “嗯!”

  咲雪很快就答应了。

  这次,空也少有的认真了起来,他重新跃上自行车,竖起大拇指猛地相背后一甩。

  “上车。”

  语气既认真又冷酷。

  咲雪还是第一次见到看上去如此靠谱的空也,既感到意外又感到兴奋。随即便再次侧身坐到后座上,他向表哥的双手瞅了一眼。都死死地抓着车把手,连青筋都爆起了。

  接着,空也挺直腰板,上身微微向前倾。右脚再一次踩住踏板,非常稳。调好车头,使之与车身形成一条笔直的线;最后把力气集中在右脚板下用力一蹬,后车轮缓缓地向前移,咲雪双脚离地,静静地看着他的举动,也悄悄地在帮他控制平衡。

  等到左踏板上升到可以触及时,空也并没有像刚才那么用力蹬,他迅速地用左脚踩了上去;力道比之前轻了许多,踏得很稳。前后轮都转动起来,重心都压在两只脚上。一上一下,一上一下;空也咬紧牙关,尽管行驶的速度很慢,链条咔咔作响,但他没有停下来。因为他相信,只要不停下,道路就会无限地延伸下去,自行车也会飞速奔跑起来,所以…………不要轻易地停下来啊!

  “嘿————咻!”

  空也掌握好了平衡,终于可以放心地前进了。他放下了抽车的状态,坐回到座椅上;双腿无比流畅地运动着,车轮也开始快速地转动。

  咲雪看着眼前的建筑物以中等速度向后移去。不断有风吹过她润红的面庞,撩起那银灰色的长发,在半空之中飞舞着。

  “哇喔!这不是会骑的嘛!”

  咲雪笑着拍了拍他的背。

  “咳咳……那是,也不看看你表哥是谁……”

  空也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刚刚紧绷着的脸如释重负般的缓和下来。

  表哥载着表妹,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畅通无阻地行驶。偶尔会碾过尚未“干涸”的积水,险些溅到咲雪那漂亮的白连衣裙边上。

  “空也这家伙居然不接我电话……这种天气除了在家待着外他还能去哪啊。”

  一承漫步在雨后的巷子里,正朝着空也家的方向走。

  “筱娅说是回乡下了,纱衣嘛……啊对我没她电话。”

  他刚掏出手机想再打一通电话给空也时,在前面转角处突然冲过一辆自行车把他吓了一大跳,差点摔倒在一旁的污水里。

  “哇啊!这人怎么都不看路的,还好我走得慢,不然非得被撞残一条腿不可……”

  他走出巷子,朝已经驶远了的自行车看。

  “刚--才--真--是--抱歉--了!”

  一承看到一位身着白色连衣裙的银发、非常漂亮的女孩子坐在自行车后座朝他大喊。瞬间,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得比以往遇到的任何女孩子时都要激烈。

  “哇……好可爱的女孩子……”

  一承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可恶啊,究竟是谁载着这么可爱的美少女啊,也太有福气了……欸等会儿,那个骑车男穿着的衣服是……”

  他眯起眼睛看,骑车人穿着的衣服背面右肩的位置上有一串闪闪发亮的英文:Arknights

  “是明日方舟第三届ARK火蓝之心漫展上的限量T恤衫!全球只发行了两件啊,而且还是我和空也抽到了的……难不成是!”

  一承趁银发少女和汽车人交谈的那一刻,他拿出手机点开相机,对着他们拍了一张照片。待他把照片放大核实过后,他确定了。

  “果然是你么!空也……”

  一承狠狠地捏住手机。

  “行啊小子,居然敢背着我泡这么可爱的妹子!”

  说到这他又对着两人连拍好几张照。

  “等着哈,等我把照片传给阿健和弥岩他们……你就等着全体单身狗的怒火吧!”

  一承点进三F公会群,选好照片,后毫不犹豫地按下“发送键”,还附着一句:择日必杀!骂骂咧咧地走回家去了。

  公会群里,加上一承,共有九人。

  “我刚才是不是差点撞到人了?”

  空也的腿放慢了运动的幅度,转过头来问咲雪。

  “你也真是的,都不认真看路……不过我已经像刚才那人道过歉了呢。”

  “啊……那还好……”

  他把头扭回去,直视着一如往常的街道;眉头低垂下来,在沉思着什么。

  “你怎么看上去愁眉苦脸的?明明都学会载人了耶。”

  咲雪歪着脑袋,问。银色的长发披散到裙摆上。

  “嗯……咲雪啊……”

  “嗯?怎么了?”

  “…………”

  她看空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好奇地盯着他看。

  “你肚子痛啊?”

  “没有……我是想问……”

  他纠结了好一会儿才问出口。

  “你……你什么时候有的男朋友啊,怎么都不先和我说一声……”

  咲雪这才明白表哥为什么会这样苦闷了,还调皮地笑出声来。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

  “喂喂,这有什么好笑的啊,话说你家里人同……”

  “你……你还真……真信了啊!”

  她笑的快不能呼吸了,便捂住嘴巴,努力地让自己那孩童般的笑声缓下来。

  “看来这招‘激哥法’挺管用的呢。”

  看着空也那像是被当作笨蛋耍了的表情,还是忍不住地大笑起来。

  “臭丫头……我就知道你在玩儿我!”

  空也盯着表妹那张笑的前摇后仰的脸,很是无奈。

  “我怎么可能会找男朋友嘛。”

  咲雪慢慢地搂住表哥的腰,小脸秦晴地睡在他那结实让人感到安心的背上。

  “我啊……可是最喜欢笨蛋表哥了呢!”

  她闭着眼睛,一脸幸福地说道。

  “小傻瓜……都多大了还在说这种幼稚的话……事物都在不停地改变啊。”

  空也抬起头来,不知不觉中都已经踩到郊外了,太阳也从灰白的云朵中探出头来,照耀着整片大地。原本白得像幽灵一般的天空也染回了属于自己的那份湛蓝。

  倾泻而下的光芒很是刺眼,气温逐渐回升,地上的积水还尚未散去;空也把头转向右边,是一大片的油菜花田,在阳光的照耀、急风的吹拂下,形成了一片金黄的海洋。

  郊外的风带有丝丝暖意,匆匆地划过耳旁,听到了呼呼的声音。咲雪睁开双眼,一条宽大的河流映入眼帘;流着青黑色的水,河对岸则是一些疏散的民居和分布整齐的矮果灌木丛。

  这突然落下的阳光让她感到了一丝昡乱。

  “事物当然是会不停的改变啦,但只要有着对此不变的心,也就不会觉得‘改变’……是一件让人遗憾的事吧?”

  “我是守旧主义者这点你还记得很清楚啊。”

  空也莞尔一笑,把车停靠在河岸草坪上方的铁护栏旁。

  “改变也是有好有坏的嘛。”

  咲雪跳下车,在这灿烂的日光下身了个大大的懒腰;双手撑在微暖的护栏上,望着低下斜斜的草坪和青黑的河水。白色的连衣裙摆轻轻扬起,银灰色的长发随意地飘散,他深吸一口气,尽情沐浴在这缓和的夏风里。

  “还是说你喜欢一成不变呢,表哥?”

  空也走到咲雪身旁,轻拍她的头,眺望那片蓝天。

  “嘛……也不全是这样,至少我希望你能成熟一点。”

  “那你还把我当成小孩子!”

  咲雪生气地拨开按在她头上的手。

  “哈哈,你本来就是小孩子嘛,在我眼里。”

  “哼,但我在身体方面可是非常成熟了喔。”

  “你在说什么虎狼之词…………呜哇!”

  他给自家表哥来了记过肩摔!

  空也被摔过了围栏外的斜草坪上,咲雪也越过围栏坐在草坪上滑下去,空也的方式则是像车轮一样滚落。

  “看……看来在空手道这方面你的确……成熟了很多啊……”

  他滚着的状态停了下来,全身躺在刺痒痒的草坪上说着。

  “当然啦!我可是练了三年了,不过表哥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没用呢,这已经是你第……第几次被我摔倒来着?”

  “二十…………二十四。”

  “哇喔,那表哥你还真是没用呢。”

  “行行行,拗不过你这丫头。”

  这对表兄妹躺在草坪上,让猪突猛进的阳光打在自己的身上。

  空也的自行车挨在铁护栏上,车头摆向他们,静静地守护着两人。一只黄雀扑棱着翅膀,落到车把手上,和它一样,静静地看着他们。

  “表哥?”

  “嗯?”

  “我想来参加你们这边的烟花大会。”

  “夏日祭啊,姑姑他们同意?”

  “当然啦,他们也会来的。”

  咲雪站到空也面前。

  “到时让你看看我穿和服的样子!”

  “和服啊……”

  说到这,空也立马联想到动漫里面的女孩穿和服的样子,方方的带枕、好看的太鼓结,还有…………

  “嗯,我很期待哦!”

  “哈,到时候亮瞎你的眼睛!”

  “行啦行啦,该回去了。”

  空也半蹲下身背对着咲雪,咲雪很快就扑了上去。

  “轻点啊……”

  “嘻嘻,抱歉啦。”

  空也背着她,慢慢地走向上坡。

  在这眩目的阳光下。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