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八、夏日惯例&海边的少男少女

冧筱晓
5867字
2021-02-08 19:04:19

  海边的烈日炙烤着少女们的肌肤,她们穿着惹眼的泳装在清凉的海水里嬉闹,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男生们嘛……

  “一承快分我点装备!待会儿要开Boss战了!要高阶的!”

  “好嘞!不过你真的就喜欢玩远程啊……哎新藤,这款游戏还挺好上手的吧?”

  “有你们手把手教我感觉轻松了很多呢!啊,空也我这有一把橙色的阿姆斯特双螺旋爆裂无双炮。”

  “ 噢噢噢噢噢!多谢啦新藤!”、

  东木空也、土埔一承、以及这位加入他们的“新参者”,高坂新藤。三人正聚在遮阳伞下打得热火朝天,虽然这天气本身就很热了。

  “纱依啊,我就说别给男生们游戏机玩了,你看,这都快一个小时了,他们还是躲在遮阳伞那,屁股都没移过!”筱娅双手叉腰,责备道。

  “我,我也不知道他们会玩得这么上瘾啊……亏我还鼓起勇气穿了这么可爱的泳衣……”沙依戳戳小手指,一脸的委屈。“小安,接下来就拜托……”她带着求助的目光对站在一旁的穿着紫色泳衣,身材高挑又苗条的女生说。

  “唉,真是拿小沙依没办法呢……看我的哈,现在就去揪那三个家伙出来!”

  名为小安的女生,甩了甩系着单马尾的黑色长发,气势汹汹地向打着Boss战的三个男生走去。他们还毫无察觉,有一股恐怖的气息正在袭来。

  “小……小安,下手轻点喔!”沙依朝她喊道。

  “把他们扔海里也没问题的哦!”一旁的粉发少女喊。

  “放心啦,我会把握好分寸的!”

  “欸,她们在说什啊?”

  “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个章鱼Boss要惨死与我的阿姆斯特双螺旋爆裂物双炮了!”

  “开玩笑,明明是我的黯炎真剑!”

  在Boss还剩一丝血的时,“魔王”出现了。

  “沙滩边有三个美女不看,居然窝在这打游戏?这是人干的事吗!?”

  小安站在他们面前,怒斥道。

  “我靠!这Boss还有二形态?!”

  “呀,失算了啊。”

  “嗨,没事,我还有几瓶血,能撑过去的!”

  空也等人没有理会她,甚至连头都没抬一下。

  “……”

  小安默默地掰响指关节,蹲下白皙的身子,双手抓住空也他们坐着的白色沙滩垫。

  “给我去吃沙子吧你们这群臭男生!”

  她双手猛地向前一掀,男生们连同游戏机一下子被掀飞了出去!在他们的皮肤感受到一阵火辣辣的气息后便一头栽进了沙子里。

  “魔王”的袭击疾如闪电,三人还来不及惊叫,就和他们的游戏机一起————GAME OVER了。

  啊对了,这位“魔王”小姐同新藤一样,也是一位“新参者”。

  “呸,呸,唔啊……鼻孔里进沙子了……”

  “呃啊……这就是沙子的味道吗……”

  “远野安!你可别太过分了!”空也把头从沙堆里拔出来,坐在上面,指着“魔王”的鼻子喊道。另外两人的头还是埋在沙子里,撅着屁股一动不动。

  “嚯?旱鸭子空也想怎样?难不成是想像小时候那样被我用‘大风车’摔回海里?”小安双手抱在胸前,及其蔑视地俯视着他。

  “唔……”空也被这句话噎到了。“是啊我就是旱鸭子啊,那你这位‘太平公主’又想怎样?”

  “太……太平公主……”

  这四个字冲击到小安的耳膜后,她便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胸部,小脸霎时红成了小樱桃的模样。

  “你这家伙……”小安握紧拳头,怒意开始从她那紫红的双瞳蔓延开来。“就算是小沙依也护不住你了!”说完就抡起一把不知从哪里出现的一把木棒,径直地像空也的裆部打去!

  啪的一声,木棒重重地打在了沙子上,溅起的沙粒四处飞散。

  “你……你玩儿真的啊!”迅速跳起来的他逃过了这一击。

  小安没有回答他,而是又抡起木棒向空也挥去。

  由于多年的VR格斗游戏经验,他侧身一闪就躲过了攻击,但也还是勉强。

  “沙依救我!”空也大喊着向海边跑去,已经顾不得沙子给他带来的刺痛感了。

  “别想逃!今天我非得把你的头拧下来不可!”小安舍弃木棒,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空也追去。

  “欸欸欸欸欸!”面对飞速冲来的两人,沙依变得变得不知所措起来,一旁的筱娅正压着腿,这与她穿的那件“成熟”的天蓝色泳衣形象完全不符。

  “哈……哈……沙依……快救……”空也跑到沙依面前已筋疲力竭了。

  这时,他绊到了一块珊瑚石。

  “啊咧?”

  由于距离不是很远,空也被动地向沙依那纤柔的身子扑去,脑袋精准地朝着她“丰满的泳衣”撞去。有那么一瞬,他在想:或许这样……也不错?

  正当他要享受到男女之间的肌肤之亲时,突然出现在身旁的粉发少女飞起一脚,精准地踹到了他的左脸!那张似猥琐大叔的表情瞬间变得痛苦无比。嘛,毕竟这也算得上是“肌肤之亲”,虽然持续的时间短,且换了种形式。

  “色狼退散 !”筱娅像是憋了许久,一口气,痛痛快快地把这四个极其符合空也的字喊了出来。

  “噗……咳啊!”

  结果很显而易见了,空也完美地被踹飞出去。十米。

  “干得漂亮啊筱娅!”小安高兴得跳起来跟她击了个掌。

  “你们女生下手也太狠了吧,刚才那Boss我们都快要打过了耶。”

  “就是啊,小安你可以善意地提醒下我们嘛,这一上来就给我们来个掀垫子……”

  “还善意地提醒?我去叫你们那会儿,你们可是连头都不抬一下的!”她打断新藤的话,嘟着小嘴;生气地转过身,背对着他。

  “倒是夸一下我穿泳衣样子啊……你这樽榆木脑袋……”小安戳戳手指,嘀咕道。“是我挑的泳衣不好看吗……”

  新藤掸去头上的沙粒,轻拍她的肩。待她扭头过来时,便用食指戳向那圆圆的脸蛋。

  “我倒觉得小安你很适合穿泳装啊,不仅可爱,还有点帅气呢!”他唆地一下对小安竖起大拇指。

  “真……真的?”小安那苦瓜脸慢慢露出了笑颜。

  “嗯嗯!”新藤像个孩子样重重地点了点头。

  海风随着浪花吹向岸边,吹打在少女们被海水打湿的肌肤上,一股凉飕飕的感觉直冲心头。小安本想再享受一会儿的,但新藤突然就拉住她的左手。

  “走,咱们玩水去!”没等小安回答,就已经拉着她奔向波光粼粼的大海去。

  等他们走远后,筱娅挠了挠脸,面向一承。

  “那个……我穿泳衣的样子……怎么样?”

  这还是筱娅第一次在一承面前这么难为情,手指不停地卷着披在胸前的樱色发丝。

  “就算你这么问我也……”一向直言直语的一承居然也变得难为情起来,好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

  他盯这筱娅下半身那层透明的薄纱,罩到了膝盖处,天蓝色泳裤紧缚着她的大腿内侧。还滞留有几滴透明的海水。

  “嗯……就……挺成熟的吧……我觉得”

  一承恨不得现在就挖个沙洞钻进去。

  “我也觉得!看来咱们的趣味很相似嘛。”筱娅看起来挺开心的。

  “喂喂,那不叫趣味好吧……”他坐到沙子上,感到一阵火辣和刺痒。

  “呐,一承你会游泳的吧?”

  “啊,会啊,我小时后就是住海边的。”

  忽然间,一承捕捉到了筱娅脸上掠过那一瞬的,“意味深长”的微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直冲自己的心脏。

  回过神来时,筱娅已经抓住他的双脚。

  “筱娅你……呜哇哇哇!!”

  她以惊人的力道对一承使用“大风车”绝技,紧抓他的双脚在原地快速地转了五圈后一撒手,将他狠狠地扔向大海!一承在空中掠过,形成一条完美的人形弧线。他背对着大海,流着泪水的双眼望着无比广阔的天空,三秒后闭上了眼睛。

  “真是……蓝得一塌糊涂啊。”讲完,扑通一声。他便身落大海,溅起了一大片水花。

  “哟!你可别淹死啊!”筱娅大笑着向他的掉落点跑去。

  “小空你没事吧?”

  另一边,沙依坐在倒在椰树低下的空也旁,朝他那晕晕的脑袋缓缓地扇着风。鼻梁上始终挂着那副黑框眼镜,棕色的短发长长了不少,在后面系了个小马尾。左手手腕多了条用贝壳做的精致小手链。

  “嗯……还行吧……欸,都说不要叫我小空了,感觉超别扭的……”

  “不要,我就是喜欢小时候的叫法。”沙依双手叉腰,洁净的脸蛋一下子就凑到空也的面前;语气变得强硬起来,和在学校天台那会儿完全变了个样儿。

  “啊啊,随便你啦。”空也顶不住这样的沙依,便用手指推开她那凑得太近的脸蛋。慢慢挺起腰板,坐靠到身后的椰子树下。才发现,沙依是以鸭子坐的姿势待在自己身旁的。

  “小空……”

  “嗯?”

  “你觉得……今天的我……怎么样?”说着,沙依把双手夹在大腿内侧,脑袋微微低垂下来。

  “呃,这……”空也看了看她身着的白色花边的死库水,还有锁骨处那几滴不知是汗水还是海水的液体。

  他咽了咽口水。

  “……就跟小学生差不多呢!”空也脱口而出。

  话音落下,他便被两大把沙子击中了脑袋。

  “笨蛋小空!你还是去吃沙子吧!”沙依用软乎乎的声音骂出这句话后嘟起小嘴巴,气呼呼的转过身,用白皙的后背对着他。

  “这怎么突然就生气了嘛……”空也揉揉双眼,又躺在了沙子上。“沙依啊,刚才我绊到珊瑚石扑向你时……”说到这时他也背对这沙依。“如果……我是说如果啊,如果筱娅没踹飞我的话,你……会怎样?”

  “啊咧?”她突然转过头,双眼瞪得大大的。对于空也的这句话表示很意外。“嗯……我大概……什么都不会做吧?”沙依笑着回答。

  “呃……欸!?”空也惊坐起来,张大着嘴巴看向她,说不出一句话。

  “因为我反应能力很差啊,况且扑过来的还是小空你……”

  “……我?”空也迟钝地指了指自己,有些迷惑。

  “没……没什么!快忘了我刚才说的!”沙依立马把头扭了回去,把发烫的小脸蛋埋在双手里。

  站在浅滩处的筱娅正看着沙滩上的那两人,表情有些复杂。

  不一会儿又转过身,一头扎进了海里。

  “小空我们去游泳吧,你看小安他们玩得多开心。”

  一听到“游泳”两字,空也迅速地跑到另一棵椰树下,像个小淑女一样双手抱膝坐下。

  “哈?你在说什么傻话呢?我才不会去海里游泳!”

  “我知道小空是旱鸭子……那咱们不是有游泳圈嘛~”沙依小跑过来,轻轻抚着他的头,说。

  “一个大男人带着泳圈游泳……那还不得丢死个人啊!”

  “没事儿的啦……你看就我们俩在一边光看着他们玩,多不合适?”

  “唔……”空也放开双腿,看着一承、筱娅、新藤、小安他们玩得很疯的样子,好像是把学习上、生活上的各种各样的压力释散得淋漓尽致。“那我是不会进深水区里的……”

  “噗……好啦知道啦。”沙依把他从沙子上拉起,奔向嬉闹的伙伴们。

  (二)名场面

  一承见空也远远的向这边走来,一下子游上岸。把浸湿的头发嗖的往后一甩,示意他站到自己旁边。面无表情地转过身,面对着风平浪静的大海。

  空也一下就领会了一承的用意,挣开沙依的手,赶到他身边。

  烈日之下的海边,两人穿着宽大的沙滩裤,双手抱在胸前。双目眺望着一望无际的蔚蓝的大海,似正经,又不似正经。

  一承率先发话。

  “海的那边,是敌人。”语气异常严肃。

  “不,海的那边,是烧酒。”空也眯起双眼,认真地说。

  不过两秒,这俩大男人突然莫名地大笑起来,一承在沙滩上滚来滚去,空也则是跪在沙子上疯了似的狂拍着沙子。

  “恶啊……人类迷惑行为……”小安一脸鄙夷地说。

  “沙依快过来,不要被那俩傻子给传染了!”筱娅一把拉过不明现状的沙依去堆沙雕去了。、

  “你们在玩什么啊这么开心。”新藤伸伸懒腰,向那两个“傻子”走来。

  “哈……哈……没……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到了很适合此境的梗而已。”一承快笑得快岔气了。

  “唔……虽然不懂你们在说什么……但是看起来好像很有意思的样子!”

  “哈哈,新藤等会给你看个更有意思的!”

  空也开始作死了。

  他是趁女生们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堆着的沙雕城堡上。蹑手蹑脚地走到旁边……接着一个瞬步冲上前,把那足足有半个身子般高的沙雕城堡踹了个粉碎!踹飞的沙子把筱娅、沙依,小安的脸都“洗”了一遍。

  “新藤,我们先找颗椰树藏起来。”

  “啊?为什么?”

  “等下将是空也和筱娅的‘史诗级战斗’,极有可能波及到我们!”

  “呃,好吧!”

  言毕,两人跑到附近的椰树下,暗中观察着这场即将爆发的“史诗级战斗”。

  “空也……你是不是不想活了?”筱娅那“招牌式笑容”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怒火中烧表情,樱色的长发都快竖起来了。

  “小空这次你也太过分了!”沙依抖了抖眼镜里的沙粒,附和道。

  正欲筱娅想动手时,小安拦住了她。

  “这里就交给我吧,筱娅酱。”

  筱娅见她双目无比坚定,而且还带着要置人于死地的欲望,便挨着沙依坐下,静静地等待着空也被揍扁的结局。

  小安解下发带,黑夜般的长发一下子披散下来,紧捏着双拳,双脚重重地踏在刺痒的沙子上向空也走去。坐在崩坏了的沙雕旁的两位少女,清清楚楚地看到“无敌”两字,写在小安的脸上。

  “接下来就是你了……小安!”空也指着小安,狂妄地说着。

  看着如此脑抽的空也,她领会了他的意思。

  “混蛋……”小安慢慢地向空也走去。“空也!”

  面临此境,空也非常满意,继而说。

  “嚯!居然向我走过来了么,向我漆黑烈焰使空也,不是哭喊着‘把我的沙雕城堡弄回来’,而是毫不畏惧地向我走来了么!”说到这他干咳了两声。“只可惜你拦住了筱娅,她本可以一拳把我打废的!安啊!即便如此你还要前进吗?”

  “不靠近你的话怎么把你打到全身骨折呢?”小安冷冷地说着,无敌的气息愈增俞强。

  “嚯嚯!那不妨再走近些~”走到一半时,空也发现小安手里多了根结实的木棒。

  “喂!你这是犯规啊!”他刚才那狂拽的气息在看到那根木棒后瞬间蒸发得无影无踪。

  “这可是从小把你打到大的木棒啊,我相信你一定很期待被打得哭天喊地的样子!”小安“温柔”地笑道。

  这个距离,空也已经逃不掉了。

  “别……别!我知道错……呜哇!”他被一棍打倒在地。“打人别打脸!打脸伤自尊啊!好痛!”

  “你不是漆黑烈焰使吗,放出你那引以为傲的黑炎啊!”小安没有丝毫要放水的意思。

  “沙依别看,这太暴力了。”筱娅捂住她的眼睛,自己却看得乐呵呵的。像是在街上捡到了五毛钱一样。

  “唔……嗯。”纱依顺道把自己的耳朵也给捂上。“感觉……回到了小时候呢。”

  “呼哇……感觉回到了小时候呢。”新藤悠悠地对一承说。“还真挺有意思!”看着差不多要被打出翔的空也,他忍不住大笑起来。

  “空也那家伙从小是住这边的?”

  “嗯……倒也不是,他一般只有暑假时才会过来,那时我们四个就像现在这样玩得这么疯。”

  “这样啊……”

  “一承,问你个事哈。”新藤凑近他的耳朵,说。“你……和筱娅酱是一对儿吧?”

  “哈?谁跟那个暴力女你一对!”他几乎是喊出来的,脸上还现出了一点红晕。

  “欸……之前我还见你夸她泳衣来着。”

  “这‘差事’本应由空也来做的,可惜他被踹飞了。”

  “唔,空也是小沙依的。”新藤用指甲刮了刮树皮,正视着一承琥珀色的双眼。

  “就因为是青梅竹马?想你和小安?”一承戳了戳新藤的肚皮,不爽地回道。

  “自接你们从车站下车那时起,我就没见到过空也和筱娅交流的样子。”新藤拍了拍他的肩。“不过你和她的关系很好啊,他还用‘大风车’把你扔到海里耶。”

  “那才不是关系好啊……”一承万般无奈,往左手臂上的防水表瞅了一眼。“这么快就五点了啊……新藤,要不咱俩来比下游泳?”

  “哟!正愁没对手呢,求之不得啊!”

  “好嘞!那就把终点定在……那头的黑灰色礁石吧!”

  话音落下,两人戴上泳镜,像出膛的子弹直冲海里。

  对空也的暴力终于停止了,打得气喘吁吁的小安俯视着半身不遂的他,说:“你被我痛扁的原因只有一个,只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原因……”,“无敌”的表情依旧挂在脸上。“那就是……彻底地把我惹怒了!”

  奄奄一息的空也扑在沙子上,颤抖着对她竖起拇指,用一种大Boss临死前的语气说:“要……要的就……就是这种效……效果……”言罢,手垂了下来。

  空也,再起不能。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