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八、夏日惯例(二)&浴池的少男少女们

冧筱晓
4106字
2021-02-08 19:05:15

  吃过晚饭,天便完全暗下来了。晚风吹拂在温暖的海域上,很是寂静。

  享受完海鲜大餐的空也一行人,正往着附近的温泉旅馆走去。夜晚的乡间小路确实是没有什么行人,只有那路灯散发着微弱的光芒为他们照亮前行的路。

  “嗝~纱依啊,我明年还要来这里玩。”走出沙依外婆家那栋超大的别墅,一承两眼发亮地说。那时从海滩上回来时,刚进到庭院,他嘴巴就一直张到吃晚饭的时候,惊讶得合不上嘴。

  “话说回来怎么没见着你外婆啊?”筱娅叼着根牙签,走到沙依旁,问。

  “她去镇上开会去了,说是很晚才能回来了,让我们自己先玩会儿。”

  “这样啊……感觉有点不习惯呢,这么久没见过她了。”空也把手靠在后脑勺处,叹了口气。

  虽然是在乡下,但像样点的温泉旅馆还是有的。六人走到玄关处后,有个很漂亮的穿着和服的女人笑着迎了过来,讲了几句话后便领着他们去温泉浴场。

  “这里就是本店的浴场了,请各位慢慢享受~啊对了,如果有什么需要就请按一下更衣室里的白色按钮,讲出您的要求,我们会立刻赶来的~”说完,红和服女人轻轻地鞠了一躬,匆匆地回到前台了。

  “欸……我还以为是混浴来着。”一承看着前方左边标着男浴池、右边标着女浴池的两条幅,十分沮丧地说。

  “请停止你的猥琐大叔想法好吗。”筱娅斜了他一眼。“在沙滩上那会儿不够看?”她又补上一句。

  “唔……算你狠……”一承做了个吐血的姿势。

  “别唠嗑了,还是赶紧享受温泉吧,和一承比赛游泳快把我给累垮了。”新藤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那就一小时后见咯。”小安拉着纱依和筱娅,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女浴池。

  “我们也进去吧。”空也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

  “进女浴池?”

  “滚。”

  旅馆后方的温泉浴池出奇的宽阔,除了入口外,其它三面均由高高的竹排紧密地围在一起,女浴池就在隔壁。

  “哇,是露天的!”一承走出更衣室,抬头望着漆黑的夜空,感到很新奇。不过一会儿,女浴池那边也传来了同样的话语。

  “你是第一次来泡露天温泉?”新藤裆部系着条白浴巾,向他走来。

  “说实话我连温泉都没去过。”他看向从水面溢出的团团热气,说。“我只去过桑拿房。”

  听了一承这两句话后,新藤心想:这……真的是城里人?

  看着新藤那迷惑不解的样子,空也解释道:“唉,这不怪他,是我把他拉进了游戏圈里,把这个极其热爱户外的家伙变成了一个整日闭门不出的宅了,都是我的错啊。”空也说着就钻进温泉里,发出“啊~”的声音。

  “那一承得好好享受才行了!”说完,新藤一把把他推进了热气蒸腾的浴池。

  “烫啊啊啊啊!”一承的惨叫响彻夜空。

  “男生在那边干嘛啊,鬼叫个什么劲呢。”小安盘起黑色的长发,解开浴巾,把脚尖深入浴池里探了探温度。“一如既往呢。”

  “这么说你经常来咯?”筱娅也盘起头发,解开围在胸前的浴巾,一下就泡进温泉里。“好舒服~”她惬意地靠在温泉旁的圆石上,只露出头部。

  “大概一个月来一次吧,缓解下学习还有各种方面上的压力。”小安也泡了进去,露出那被水浸着的、让人垂涎的锁骨。“今天久违地把空也揍了一顿,肩膀酸死了……他怎么这么耐打了?”

  筱娅听到后不禁苦笑了一下。

  “该不该说是我‘锻炼’他的呢?”

  “你们怎么这么快呀,都不等等我……”纱依裹着凸起的两座“小山峰”的浴巾走进温泉,直到身子完全浸泡在水里才解开。两座白里透红的“小山峰”缓缓地浮了上来,却被满脸通红的她两手按住。“呼——”她长吐出一口气,享受着这无比合适的水温。

  小安盯着纱依的“小山峰”,慢慢地游了过来。

  “小——沙——依!”突然,小安猛地朝纱依的“小山峰”抓了一下。

  “咿呀!小……小安你干什么啊!”在受到袭击后,纱依迅速缩到温泉圆石边上,像一只受惊的小仓鼠。

  小安还是盯着她那两座“小山峰”看,“你这‘凶器’也长得太快了吧!年龄明明都差不多的……我……”小安转过身,扑向筱娅,向她哭诉道。

  “呀,只是安酱的生长期还没到而已啦,不用担心的~”筱娅抚着她的头,安慰道。

  但不出两秒,筱娅也被袭击了!

  “咿——!小……小安你是被色大叔附体了吗!?”她趁着小安处在“待机”状态,立马和纱依抱在一起。“不得不说……纱依你还真挺大的哈,弄得我都想试试手感了……”

  “不要啦……筱娅你的还不是一样嘛……”

  两人的“凶器”紧贴在一起,构成了一幅绝美的“少女入浴图”

  “我可是听到了啊……这赤裸裸的嘲讽!”小安大叫着向她们那诱人的身子扑去。

  “呀!不……不要摸那里~”

  “别……啊~好痒的……小安快住手~”

  “放弃挣扎吧!今晚我要好好教训你们!”

  “啊~别……别再摸那里了!”

  “雅……雅蠛~”

  女浴池那边不断传出的嬉笑声吸引了另一边的男生们。

  一承和新藤的耳朵贴在厚厚的竹排上,仔细听着隔壁女生们的动静。

  “唔嗯……她们在干什么啊,好像很嗨的样子。”

  “好想爬上去看看。”

  “俺也一样。”

  筱娅她们那边的叫声让这两人听得心痒痒的。

  “空也你还愣在池子里干嘛,这么有意思的事你都不来?”一承扔了颗小石子过去,砸到了空也的脑袋。

  “你可消停会儿吧,这些叫声有什么意思?我网盘上二次元的那些可有意思多了。”说完,便闭上了眼睛。

  “看吧新藤,这就是个真真正正的死宅,就说不要理他了。”

  “呃……好吧……欸?一承兄这里好像有条缝隙!”话音落下,一承迅速往他值得方向冲去。随即立刻就用眼睛堵住那条缝。

  “哇塞……居然能看到隔壁的女浴池!”他尽量控制住自己的声调和兴奋感,身体扭得像只蛆虫。“噢噢噢噢噢!”一承透过竹排上的小缝 ,清楚地看到了被雾气裹着的三位少女纤细白嫩的背部。

  “Nic~~~~~e~~”

  “一承兄,她们在干什么啊?”看着他那痴汉似的笑得连口水都流了出来,这样新藤非常好奇。

  “新藤老弟你也想康康吗?”两人已经称兄道弟了。

  “想啊!”

  “喂喂,一承你可别带坏他啊。”空也朝他嚷道。

  “没事儿的啦……来新藤,从这里再向右边点……对!就是这样!她们就在那个方向上……”

  “啊好……欸?咋没声儿了?”新藤透过缝隙,除了热腾腾的气外什么也没看见。

  “是啊没声儿了……不对!开离开那新藤!”一承这个老司机意识到不对劲了,但已经晚了。拇指般大的缝隙瞬间淌出一浑热水,打到了新藤的眼球上。

  “哇啊!我的眼睛!”在接触到的一瞬,他整个人向后倒去,捂着被烫伤的眼睛在地上打滚。不停地喊疼。

  女生们没有说什么,只是把一个旧木箱移到缝隙处,又跑回去继续玩耍了。刚刚那盆热水是个警告。

  “哼,就知道那些笨蛋会偷窥!”小安愤愤地说着。其实自己心底还是很开心的,因为她知道偷窥者是新藤。虽然不知道新藤其实啥也没看到。

  “嘴上这么说,心里还是很开心的对吧?”筱娅一把揽住小安的肩,坏笑着说。

  “怎……怎么可能!我还恨不得把岩浆泼在那小子脸上!”她极力地狡辩。

  “喔~小安你自爆了~”一向沉默寡言的纱依也加入到她们的话题中去。

  “小纱依!你怎么也这样!”小安看上去很开心。

  “从小到现在我能不知道你俩之间的感情吗?还都一起睡过觉呢。”

  “欸?!真的?!”筱娅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那都是很小很小很小时候的事了!那小纱依你就不想被空也看吗?”

  “欸欸?小……小空……我想被……不想被……唔……”纱依被反杀了。

  “纱依是我的!才不会给空也哪个家里蹲笨蛋死宅看呢!”筱娅放开小安,抱住已经混乱了的纱依。

  这句话刺进了空也的耳膜。

  “唉,怎么在什么时候都不忘记损我啊!”

  “因为你确实是那样的啊。”一承拉着还在抽泣的新藤走过这边。

  “你们也太会损人了吧。”他无奈地摇摇头,表示很无语。

  “阿空,你会来参加我们这边的烟花大会吗?”新藤弱弱地问。

  “嗯,不来了,我和舅舅他们约好了,在我那上面,酊茗市。”

  “唔……好吧。”他神情很落寂的样子。

  “小学那会儿我在这边也没少参加吧?况且你和安两个人一起不更好?”

  “可我和小安都希望你、筱娅、纱依、还有一承兄在这边过啊!你都不知道一听到你们要来这边玩水时我们有多开心……”新藤往温泉外的高山望去,凭借周围白炽灯发出的黄色亮光,依稀能看见它那巨大的轮廓。他的双眼,似乎看到了小时候他们四人一起打水漂、骑自行车、用脚把拖鞋甩到空中,比比谁甩出的弧线更好看的样子……

  “那今年冬天我就来这打雪仗吧!很久都没见到过雪了呢。”空也的眼里满是怀念。

  “那……那一承兄!”

  “我肯定会来啊,不要告诉我这里不能滑雪哦?”一承搭着新藤的肩,大笑道。

  “可……可以的!到时候一定都要来!”他开心得蹦了起来,差点就把一承给弄倒在地。

  “约好了哦?”

  “嗯!我一承大爷绝不食言!”

  “那我身为漆黑之烈焰使就更不用说了!”

  三人,三拳相对,以此为誓。

  泡完温泉后他们还Go shopping了一下,当然,男生们是苦力。一承负重最多,其次是空也、新藤。

  见他们满腹牢骚,一直憋着,便提议去游戏厅玩玩。三个男生听了之后瞬间把腰杆挺直,疲惫感消失得一干二净。向打了兴奋剂一样,拉着她们想游戏厅狂奔而去。

  看着光彩夺目的游戏厅招牌,空也、一承、新藤,都迫不及待的想冲进去嗨上几把。

  “喂,你们不来玩吗?”看着愣愣的站在门口的女生们,一承问道。

  “我们又不会玩,还是你们玩吧,我们三个就到对面的咖啡店休息会儿好了。”

  “别那么扫兴嘛,这来都来了……不会玩我们教你们嘛。”

  “就是啊,来来来先进去再说,不然人太多排队很麻烦的。”没等她们答应,三个男生便拉起对应的人走进游戏厅。

  嘴上说着不会玩、不想玩的女生,在十分钟后突然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完全停不下来。

  空也手把手教纱依玩抓娃娃和捕鱼达人,筱娅的上手速度很快,一承只是略教皮毛,她就可以和他比街舞机、投篮机、射击,还有街机拳皇了。这还是自空也以来,第二个让一承感到棘手的对手。两人的激烈比拼吸引了一大群人来围观,还不断地为他们喝彩。而新藤……

  “你在犹豫什么啊,直接一锤下去不就完事了?”

  “哎呀,这些小东西太可爱了,下不去手哇。”

  小安正教他打地鼠。

  “你是小女生吗……真是服了……”

  叮的一声,有只小地鼠突然钻了出来。二话不说,小安抡起软锤狠狠地砸向那只地鼠。

  “恭喜你!在五分钟内共打中一只地鼠……”地鼠机发出了这一串声音。

  “呜……可爱的小地鼠……”

  小安没管新藤那可怜巴巴的表情,硬拉着他去打僵尸世界大战,VR的……

  不一会儿,游戏厅里传出了一个男生的惨叫。

  疯玩了一天的六人,一回到别墅便倒头呼呼大睡起来。

  晚风吹过的乡村小路,稻田里的油菜花像是喝醉的上班族,瑶瑶晃晃,摇摇晃晃。瘦高个儿的路灯先生依旧散发着微弱的光芒,为漂泊在外的人照亮回家的路,不曾间断。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