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八、夏日惯例(三)&End

冧筱晓
2312字
2021-02-08 19:06:25

  黑色,一切都恢复到无比宁静的夏夜。海风停止了呼吸,海面上映照着夜空那皎洁的圆月;云朵把闪烁的夜星遮掩起来,只留下了那轮皎月,孤零零的。

  夜半,月光透过窗,正巧落到一承的脸上。轻轻的把他弄醒了。睡眼惺忪的他挠挠乱糟糟的头发,疲惫地朝睡相邋遢的空也跟新藤看了几眼,还有那束把自己弄醒的月光。

  “唔……厕所……”

  他轻轻打开房门,在走廊上摸着黑向卫生间走去。

  忽然,阳台处传来一段歌声。空灵且又十分优美,声音很轻,但在这片深夜里就已足够清晰。

  声音理所当然地进入到一承的耳里,他那困倦的样子瞬间转化成好奇,跟着这美妙动听的声音走去。

  宽阔的阳台上,一位少女沐浴着月光歌唱,披散着头发。她闭着眼睛,享受着绝对的幽静。

  “这首《仿如微光》是空也那家伙推荐给你的吧?”一承挨着阳台门口,对着突然停止歌唱的少女说。

  “一……承?”少女试探性地问,似乎没有感到太大的意外。

  “呦,小安你嗓子很好啊!说真的,当一名优秀女唱见毫无问题。”

  “啊谢谢……对了,今天我们好像都没怎么说过话。”小安转过身,月光映照着她的测脸,黑色的长发整齐地披在后背。

  “在车站作过自我介绍后就没怎么说过话了。”一承走过她身旁,扶着冰凉的大理石台面。抬起头,望着夜空中那一轮明月。云朵似乎停止了流动,安分地停留在月的周围。“你平时都这样吗?在深夜里唱歌。”依然注视夜空。

  “只有周三才会,不过嘛……今天就破例那么一次。”小安轻笑着回答。

  一承没有问为什么只有在周三唱,他抖抖宽松的睡衣,问:“今天开心吗?”注视的目标移向了她。

  “很开心哦,特别是在知道哪两个不善言语的家伙还带了两个朋友过来时……很是欣慰啊。”

  “哈哈,感觉你是看着他俩长大的!不过也是,我刚认识他们时都是很安静的,特别怕生。”

  “噗,果然是那样吧?”小安也笑了。

  “熟了之后空也那家伙就变得很活跃了,经常在教室里做一些常人无法理解之事……当然啦,筱娅会治他的。”

  “哈哈哈那我就放心了!筱娅酱很靠得住呢!”小安打了个小喷嚏,接着说。“啊,一承君希望你遵守约定哟。”

  “嗯?”

  “滑雪的事啦,新藤跟我说了。”

  “啊啊,那是当然,决不食言。”一承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很是自信。

  “那作为见面礼——喏,一条贝壳彩石手链。”小安把它举过头顶,让他们充分吸收月光的精华。

  “哇……是手工制作的?”看着在月光下闪闪发亮的那条彩石手链,惊叹地问。

  “嗯哼,那当然。”她把手链递到一承手里,对他那细细端详的样子很满意。

  “好精致啊!谢谢啦小安,不过我好像没有为你和新藤准备什么……下次!下次来时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大惊喜的!”一承认真地说道,眼神坚定。

  “哈哈哈哈说出来不就不是惊喜了嘛……不过也很谢谢你啦,我们很期待!”

  夜风再次席卷过这个小镇,拂过两人的侧脸,云朵开始了流动,把月亮给遮住了,连同残余的星星。

  “你害怕黑夜吗?”一承问。

  “不怕,因为我知道明天太阳会依旧升起的。”小安伸伸懒腰,回去睡了。

  “是啊,会升起的。”

  微风里带着一承的一句话,飘向远方。

  黑夜依旧,呼吸伊始。

  分别之际,小安和新藤塞了一大堆土特产给空也他们,还有一些自己手工制作的精美小玩意儿。

  “有空一定要常来看看我们喔。”小安抱着筱娅柔软的身子,鼻子轻轻嗅着她芳香的樱色长发。

  “一定。”她拍拍小安的背,表示遵守约定。

  “空也这个不安分的家伙就交给你啦。”小安意味深长地对她笑。

  筱娅先是一愣,三四秒后才明白她的意思。

  “嗯!我会管好他的!”

  而空也,则再次体会到小时候挨打的痛。

  “呜哇!打得好!”他摸着被竹条打得通红的脊背,对着纱依的外婆绤屿沨说道。

  “这孩子,提这什么要求……是不是又多了个奇怪的癖好哇?”沨在外孙女的搀扶下又抽了他一鞭子。

  “呀,就感觉想怀念一下从前嘛,小沨外婆。”

  “要怀念也不用这样啊……来,让外婆抱抱……”小沨抚摸着比自己高出许多的空也的背,又不停地搓搓他的脑袋。“哟哟,长这么大啦,不再像以前那个小屁孩咯!”沨外婆呵呵地笑着,早晨的微风划过她那干皱的面庞,银白的发丝在空中飞舞。

  “您……身体还好吧?”空也握着她粗糙的手掌,看着她那逐渐驼下去的背,以及饱经风霜、布满皱纹的脸庞,揉了揉眼角。

  “硬朗着呢!打你的话还是挺呛的……不说了不说了,耽误你们是上车……记得常来啊。”沨外婆捏了捏空也的脸,说道。

  “那个……小空你们先走吧,我陪外婆住几天……烟花大会时我会回来的。”纱依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转过头注视着自己的外婆,眼里有许些哀伤。

  “……好。”空也明白了她的意思,“喂!筱娅、一承,上车了!”他朝那两人大喊。

  “来了!”

  和小沨外婆、纱依,还有小安、新藤挥手告别后,三人踏上绿皮火车,也跟这个美丽而又朴素的小镇作了最后的告别。

  “筱娅你看,这是小安送我的礼物!”一承晃着那条贝壳彩石手链向她炫耀。

  “咦!这不是……等等!”她看了一眼后从口袋里拿出了跟他一模一样的手链。“这是新藤送我的!”

  一承看了之后瞪大了双眼。

  “一条黑一条白……这该不会是情侣手链吧!?”

  “情你个头啊!”

  “我怎么会和这个暴力女……啊说错话了。”

  话音落下,一承的脸受到了重击。

  看着在空旷车厢里扭打在一起的两个不安分的家伙,空也无奈的叹了口气。

  “无论在哪都吵得起来啊……”说着,他也从裤袋里掏出一条手链。与筱娅、一承的不同,是和纱依那天在沙滩上戴着的那条手链一样,串着米色的小贝壳。“净爱做多余的事。”望着车窗外不断向后退去的树木、民居、还有那片大海,扬起嘴角,闭上了双眼。

  空也做了个梦,梦里,那个名为“日常”的东西渐渐地从他的身旁逃离,而自己却怎么也迈不开步伐去追。慢慢地,身边的伙伴也一个个离自己而去。他用尽力气去呐喊,但,无人响应。只是站在原地,白茫茫的一片,伙伴们的背影愈走愈远,最后化为一个点,消失了。

  只是未到,支离破碎之时。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