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1 奥托,我命令你与我速速击剑

原创作家
2555字
2021-03-03 11:21:11

  “只剩一点了,坚持住,我的身体!”

  就在天空中的黑洞已经快要将四合一西琳完全吞噬殆尽的时候,勉励支撑着的瓦尔特腹部突然受到了一剂无形的重击。

  赤红色的羽毛纷纷扬扬飘落,无形的敌人显露出了他的身影。

  瘫软在地的瓦尔特强撑着身体抬头向那位未知的敌人看去。

  头戴高礼帽,身着白西装的装扮让他看起来如同一位优雅的贵族,但脸上欢笑着的小丑面具却给这副严肃的装扮增添了一点嘲弄的感觉。

  邪恶的小丑,滑稽的弄臣。

  现在他瓦尔特的整个计划对于这个未知的敌人应该就是如此滑稽吧。

  “嗯哼,看来顺利的逃走了呢。”

  伊甸之星的碎块从男人的手中缓缓化成灰烬,天空中的巨龙已经将西琳一口吞下飞向远方。

  嘲弄的面具转向地上破烂不堪的身体说道:“很顺利,那么……接下来就该送只剩半条命的阁下乖乖安息了!”

  远处的齐格飞被一群硕大的骑士级崩坏兽所阻拦,眼看利刃就要刺下历史进程将要彻底改写的那一刻一抹无奇剑光精准的将小刀一分为二。

  “什么人?!”

  “独在他乡为异客,倒没想到是剑光先到.……”

  突然自己面前的空间仿佛玻璃一般被直接打碎,一身练功服打扮的海峰从那个剑痕一般的黑色缝隙中走了出来。

  “这个世界有点意思,但我只渴望一个有价值的对手。”

  在看到奥托的瞬间男人无光的瞳孔立刻锐利了起来,冥冥中的天人感应告诉海峰这个男人就是自己本次的目标。

  “很好,这次的对手非♂常♂健♂壮!”

  古朴的中国长剑刷的被提起,摸着自己左半边被瞬间切开的面具奥托抽出两把天火圣裁警惕的看着这位突然闹事的神秘人。

  但那个神秘的海峰看到双枪却皱了皱眉头,仿佛言出法随的命令一般。

  “喂,不要逃避!我命令你速速与我击剑!”

  奥托心中一股无名怒火突然升起。

  现在他只想和眼前的神秘人来一场男人之间的硬碰硬!

  喜爱的西服被奥托整个撕碎,粉红色的健壮肌肉在雪地之上冒着腾腾热气。

  “好!很↘有↗精↘神↗”

  仿佛是作为回应,海峰同样也把上身的练功服脱了下来,挑衅一般的拍了声胸膛发出闷响。

  “比拼剑术?来啊,恼人小鬼!”

  天火圣裁被反手握住用枪柄当武器的奥托完全抛弃了平时谨慎的风格。

  长剑和手枪咬合在一起发出巨大的声响,在这一刻一切神秘力量全都随风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和我来一场黑暗游戏吧!失败者会得到对手的剑,如何?”

  “呵,不过是牛子,来战!”

  爽快的奥托心里是这样想的

  听都没听说过,一定是不重要的东西。

  两个赤膊男人的肉体剧烈碰撞在了一起,一招一式比拼的是最纯粹的武艺!

  “可恶!”

  武器的劣势下,奥托已经开始逐渐跟不上对面的节奏了。

  平平无奇的招式却总能打在自己最难受的地方,如潮水般击来的刀剑让他连思考诡计的余地都消失了。

  “直视我,崽种!不要逃避神圣的击剑”

  胸膛中的火焰燃起来了!

  奥托再次怒吼一声手中双枪被他组合在一起化作燃烧着火焰的巨大剑刃。

  “天火圣裁!大剑模式!”

  对方奋力挥舞的怒吼也让海峰的心底涌出了一丝战斗的激动:“这不是很有精神嘛?你快要成为一个合格的击剑者了。”

  “那么我也拿出点真本事!”

  “快剑.狮子歌歌!”

  一瞬之间海峰手中长剑抖出无数变化,在空气中残留的幻影甚至也带上了一丝锐利的实质。

  随着出剑的速度越来越快,空气中留下的剑影也越来越真实,越来越锋利!

  直到最后在空气中组成了一片森林。

  剑光的森林!

  第一道剑光被火焰巨剑轻松击碎,然后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这些本质上还是虚无的东西不管再怎么真实也只能给奥托造成一丝微小的阻碍。

  但由数量堆积起来的质变可不是谁都有资格小看的!

  森林被奥托突破到了中央,但原本速度快到看不清的巨剑也被无穷无尽的剑光消耗到足以用肉眼捕捉到的程度了。

  “要击剑可不能只靠蛮力……哦,对,就像你对卡莲一样。”

  仿佛想起了什么的海峰轻笑了一下。

  “你说什么?!”

  双目圆瞪,几十米的路程眨眼之间便已掠过。

  上千度的高温肆无忌惮的散发着危险的感觉,但直面这一击的海峰却只是从金色的涟漪中拿出了一把造型奇怪的剑。

  款式于西洋,但灵动的感觉却又十分违和。

  “说好了我赢,和你一样败在我剑下之人,同样也是失去重要之物的可悲之人。”

  光在汇聚,风在汇聚,眼前的男人仿佛成了整个世界的中心。

  那神圣无比的感觉甚至净洁了奥托心中的愤怒,那是光,是小时候教堂爷爷讲给自己的神话,是神圣,是友爱,是七美德……是卡莲!

  “风王,铁锤!”

  不知为何产生如此幻觉的奥托手中大剑慢了半分,没来得及挥出决胜的一剑风暴便已经把这个男人一口吞下。

  “犹豫就会败北,时代变了奥托!”

  “是不是玩不起!是不是玩不起!这根本不是剑术!”

  用天火圣裁支撑着身体的奥托一脸懵逼的怒吼道。

  说好的肉搏呢?说好的击剑呢?上光炮是算怎么一回事!

  “不,这就是剑术。战士会放光炮,难道不是很合理的吗?”

  “愿赌服输,接下来我将取走你的牛子。”

  海峰耸了耸肩膀说道。

  “那种东西,怎么可能让你夺去!”

  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现在这样怎么可能还遵守约定啊!

  从嘲讽状态恢复过来的奥托咬着牙将天火圣裁随手一丢,换上了最常用的羽渡尘。

  精神入侵成功,然后奥托看见了剑光。

  闭上眼睛又重新睁开的海峰看着奥托面露不耐:“刀斩肉身,心斩灵魂,击剑人讲究的是心境我看你是根本不懂嘛。”

  “该死!”

  捂着脑袋,剧烈的眩晕让人想要昏迷。

  “好了,让我康康!”

  “不要!”

  “听话,让我康康!”

  “不要啦!”

  男人的身躯离自己越来越近了,强烈的眩晕终于击破了奥托的意志。

  “康康你剑的固有技能……”

  一边说着一边将左手半透明化插入了奥托的体内,不一会儿造型奇特的细剑就被海峰从奥托的身体中拿了出来。

  “有些东西失去了才会珍惜,与其沉迷于让你拔剑变慢的女人不如我来给你一个更好的目标。”

  “你的剑我收下了。”

  “还有我将我收集的一切剑都放在了那里,想要的话就过来拿吧!”

  海峰说着手中剑光一闪,空间再次如宛如镜子般打碎抬腿跨出便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

  不断用手捶击着冰层。

  懊恼的感觉,失败的屈辱加上身体内阵阵的空虚感。

  现在的奥托甚至连站起来都费力。

  “等下,我的声音!难道说……”

  猛然低头并没有看到雪白的冰层,但却看到了同样雪白的脂肪。

  “难道说!呜呜呜,不可能!

  人家变成这样……

  呜呜呜……卡莲!”

  变了调的声音传入耳中现在才分辨出差别,跪坐在地上揉着自己胸前的两团多出来的脂肪奥托突然感觉一阵莫名的委屈忍不住直接哭了出来。

  不可置信的抹了把眼泪,眼中失去高光奥托咬牙切齿的将话语从牙缝中挤出:“击剑人,海峰……牛子恶魔,我必杀你!”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