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第十章 死战

这里是冷
2241字
2021-03-10 22:52:13

  “嚯,怎么快啊?赶鸭子上架吗?”只见那个身影慢悠悠的说着,说话的人正是管家。

  而他手里正抓着昏迷的魅羽,在他脚旁边的是被其打得半死的法泽拉,莉雅她则被她的父亲和剩下的女佣一起被转化为树木。

  “走吧,我可以放你走,但她你的妹妹得留下。”夜雨听后,握紧了拳头并说。

  “你,刚刚说什么?”

  “当然是——”话未说完,只见夜雨迅速靠近管家,紧接着就是一击上段踢。

  虽然命中,但不见有任何作用,反而被其握住脚踝并被嘲讽道。

  “反应不错,但这力气....是三岁小孩吗?”

  说罢就就将夜雨重重的摔在旁边,力道之大甚至让夜雨咳出了鲜血。但就在这时一个深红色的身影闪身出现在管家身后,在管家刚刚转过身时就被那个深红色的身影给瞬间切成数片,只听见那个身影说道。

  “这就是攻击奴家的人后果,哼!”

  说罢便一路小跑到夜雨面前并蹲下身子就准备帮他疗伤。

  哪知,她的脚底下突然生长出数十根树根,将其密封在里面。

  “嚯,我看来差点把那个召唤物给忘了。”

  只见刚刚被纳尔所切成数片的管家,此刻却安然无恙的站在原地,不过仔细观察的话还很难发现他身上逐渐变为树皮的皮肤。

  此时的夜雨艰难地站起身并低声说道

  “纳尔,那在里边暂时休息,我,夜雨来代替你。”

  说罢只见夜雨的手边出现一个空间裂缝,而他将手伸进去并取出一把秘银制成的长枪之后,裂缝便消失无踪。

  “哦?空间裂缝?有意思。”管家话语刚落,夜雨就到拖着长枪杀来。

  只见他快到管家面前先是前脚重踏一步,同时发力将全身力气集中到握紧长枪的手将其刺向管家,似乎就此能够击中管家。可谁知,管家轻轻抓住枪头。

  “抱歉啊,小孩,你在看不起我吗?”

  说着,便掰断了枪头,可谁知在他掰断枪头后大量的剧毒从枪柄里喷发而出。

  “!”大量的毒液落在了管家的身上,也在不断的腐蚀他的身体,不过这一就持续了一段时间。

  但夜雨并不会错过这良好的机会,于是在管家清理好面部的毒液时,一把秘银重剑就直接将管家给劈开。

  “死木头还不去死!”

  没给管家任何机会,夜雨就发动初级火魔法——烛炎,一大团火焰直接在管家身上猛然燃烧。

  “这下应该死了。”

  夜雨喃喃自语道。可命运总是戏弄人的,一根木刺乘着夜雨稍微愣神的期间直接从地下冒出刺穿了夜雨的左手臂,如果要不是夜雨反应快,不然自己的腹部就遭殃了。

  “哈哈哈哈!”

  只听见正被火焰燃烧的管家一边缓缓站起一边大笑的说道。

  “小小的蝼蚁,却可以给我造成如此的伤害,所以.....你不能活!”

  说罢,又是一道白色的身影掠过,正好把刚刚扑灭火并修复好身体的管家给拦腰斩断。

  “嚯,有意思。镰刀蛛吗?”

  斩断管家的身影是先前一直等待时机的白。

  啧,本一开始就应该知道这个地方不对劲了,都怪我。白心中这样想着。

  在落地的一刹那瞬间转身,又是一次突击,只不过这次白的那对镰刀形附肢在这时候被附上了一层散发着黑色粒子的暗黑色能量。

  不过,事与愿违,目前能杀死管家的这一击却被挡下,只见两根树根分别已难以想象的速度捅进白的腹部与胸口,这也让高速行动中的白喷了一大口绿色的鲜血后失去行动能力。

  白应该庆幸的是:它的能力[忍耐]强行给它吊了一口气,使其处在死亡的边缘。

  夜雨没有浪费这一机会于是迅速用重剑斩断地底冒出的树根后,借着管家分神的时候不顾左手臂那从伤口喷涌地鲜血,双手握住重剑迅速冲刺至管家身前,每一秒的流逝夜雨的身体就会变得沉重。

  随着一阵金属制品破碎的声音响起,只见夜雨愣在原地而他手里的那把重剑已然破碎。

  “诶呀呀,某个小朋友貌似失败了呀~?”

  只见管家边说边对着夜雨就是重拳出击,随着这一击的命中,夜雨应声击飞。

  他试着重新站起,但每次稍微起身后都会嘴里都会喷出一些血液后倒地,在管家见到夜雨目前没有任何反抗能力后,便转过身去并自言自语道。

  “那名叫魅羽的女孩,应该挺可口的。”

  谁知在他话音刚落,一击带着火焰的重拳在自己毫无防备下狠狠的打在后脑勺上,这还没完,在这一拳之后紧接着便是一头存粹有火焰构成的老虎张开血盆大口、咆哮着袭来。

  “你刚刚——在说什么!!!”

  原本没有任何一丝反抗能力的夜雨,本想放弃挣扎听天由命后却听到了管家说的话。

  只见他将之前学会不久的中级火魔法——炎虎的魔法术式附在自己手臂上,而炎虎的特点就是攻高、命中低。

  但这命中率低的情况却因为夜雨的这一做法而改变,夜雨勉强支撑着身体,看着那个倒地且被火焰吞噬的管家,而他自己的大半个身子则被炎虎的火焰所烧伤,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正当夜雨转身去查看白的伤势时,随着一道风刃并裹挟着凌厉的破空声袭来,只见夜雨的整条左手臂被切割下来。

  随着左手臂被切下后,大量的鲜血瞬间喷涌出来,原本对疼痛已经感到麻痹的夜雨在此刻也压制不了因断臂而带来的疼痛感随即大叫起来,而整个身子也像是突然被某个东西施压而直挺挺的倒下。

  要不是[忍耐]这一能力,刚刚这一击就已经足以至他于死地。

  不知为何,此时夜雨想大声喊一句:我的王之力啊!这句话,只不过身体严重受伤也只好收回。

  “人类就是人类,即使再努力也敌不过尊贵的树精~”

  只见原本还有些人样的管家,此刻露出了本来的面貌——树精。

  由着无数个树根交错、缠绕在一起的躯体,原本是眼睛的地方,在此时只有一个时不时发出妖艳红光的宝珠。

  “原本,只是想靠这里人类的生命力来获取魔力,以突破最后那一个瓶颈。可是呢,那个傻傻的大小姐把你们给拉了进来,这也让我计划大大的减少了时间,算了,那你们....另个世界见吧!”

  说罢,原本的左手在树精话刚说完后化为数跟尖锐的木刺,径直冲向倒地不起的夜雨。

  可就在夜雨闭上眼睛认命时,谁知一个黑影闪过,下一秒他就躺在大厅的地板上。

  而那个树精也因此感到诧异,并看向了大厅那。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