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第十四章 剿灭

这里是冷
2228字
2021-03-14 23:33:23

  不多时,夜雨就根据那名小女孩所送的地图带着法泽拉和纳尔来到了青山。

  夜雨望着那座宛如绿色海洋的大山不禁感觉诧异,周围都是黄土而那座山却是绿莹莹一片的就像是一个绿洲。

  “喂,我们真的要去吗,我觉得我帮不上忙......”

  躲在夜雨身后的法泽拉颤抖着身子,惶恐的说着,上次的树精好像把她打出了心里阴影。

  夜雨只是轻轻的揉了揉法泽拉后,便开始朝着深处走去,纳尔也没说什么只是慢悠悠地跟着夜雨,法泽拉慌张的大喊。

  “喂喂喂!别丢下我一个人啊喂!”

  说完就快速跟上队伍。正走到一半,只见夜雨示意她们停下。

  只见他们的马车安然无恙的倒在一边,夜雨在清点了物品后发现只有马匹不见了。

  “这就麻烦了。”

  夜雨不禁抱怨了一下,但很快他就被一旁草丛里的动静所打扰。

  只见一个绿油油的身影飞快的窜了出来,夜雨对这一情况并没做出太多反应,就在那个身影接近自己时左手的链剑瞬间弹出组装,一刀就将那个身影斩成两半。

  当尸体掉在地面上时法泽拉她们才发现原来是鼻涕精的尸体。

  夜雨擦了擦脸上的淡黄色的血,只是蹲下身子捡起一颗魔晶。

  什么是魔晶?魔晶一般会出现在魔物的尸体里,魔晶的颜色又会根据魔物生前的强度而变成不同颜色,正如眼前的鼻涕精魔晶是呈乳白色的。

  夜雨向躲在一旁的纳尔和法泽拉招手示意继续前进,法泽拉边走边问道。

  “不管管行李吗?”

  “不用。”

  夜雨简洁明了的回答了法泽拉的问题。

  过了一会,他们就来到了哥布林巢穴的入口,这是一个用兽骨和木头制成简单的寨子,门口也就两个哥布林在守着。

  很快,法泽拉和纳尔就解决了看门的哥布林,夜雨在嘱咐她们进去后要小心后便给这周边设置一个大型的魔法术式。

  夜雨走后,纳尔和法泽拉对此都犹豫不决。

  过了几分钟后,纳尔最先打破沉默。

  “奴家先进去啦~”

  说完便化为液体进入哥布林巢穴。

  “唉....唉唉???等等我啦!”

  法泽拉先是愣了一秒钟,随后便快速跟上。

  在法泽拉跑过头的时候,纳尔直接利用触手将其拉上一棵树上躲着,法泽拉正想说什么,结果在树下两个哥布林有声有笑的从树下路过,而附近也有一些哥布林和鼻涕精在睡觉。

  “看那边。”

  纳尔用手指了指一个方向,法泽拉顺着方向看去,只见一个门窗紧闭的简陋房屋。

  “那里面......奴家闻到了女人的气味。”

  “你怎么闻到啊喂!”

  法泽拉吐槽了下纳尔的奇怪发言,结果纳尔说的下一句话就让她起了一身疙瘩。

  “在宅邸的时候,树精老先生经常拿女佣给奴家吃~”

  说着说着,纳尔的嘴角流下了口水。

  “打住打住,别想这个。我们还是先去救她们吧。”

  纳尔没有回答,只见她探出头看了看周围有没有活动的敌人后就拉着法泽拉一起跳了下来,并以最快的速度跑向了那个房子。

  在打开房子门时就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走出路了,于是纳尔重新开了门后才意识到没走错。

  只见那破烂的的地板上和墙边都是昏昏沉沉、半睡半醒且已有身孕的女性,纳尔和法泽拉看到这还以为是哥布林它们喜好吃孕妇而已,但那充斥在整个房间的腥臭味却让人作呕。

  正在纳尔想进一步探查情况时,却被已经把门关上的法泽拉拦下,纳尔对此表示不解直到法泽拉指了指正在行事的一个浑身暗紫色皮肤,獠牙向外斜生的的巨魔。

  法泽拉在纳尔耳边悄悄低语着什么,只见下一秒由纳尔本体分裂出的数十根粗大而又强力的深红色半固体的触手瞬间缠绕那名巨魔的四肢,没有一声哀嚎巨魔的身体就已经在触手的拉扯下四分五裂,只见暗紫色的血液如同涌泉一般肆意妄为的从巨魔的身体喷涌而出。

  在解决完那个巨魔后,纳尔缓缓的看向了那名被施暴的少女,只见一根根触手以纳尔为中心向周围的女性迅速靠近。

  暂且不提纳尔,只见法泽拉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一边懊恼的抱怨着一边飞快的朝外面跑去,甚至顾不上被发现的风险。

  这个貌似的举动自然被在巢穴内的巨魔、哥布林和鼻涕精所发现,它们如潮水般的袭来将无路可逃的法泽拉围困在中央。

  “啊这......有点难办,不过,那家伙应该也准备好了。”

  法泽拉自言自语着,而在她周围的魔物们则对她嘶吼着。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响起。

  “火焰焚烧罪孽,地狱业火啊!净化那污秽的魂魄!烧尽可悲的身躯!”

  这个声音嘹亮而又清脆,就如同死神宣告万物死亡一样。顿时,整个巢穴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而又复杂且散发着火红色光芒的魔法术式。

  “高阶炎之魔法——炼狱!”

  那个声音又再次响起,宣告了死刑的执行。

  一瞬间,就在术式完成时,除了法泽拉和纳尔所在的地方皆被突然出现的巨大火焰所吞噬。

  尸体烧焦的气味顿时弥漫开来,来自烈狱的火焰所构成的恶火猎犬依旧在早已没有敌人的烈焰中咆哮着,它们跟火焰一起燃烧着直至灰烬消散。

  法泽拉望着被火焰燃烧殆尽的整个巢穴时眼里满是震撼,先前的那些情景一遍又一遍的在她脑海里重复着。

  这时,有人轻轻地拍了下法泽拉的肩膀把法泽拉吓得差点蹦起来。

  “别怕。但还有个麻烦。”

  夜雨双眼带着警惕的目光看向远处一只被烧的焦黑的巨魔。

  那个巨魔高约2.5m,那对向外斜生的獠牙让整个形象变得更加恐怖,只见它双手各握着一柄长柄战斧朝着夜雨二人袭来。

  夜雨不慌不忙的看着狂奔而来的巨魔而在一旁的法泽拉则紧张的抱紧着夜雨的大腿。

  在巨魔逼近的时候,突然就在半路上被某个东西所阻挡。

  在阳光的作用下,能隐隐约约的看见巨魔的身体上缠绕着银丝,而夜雨手上也缠绕着相同的银丝。

  “[操丝者]。”

  夜雨低沉的说道,只见他用力了拉下丝线,巨魔的身体上就出现许多伤痕。

  夜雨看了一眼正抱紧自己大腿的法泽拉,法泽拉会意,迅速靠近巨魔只见她亮出她那锋利的双爪。

  手起爪落,巨魔就这样被她法泽拉结束了性命。

  正当法泽拉转身说句完成了时,就被连同她身后的巨魔尸体一起腰斩。夜雨先是一愣,很快脸上就浮现出紧张感。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