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第一章.你有几个姐姐

狗子饼干
2221字
2021-03-22 18:02:10

  “呐,莉莉,你说我除了你们是不是应该还有个姐姐.......”

  “哪个姐姐?”

  挑起话题的男孩子留着一头金色碎发,只是细看便能发现发根处已经开始变黑了,他现在躺在叠得规规整整的高草垛上,倒也没有人会去在意中世纪英格兰这乡下地方怎么会出现染发还褪色的黄毛党,而现在这个小黄毛侧着头看着躺在身边的少女,碧绿色的眼珠看上去很是耀眼,倒映着少女未施粉黛的脸颊,里面藏满了笑意。

  “呐,莉莉,我亲爱的姐姐,我觉得这也许不单单是梦而已。很多时候啊,我脑海里出现的那些个片段,里面都有一个长长头发的女人啊......”

  “哦,好好说话,弟弟,你又是从哪里学来的这古怪的腔调,呐呐呐的,搞得我连烤松饼都吃不下了。”

  金发?或者说亚麻色长发更准确一点的少女侧过身来瞪着亚瑟,把边缘被咬得坑坑洼洼的松饼塞进他嘴里。

  “你吃,我不想吃了,没有胃口了。”

  “谁让你在我说起这些事情的时候每次都想糊弄过去,我只能选择当一台老声呐来膈应你,嗯?虽然我不知道什么是声呐。而且,莉莉姐你今天中午吃了三人份的白面包,上帝,喝了一碗奶油浓汤后不够还续了两次,老爹做的奶油汤有这么好喝吗?每次凯都要因为胃口没一个女孩子好在饭桌上被老爹唠叨,结果你呢,刚出门没一会又买了一大份烤松饼,莉莉,我亲爱的姐姐,你胃口越好作为弟弟的我只会越发高兴,可是我总觉得那些食物都被拿去喂了藏在马厩里的土拨鼠一样。”

  亚瑟看着身边姐姐那也毫无起伏感的线条,总感觉有口气堵在心头忍不住想叹出来。

  “诶...”

  终于还是叹出来了,还在往亚瑟嘴里塞烤松饼的阿尔托莉雅当然听到了,白净的小脸顿时鼓了起来,形状跟午饭时就着一块香肠塞了满嘴面包接着又喝了一大口奶油浓汤一模一样。

  “亚瑟!!!”

  莉莉顿时塞得更起劲了。

  “今天这份松饼无论如何你都要吃下去!”

  “好好好,我吃就是了,怎么今天的松饼好甜,华夫大婶的枫糖浆不要钱了吗?”

  直到这时阿尔托莉雅才注意到那蓬松松饼被咬得布满齿痕的边缘在阳光下闪烁着晶莹反光。

  “唔,怪不得甜甜的。”

  亚瑟脸不红心不跳得把剩下的松饼一股脑全填进肚子,

  “走吧,莉莉姐,算时间大姐一会就要到了吧,我们回去等她吧。”

  也不等少女回答,亚瑟起身顺带把还在发懵的少女从被趟得陷下去的松软草垛上拽了起来,站在她的身后,替她顺了顺披在背后的长发,连带着发梢和裙子上的草屑也一块掸掉,再把她扭了回来正对自己,替她整理完柔顺的刘海和总是略显调皮的鬓发,又用大拇指抹去嘴角残留的饼干残渣,顺手塞进自己嘴里舔掉,最后弹了一下倔强的呆毛,看着它在阳光下摇来晃去,莉莉惊得一下子双手捂住。这时候亚瑟才后退两步拍了拍自己的衣服,然后直接牵过她还盖在头顶的那只软软的右手。

  “走吧,大姐真的快到了。”

  两人从草垛上跳下来,牵着手向不远处的小庄园走去。

  时间其实已经不早了,吃完午饭的姐弟两在老爵士艾克托的指导下完成了每日午后的训练,然后两人才结伴出门四处逛了逛,到现在已经能看到天边开始泛起淡淡红色了。

  残阳似火,橘红的阳光带着些许温暖洒在阿尔托莉雅身上,好吧,其实现在能看出来是一头金发了,之前或许是下午阳光热烈亦或是身下金黄草杆的影响,总之现在亚瑟忍不住松开两人牵着的手又抚了抚姐姐的头发,又对着她咧齿一笑。正好阿尔托莉雅也顺着视线抬头,看到了小坏蛋那带着莫名意味的坏笑,连带之前那些的举动,她好不容易堆起的气恼却一下没了,差不多已经要习惯下来了。

  从小时候姐妹俩来到这个小庄园见到亚瑟开始,母亲就一直叮嘱,两个姐姐要让着弟弟,要随着弟弟,要迁就弟弟,嗯...说起来母亲是尤瑟王续弦,但总感觉陛下好会做生意,这不是买一送二吗?

  说到底亚瑟才是潘德拉贡家血亲,为了隐藏住这个秘密才把他送到了唯二值得信任与托付的艾克托爵士家里。作为二姐的自己也跟着来到乡下照顾这个小坏蛋,而长姐摩根留在王都扮演着表面继承人的角色,每隔段时间都会跑来乡下与弟妹相见。

  嗯,摩根,想到摩根,阿尔托莉雅马上快走几步到了亚瑟前面,双手绕到脑后整理头发,准备把头发扎起来。亚瑟老说她习以为常的发包看起来像极了女仆头式,于是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她就习惯把一头水亮长发散落开了。

  她一边忙活一边低着头嗫嚅着,

  “一会摩根看见了又要吃闷醋了。”

  看到莉莉扮成大人模样走在前面,亚瑟心里却是有点微妙。

  他七岁时第一次来到这个小小的庄园,这也是他记忆里第一次和那位温婉妇人以及姐妹两人见面,只是相遇总是常伴别离,他那会并不开心,一直陪着他的那个红头发烂女人就要远行了。

  没隔多久稍矮的那个小女孩也在这里住下,两个人一直相伴到现在。怎么说呢,莉莉跟姐姐这个身份出入实在有点大,倒是长姐摩根相比下来气质更符合一点,甚至形象也是。

  莉莉现在个子到自己下巴都有点勉强,摩根倒是跟自己差不多高了,黑色长发披散,有时会绑起一根骄傲的高马尾,疯狂连击亚瑟好球区,小时候第一次见她其实跟莉莉一样是碧眼,发色却是银发,后来为了掩人耳目,亚瑟的黑发黑瞳被当时还是王后的女王用炼金术改成了金发碧瞳,而摩根也放弃了自己的原色变成了亚瑟的颜色,就像,就像.....就像那些断断续续的记忆碎片里一直站着巧笑倩兮的那个身影一样。

  忽然恍惚了一下,好像又看到那个笑容了,亚瑟下意识地开口。

  “阿姐...”

  “嗯,怎么了,亚瑟?”

  走在前面还在和头发作斗争的阿尔托莉雅听到亚瑟一声呢喃,正感觉他语气有点怪异,转过头时却发现他就地软倒在路边。

  “亚瑟!亚瑟!”

  莉莉飞跑过去跪下把亚瑟头搁到自己的大腿上,无措地抚摸着他的脸颊和头发,还没有扎好的头发垂落下来,身后太阳愈发西沉,四周也愈发昏暗了。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