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第二章.原力觉醒

狗子饼干
2701字
2021-03-23 11:28:22

  天色越来越黑了,阿尔托莉雅还跪在路边,不管她怎么尝试大腿上的亚瑟还是没有好转的迹象,幸好此时一辆马车在她身后缓缓减速,算算时间,长姐终于到了。

  车轮还没有完成停下,车厢后门就哐当一声被推开,车上跳下来一个高挑丽人,刚二十岁的摩根看起来已经相当成熟了。

  黑色高腰马裤的裤脚仔仔细细地塞在马靴里,棕色小马甲里面搭配一件白色雪纺衬衫,本来这个时候的贵族女性都喜欢穿束腰马甲,让该突出的突出,该勒死的勒死。可是谁让她的弟弟对此深恶痛绝,三令五申不准她穿,长姐便遂了弟弟的意顺便自己也落得轻松,反正母亲那边只要随口提一句亚瑟说的便什么事都没了。

  外套没穿直接扔在了车厢里,摩根快步走到可怜兮兮的阿尔托莉雅身边蹲下,黑直长发顺着肩膀接连滑落,看着亚瑟变的全黑的头发呆了一下,接着就把右手绕过亚瑟膝弯,左手托起脖子,直接便把人事不知的弟弟抱了起来。

  “莉莉,快上车,我们回王都,现在这个情况只有母亲才可能有办法了,老爵士那边我会喊人通知的。”

  姐妹两先后上了车,亚瑟现在躺在长姐怀里,驼色的厚实外套也披在他身上。

  马车先是晃晃悠悠得起步,随着鞭子划空一响,便沿着道路飞驰起来,见弟弟的头随着路途颠簸晃来晃去,长姐便扭开了小马甲上面的几个纽扣,正好松出好大一条沟壑,小心地托住弟弟的头靠在上面,把耳边散落的长发撩至耳后别好,双手穿过弟弟胳肢窝使劲往上提了一下便紧紧搂住,长姐把脸埋在弟弟脖颈里闷声闷气地开口。

  “莉莉,亚瑟最近怪话是不是越来越多了?”

  “不止多,亚瑟最近好像看到的或者是想到的都越来越明晰了,他今天下午还问我,除了我和你他是不是还有个姐姐。摩根,这不对 ,按道理不是明明还有一年时间留给你,妈妈和梅林老师来想办法吗?怎么提前了这么多?”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莉莉,虽然母亲也有预料到这种情况,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快,陛下生前留下来的卷轴我们根本钻研不透,梅林老师还在云游寻找湖中仙女想办法将术法补全,现在只有靠我们和母亲了,莉莉。”

  阿尔托莉雅闻言只能垂首,她并不像她的妈妈与姐姐一样精通炼金技艺,她甚至连基础的物质炼成都学得勉勉强强。她从摩根对面的座椅上换到摩根身边,双手紧紧握住弟弟垂落的一只手掌把它贴在自己的脸颊旁,她靠着摩根的肩膀,望着车窗外。

  马车应该正好经过一片村落,天已经彻底黑了,窗外无边的黑暗里还能看到几盏朦朦胧胧的灯火,应该离得不近,马车继续行驶了好久那模糊昏暗的灯光才慢慢跳出小小的车窗范围,转眼又是一片黑暗了。

  “莉莉,我们只能提前用红龙之心了。”

  “不行!摩根,这么早接触了红龙之心,亚瑟还会是亚瑟吗...”

  “莉莉!母亲他们唤来了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灵魂,却没有给他准备足够承载这些力量的肉体,难道我们就眼看着亚瑟在十八岁前离开我们吗?母亲和我的炼金术随着亚瑟一年年长大甚至连缓解的作用都发挥不出了。我们已经付出了所有能付出的代价。”

  摩根用自己戴着银制手套的右手握住了阿尔托莉雅的戴着铁制手套的左手,使劲捏了捏。

  “这些还不止,炼金永远都是等价交换的,现在能帮到亚瑟的等价之物只有这颗卡美洛守护红龙的心了。”

  “炼金没用,那炼铜呢,炼铜术士不是说炼,都能炼吗?”

  “.......”X2

  “亚瑟!”

  “弟弟!”

  摩根和阿尔托莉雅惊喜地看着缓缓转醒的亚瑟,可是刚刚亚瑟说的话却让她们又沉默了,这些她们听不懂也理解不了的奇怪话语,每一个字每一组词都在预示着她们熟悉的弟弟,熟悉的亚瑟在一点点离她们远去。

  惬意地靠在大峡谷里的亚瑟却没有察觉到小小马车里的沉闷空气,他转头看着阿尔托莉雅。

  “哦呀,saber,怎么不在状态,要补魔吗?”

  看见弟弟这幅没心没肺的样子,阿尔托莉雅气得狠狠拧了之前握在手心的弟弟手掌一下,便扭过头不理他,放在膝盖上的手却又轻轻揉着她刚刚拧过的地方。

  亚瑟又是嘴角一咧便向上抬头想看看大峡谷尽头的风景,正好对上了低头看她的长姐,惊了,这个角度都没有双下巴,真的有这么紧致吗?

  摩根薄薄的嘴唇抿着,眉毛也拧在一起,亚瑟总感觉这一幕似曾相识,习惯性的便伸手在长姐眉心揉了揉,又轻轻掐了下冰凉凉的脸颊。

  “怎么呢,阿姐,我又惹你生气了吗?”

  话音刚落便觉得不对,他缩回手看着手指楞了一会,回过神来发现摩根眼神已经冷了下来,身旁的阿尔托莉雅也跟看陌生人似的看着他。

  摩根拿手掌揉着眼角:“亚瑟,你刚刚喊的是谁,不是我是不是,你平常都是怕我的,今天躺在我怀里你也没觉得别扭,平常早就跳开了,也从来没有叫过我或者阿尔托莉雅‘阿姐’,你还记得我们吗?”

  亚瑟是躺在长姐怀里的,长姐方才冷冷的眼神现在已经泛红了,忽然一条泪线很突然地从她眼角断开划过脸颊到嘴角,从下巴尖儿滴落到亚瑟的脸庞上,那感觉一开始是温暖的可是过很快就变冰凉了,泪珠没肯呆多久就化作一条泪痕顺着他的脸滑落到了姐姐的白色衬衫上,又印湿了一片。

  他胡乱抹了把脸,对阿尔托莉雅歉意一笑,小心从长姐软软的身上坐起来,迟疑了一会,轻轻地把她搂进了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就好像记忆曾经里那个温婉的阿姐安慰他时一样。

  “对不起,萌萌姐,我都想起来了。”

  他没给长姐说话的机会,紧了紧怀抱,挑起摩根一缕乌黑油亮的长发细细地在指尖摩挲,“我同样也记得十年里是莉莉姐陪在我身边,而萌萌姐在王都一直很辛苦吧,还要跟着女王陛下还有梅林老师一直寻找能救我的办法,谢谢萌萌姐。”

  说到这里他松开长姐,撩开她额前几缕碎发,顺便又替她擦掉剩余的几道泪痕,在额头轻轻吻了一下,又抓过边上呆毛啵起偷听到现在的阿尔托莉雅,也在她额前吻了一下:“也要谢谢莉莉姐。”

  “哦,你现在知道喊我萌萌姐了,之前每次不都是长姐长姐,大姐大姐的吗,像闹别扭的死小孩一样。”

  摩根还有些吃味,用冰凉的手背捂着还有些发烫的脸颊。这小坏蛋从小喊妹妹的时候要多亲热有多亲热,什么莉莉不用提就自己章口就来,轮到她就是一板一眼的长姐和大姐,那时候多气苦,看着弟弟妹妹亲热,自己跟个外人一样。

  “你都想起哪些了?你真的还有一个姐姐?是亲姐姐吗?”

  “是...是吧?萌萌姐,其他的解释起来有点麻烦,我一下子也记不到那么清楚,啊,你们要吃糖吗?”(不喊你长姐或者大姐是因为比你大的来了啊....)

  “嗯?什么糖?”

  摩根没有听到亚瑟话里的迟疑,她瞄了眼莉莉,

  “是亲的!”

  感觉两人都莫名松了口气。

  “我试一下子啊。”

  亚瑟把手伸进裤兜再掏出来时发现手上静静得躺着两个001...他不动声色地把两枚弹夹送了回去,手再张开时却发现是三块普普通通的黄色包装菠萝味水果硬糖。

  车厢里忽然安静许多,亚瑟沉默着摩挲糖果一会后便撕开两块分别放进两姐姐嘴里,叮嘱她们不要囫囵吞下,就把最后一块送入嘴,用牙磕着然后手捏着包装纸往外一拉,糖果便滚了进去,动作熟练又有点生疏,接着把外观完好无损的糖果纸放进胸口口袋里。

  王都还有多久才能到呢?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