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第三章.红龙之心

狗子饼干
2125字
2021-03-23 11:38:53

  “嗯...红龙之心+25耐力+17智力...不对,串台了。所以说啊,我把这玩意怼下去就行了吗?”

  看着眼前金匣子里缓慢跳动的倒圆锥状物体,亚瑟不由惊叹这龙心的护心管就是粗啊,血腥气也够重,得焯好几遍水吧。

  “你这孩子又在瞎说什么呢?”

  现任英格兰女王,伊格莱茵站在亚瑟身后轻轻地抚着他的肩膀,岁月流逝,十年前初见风姿绰约的太太现在已经是一个满脸慈祥的老夫人了,平日里这个时间,疲于处理政事的老夫人现在应该盖着厚实松软的绒被躺在女仆精心整理过的温暖床榻上,看着不远处壁炉里昏黄的火苗,想象着自己含饴弄孙的恬静时光。

  而现在她穿着质朴保暖的长裙,披着厚实的狐毛披肩,看着自己身边的孩子,时间总是让人惊叹,谁能想到那个出生不久身体虚弱都哭出不出声音的小婴孩会长成现在这个棒小伙儿呢。

  她回想起自己当初带着两个懵懂的小女儿逃离康沃尔公爵领前往卡美洛,这个禁绝法术之城。

  出门前当时的康沃尔大公爵,她的前夫格洛斯的叫嚣一直持续到她砰地关上门为止。

  “卡美洛禁法,你这个肮脏的女术士是在自寻死路!”

  “我的女儿们永远属于康沃尔,你们逃不了!”

  很快这个自大而恶心的大公爵就在卡美洛王立骑士团的铁蹄下闭上了眼,尤瑟王是上午出兵的,格洛斯是第二天中午走的,走的时候连块儿都凑不齐了。

  作为交换,她留在了潘德拉贡王室,帮助尤瑟王准备一项秘密术法。

  那时她才发现所谓的城中禁绝法术其实是为了掩盖最终的禁忌仪式,将红龙的伟力降诸人体,将最强大的灵魂唤来现世,为了保证结果的纯粹,方圆四周的空气和土地上不能有任何法术残留。

  “他将是最隐秘的世子。”

  那时的尤瑟王仍然强健,他说完蹲下看着缩在她身后的两个小女孩。

  “真是两个可爱的小精灵。伊格莱茵,我会给你想要的,卡美洛将不再禁法,你的女术士集会也可以进驻城内,英格兰会扶持她们,毕竟她们在你出逃路上一直给予帮助不是吗?我的新王后。让这两个小可爱留在这里,她们应该见证弟弟的诞生,日后也须得守护身旁。”

  她还记得仪式展开的那个夜晚,城堡内的侍女和守卫早已被遣散,英格兰的守护红龙从北方群山中飞来趁着夜色趴伏在城墙上,静静地看着内城广场中央的炼成阵,她不知道尤瑟王是靠什么说服了这头伟岸的红龙放弃悠久的生命和强大的力量,全身心(字面意思)投入这场禁忌的仪式。

  她还看到了那个传说中的贤者梅林,那个高挑的女人一头红发,穿着在黑夜下都散发着光芒的华丽法袍抱着一个金匣子站在一边一言不发。

  尤瑟王过来了,今天的他有些奇怪,身着一套她从未见过的骑士铠,脸孔被面甲完全遮挡,铠甲焦黑扭曲,背部的披风也残缺得不像话,身上各处隐约散发着火焰的光芒。他手上拄着一把螺旋状的长剑,那是人们口中流传的石中剑吗?

  很奇怪,王国的选王之剑怎么会是一把异形剑,这并不符合礼制。

  还在疑惑时她忽然看见尤瑟王对自己招了下手,于是便跟随尤瑟王步入炼成阵,沟槽里饱含她汗水与鲜血的药剂散发着奇异光芒,阵法中央是一个圆形石台,上面布满火焰焚烧的痕迹。

  她脱下手套活动了下双手以便稍后阵法的触发,身旁的男人示意她安静待着,不需要触媒吗?而且为什么他到现在一句话都不说。

  身边的男人不说话,炼成阵外站着的女人不说话,甚至城墙上趴伏着的巨大飞龙也控制着自己的呼吸,这个夜晚格外安静。

  终于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一阵悠长的钟声,惊飞树梢上的鸟群也驱散月边的薄云,月光洒落下来,地上的圆形石台边缘突然燃起一圈微弱的火焰,她看见尤瑟王双手倒持那把巨大的异形剑缓缓插入了石台中央,火焰突得一下熊熊燃起,燎烫了她的脸颊,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就发现尤瑟王整个人都已经被火焰包围,她惊了一下想去拉他出来却被不知道什么时候靠近的梅林控制住了。

  火焰还在燃烧,城墙上的红龙忽然仰头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接着化作一个银发红衣的冷漠女人,面无表情地跳下城墙,径直走进了冲天的火焰。

  “尤瑟,承诺我完成了,愿岛屿长存。梅林,记住你答应我的,好好教导这个孩子。伊格莱茵,也许你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请你善待接下来会降生的孩子,我,英格兰守护红龙阿尔杰塔,感谢你的付出。”

  当鲜红的身影泯灭于滚烫的火焰,她看见这头初见的红龙,这个高傲的女人最后留下的表情是一个满怀期待的微笑。

  “伊格莱茵,保护火种,警惕白龙。”

  火焰中伸出了一双手,托着一个安安静静的赤裸婴儿,她赶忙脱下外袍包住孩子然后小心接过。

  “以后你可以寻求梅林和艾克托的帮助,我永远信任他们,我想你也可以。”

  “记住明日传言出去,王剑插于王器之上,拔出选王之剑者即为英格兰之王。”

  “在他回来完成使命前,你即为英格兰女王。”

  那双手又缩回了火焰中,高大的身影随后轰然崩塌,堆起的残灰里升起一团金色虬结的光团被火焰跳动扭曲着吞食干净,接着整个火焰都熄灭了。

  忽明忽暗的余灰里飘出一团无色的光团晃晃悠悠得停在了她怀中的孩子身上,缓缓地浸入了身体,之前一直没有动静的孩子这才开始轻轻呼吸。

  她低头看着这个蜷缩着的孩子,忽然扒开他的腿看了一下真的是男孩子啊。

  真是奇怪,明明刚刚诞生就有一头柔软的黑色短发,她来到边上放着她两个女儿的小娃娃车上,把小男孩儿轻轻放在两个小女孩儿中间,给他们重新盖上软乎乎的小被子,又掖好被角,然后看着抱着金匣子刚刚从堆满余灰的石台边站起身的红发女人。

  “这个女人应该有很多话要嘱托我吧。”她这样想着。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