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第二章 除魔令

佳人妙才
2153字
2021-04-16 17:43:33

  绕着城走了小半圈,确认好甩掉了后面跟踪的人,楚源才小心翼翼回到家中。毕竟平时住在营中,房屋中堆积了不少灰尘。先是细细的打扫了一番,又在一个陈旧的香炉里放了一块熏香,房屋便勉强能够住人了,只是头顶上一个不大不小的洞显得有点心酸。

  躺在床上,楚源内视识海,看着半块金色令牌,不断琢磨着刚进屋时脑海蹦出的一句话。

  “除魔任务下达。挫败赵家的阴谋,保护县令苏礼。主线任务:巡查结束前苏礼存活。支线任务未知。”

  不知道为什么,再一次看到这半块令牌,哪怕明明现在需要集中精神思索,楚源又情不自禁的又回想起了那个夜晚。

  一片片乌云遮蔽了天空,看着被渐渐遮蔽的月亮,楚源的意识逐渐变的模糊。

  每个人都要经历磨难,谁都不例外。楚源出身农村,凭借自己的努力考上了知名大学的历史系。古话说得好,苦尽甘来,有时候想起家里破墙上的“拆”字,楚源连做梦都能笑醒。

  可是好景不长,二叔一家想谋夺拆迁款。又是找老人,又是找资料,好像还和村里做出了什么约定。随着他各种手段齐出,村委会半推半就也承认了。

  楚源并非坐以待毙之人,细细思索之下心生一计。先联系学新闻专业在某报当实习记者的同学将其广而告之,适逢“扫黑除恶”工作有条不紊的开展,再联系有关部门反映问题。其次又瞒着父母收集了一些村干部违法违纪的材料。最后把各种资料证据交给进村处理问题的干部。一套组合拳下来,不仅拆迁款顺利到手,连村干部也被免职了三人。

  被坏了好事的二叔,丢了职位的村干部自是不甘心。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找人给了楚源一点点“教训”。不过好像他们下手有些重了,看着倒在水泥地上没动静的楚源,混混们自是处理好证据后一哄而散,不敢多留在是非之地。

  干这些事的时候楚源没少被威胁,也不止一次和别人说不怕死。但是马上要和短暂的人生挥手告别,到了这个时候楚源才发现,白发渐多的二老,朝夕相处的同学...其实自己还有很多挂念的事物,还不想在这结束自己的一生。

  即使楚源努力睁开双眼,驱散了模糊感,眼前的景象也逐渐变得扭曲起来。曾经的一幕幕也开始在眼前浮现。

  但就在这时,一名拿着葫芦的老道士从小巷子里走了出来。只见这道士从葫芦中倒出一个药丸,俯身送入楚源口中。又顺势往地上一座,却是毫无仙家气度。

  八月份的晚上,秋风阵阵。看到旁边突然多出一个白衣白簪、鹤发童颜的道士,悠悠转醒的楚源自是心里一惊。

  不过,细细打量之下,得益于平时学习认真,很少玩手机,上了大学依然保持好视力的楚源看到了对方道袍衣领处的XL标志,不由得感叹自己少见多怪。又暗自心中失笑,嘲弄自己尚需帮忙送医,还多疑其人身份。

  “这年头很少见敢于做事,谋定后动的年轻人了。”老道士从背后取下拂尘,大略的挥了两下,可能是看楚源没什么兴趣,只是发呆的缘故,便索性把拂尘放在地上。“其实道理就是这样,自古以来光有不屈之志是不够的,还得需要一点力量。锋芒毕露反倒是落了下乘。”

  “是您发现了我吗,多谢...道长。”楚源想要表示感谢,却是因不知如何称呼一时卡顿。“但是这些事情,只有去做了才能有结果的。”

  “还挺有想法。”老道士听到答复后摸了摸胡须,转过头来从上到下打量着楚源。“你多大了,是哪儿人,明白自己为什么半夜会昏倒在这吗。”

  “本地人,刚二十。前一阵村委那几个人被带走的事情就是我举报的,结果被他们报复了。”楚源稍稍挪动了一下身子,潮水一般的疼痛再次袭来,心下直呼不妙。“大学还没毕业呢,就碰到这种事。还请道长叫救护车把我送医。”

  “二十好啊!”老道士一声感慨。“还年轻就是好,我以前就是没有你这个胆子,失去了不少东西。若是我...”

  话还没说完,老道士从怀中掏出半块令牌放到楚源身上。“你又有麻烦咯。不过今日你我二人有缘,我就帮你一次。”说罢拿起拂尘起身便走,消失在巷子拐角。

  看着手中的令牌,楚源心中却是稍有不解。这令牌甚是奇怪,只有半块,中间被拦腰斩断。虽泛着暗金色的金属光泽,但是重量也不对,细细掂量估摸一番,怕是连铜铁都不是。而且这道士怕也不是个正经道士,说不定是个装神弄鬼的老顽童...不然呢?不仅毫无仙家风度,连道袍上的大小标志都不剪下来的!大晚上拿个葫芦到处跑,装模做样,也不知糊弄给谁看。

  且说楚源还在想老道士是否叫了救护车,前面拐角处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他不由得想起老道士自己又有麻烦了,心里一横,忍着疼痛把令牌收在衣服内兜中,复又闭上眼睛,假装昏死过去。

  一片漆黑之中,装昏迷的楚源感觉自己被装到袋子里面,周围还来了还一段对话。“等这小子醒了再去找记者,我们都得完蛋。斩草要除根,大哥说直接做了他然后处理掉。”楚源只来得及睁开眼睛,猛的一阵剧痛袭来便失去了意识。

  不知道失去意识了多久,楚源又隐约听到破空声,却是猛然回神结束内视,然后满头大汗,气息紊乱,缓了好久才醒悟方才因为紧张之后猛的放松后睡着了做了个梦。前半部分颇为真实,仿佛这一切就在昨天。后半部分却是略有荒诞,好像又把那老道士给神仙化了。

  回过神来,发现榻上多出一个精致的小剑。神识探入其中,果不其然听到一句话。“大兄也感你志气,我等终归要和赵家做个决断。今日起你却不用去城门处值守了,这人阶上品的流光也予你,还望景山兄助我一臂之力。”

  楚源冷哼一声,在屋中刺了几下流光,屋外的阳光透过房顶的洞漏在脸上,而在微光映照之下,其人面色狰狞双手握拳,宛如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除魔令,我选择领取上次任务的奖励。”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