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第五章 军械库

佳人妙才
2271字
2021-04-16 17:45:20

  翌日下午。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准备下值的楚源突然被赵洪叫住。

  “楚老弟,该出发了。”

  倒是没想到,这才一天赵家就按捺不住准备动手了,看来巡查使那边给的压力也不小。楚源心中暗自思索,起身跟上赵洪。

  首先,道源县地处云州边境,虽是下县但也算得上是边防重地。城内有大大小小四座军械库。驻扎于此的百人边军的军械库、衙役捕快的军械库、放置备用武器的军械库均在城内,而在城郊放置白龙军军械的那座,则是楚源现在要去的地方,也是最重要的军械库。

  白龙军可是赫赫有名的边军,建国以前就追随太祖皇帝征战四方。唐帝国建立后,太祖皇帝感其功,特授予“白龙”的番号。青龙军、黄龙军、黑龙军、玉龙军均是如此。这五只军队的元帅自然也比其他军队高一级,有着上将军的官阶。现在赵家准备对这座军械库动手,怕是也是被逼上绝路,决定破斧沉舟赌他一次。那么只要破坏掉这项如意算盘,所带来的的反噬必定也是赵家承受不起的。

  其次,在这个最为敏感的时刻,双方都在紧张谋划的时候,任何一点举动都会引起关注。赵洪在下值后将楚源带去军械库这个举动本身也很敏感,苏仪等人自然会注意到此事。如此以来倒不用太多顾虑,将计就计便是,不去反而会使赵家起疑。

  而最后,苏礼和赵家撕破面皮,其余所有人都会猜度双方的行为,评估双方的力量来考虑自己应该做什么。

  毕竟,对于大部分小吏和小家族来说,进士及第乃是传说中的人物。唐帝国十年一次科举,乃是天下十九州无数士人的盛宴。一甲状元、榜眼、探花共五人暂且不提,进士及第乃是只有二甲的前百人才能拿到的。而这些人对于苏礼的态度,看之前的种种作为便能窥知一二。真以为他事必躬亲是假的吗,哪个小吏敢拒不配合的?阳奉阴违的都没几个。连赵家都主动妥协,试图达成平衡,这些小家族小吏怎敢彻底站在对立面。而现在,苏礼用这种直接的方式展示了他的决心。

  与此同时,己方虽然通过小规模的作战会议制定了计划,但是也不是能公之于众的。只有少数亲信得到了进一步的任务安排,大多数人连之后应该做什么都不清楚。大家都在猜测自家县令会不会和赵家搞平衡的时候他直接撕破脸皮,而大家准备与之对抗的时候,他反而又开始沉默了起来。

  这么说来,自己总得做点什么应对,让大家知道其实县君并不是只逞口舌之快,而是确实要做点什么,无疑能让大家对苏礼的决心有了新的评估。

  五月下旬,暑气日盛,二人一路无话。

  赵洪带着楚源转过了一个街角,楚源开始打量起出现眼前的建筑。和城内的军械库差不多,这座也是简单的用灵纹砖石垒制而成。朴素的墙面无任何装潢,门口连石狮子也没有。只是库墙有近三丈的高度,砖石上的灵纹也远比城内的细致。他走过去的时候,轻轻敲了下砖,不仅没有任何反应,反而被震到内息不稳。

  现在边境吃紧,边军自然不会去守军械库的。大门的值守是两名普通士兵,制式大刀放在一旁,人索性就坐在门口的台阶上。虽然穿着符文铠甲,但是也没激活其威能。楚源暗自摇了摇头。

  见到赵、楚二人走进,两人自是起身相迎,但是也就仅此而已了,双方互相一拱手便算是打过招呼。二人也不说话,甚至都不多看对方一眼的,很明显赵洪提前沟通过此事,知会过对方。

  “果然是险地。”楚源暗自感叹,“赵家真是不能小觑。”

  为防止赵家派人暗杀自己,楚源几乎不回家中。城门驻扎军营中人多眼杂不好下手,县衙里更是在苏仪眼皮子下面。但是这军械库就不好说了,高墙禁置往外面一放,里面基本上发生什么都传不出去的。只要把门一关,这就是一等一的绝地。不仅可以直接关门打狗,就算军械库出了点什么意外,也能很顺利的栽赃到楚源头上。

  赵洪领着楚源走进了大门。因为随后巡查使要检查军械库,平时用不上的检测阵法现在在一刻不停的运转,一道道阵法灵纹掠过赵洪和楚源的身边。通过阵法检测后,身后的大门随之关闭,门卫禁制也重新启动。

  “果然,灭火的阵法出了点问题。”楚源悄悄外放神识感知四周,马上感知到了一处阵法节点中灵气堵塞。得益于修炼《长生诀》后修为大进,赵洪却是没发现此事。楚源目光一冷,下意识运气丹田准备出手。不过很快又心头一松,丹田凝聚的气又重归周天。既然赵家花了那么大的工夫瞒天过海,把灭火阵法弄出了问题,那绝对不是仅仅弄死自己这么简单,几乎可以确定准备一把火烧毁此地。此时出手反而不美,不如等他们准备完毕后再反客为主。

  得益于现代的教育,楚源养成了喜怒不形于色的习惯。身处如此绝境,楚源竟是面不改色,只是一路尾随不停。

  见楚源无甚反应,精心准备了一肚子说词的赵洪自是尴尬不提。二人索性又是一路无话,来到一间靠着库房的小屋。

  站定之后,赵洪还是没忍住,转过头来对楚源道:“楚衙前,来这当值是赵县丞给你的恩典,一般人可没这个待遇,你可莫要辜负县丞对你的期望。”

  楚源岂会被他吓到,略微一拱手;“赵县丞的恩德楚某自不会忘,日后定当用心酬谢。”顺势指了指旁边的库房,“原来的值守在哪里,不知道这军械库的值守如何交接?马上巡查使就要检视此地了,库房里面的军械也是不是该提前清点一下?”

  赵洪并不说话,上前推开小屋的门。余光看到楚源站在原地不动,却是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军械重地,无人敢于此地生事。”

  “万一这库存有个三长两短,让道源县上下面皮不存又该如何?”楚源剑眉一抖,直接单刀直入的追问。

  “这可是白龙军的军械库,谁敢在其中偷盗?边军不是地方,他们可不会管有没有满十柄,谁有这胆子。”赵洪看向楚源,楚源毫无惧色与之对视。不止是修为被废之后胆子变小了,还是怕楚源发现什么端倪,总之这一眼下去,赵洪的气势登时下去了三分。只见他也不多待,留下一句话转身便走,“今日已下值,你于此值守便可。明日再办交接清点。”

  赵洪既走,楚源也不多待,自是走入房中。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