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二十一章.阿克瑟(2)

隐落子
1481字
2021-12-16 23:46:58

  阿克瑟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从上次发现自己处于万米高空后,便放弃了通过出入口之外出去的方法。可是现在,他感到有些后悔了,越是往下走,魔力消耗速度也就越快。如果换做是普通的遗迹这确实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位于最顶层的遗迹却没有类似于出口的地方,完全处于一个密闭的状态。

  迫不得已的情况下,阿克瑟只能接着往下探索。刚开始他还感到庆幸,因为刚开始确实越往下探索,自己的体力和魔力消耗的也就越慢。猎杀怪物也就变得越来越顺利。可是到了下方第九层后,事情开始变得诡异起来,这座遗迹又开始贪婪的压榨着他的体力和魔力。相反的,居住于此的魔物却越来越活跃。

  阿克瑟也越来越谨慎起来,伸手不见五指的长廊往远处无限延伸,但是更让他在意的是这一层走廊上描绘的壁画,壁画里的描绘更是让人感到不寒而栗,壁画里人形的魔物不断哀嚎着,不只是魔物,人类,还有恶鬼,他们都面目狰狞。争先恐后的向自己走来的那个方向逃窜。

  越往里走里面的画风也就越来越惊悚,人类,魔物,精灵,还有其它生物都纠缠在一起相互撕咬,残杀着,谁能想象人类能露出比恶鬼还要狰狞的面孔,撕扯吞食其它生物的躯体?其他的生物也没有好到哪去,高贵的精灵讲自己的同胞开膛破肚,分食给其他生物,罗刹的四肢和嘴唇都露出了可怖的白骨,他竟然把自己的身体当做食物。

  生物群中也有长着章鱼脑袋,但是脑门中央只有一颗巨大眼球的生物向壁画的那一头移动,不对,是这种类似于章鱼,但是躯体中间部分之长者一颗巨大眼球的生物寄生在其它生物身上,想要逃离这地狱般的景象。

  这是某段不为人知,但是被记录下来的历史吗?阿克瑟心想着,同时也往前方移动。越往前方走阿克瑟就越感觉脊背发凉,后面的画面虽然没有先前那么血腥,但是阿克瑟却止不住的颤抖。

  尸骸,尸骸,成堆的尸骸,各种生物的尸骸被堆积在起伏的山丘上,赤色的太阳照在了早已干涸的血河上,阿克瑟甚至能从壁画中闻到从中散发出尸臭味。但是后面阿克瑟注意到,这些尸骸堆成的山丘不过也只是堆在一座巨大的尸骸上而已。

  “这是?泰坦?”阿克瑟心中一惊,泰坦作为最古老的种族之一,也是那些不朽的神明的祖先,除了同族之外,几乎没有其它生物能够杀死泰坦。难道是诸神之间的纷争吗?这些泰坦也不过是他们纷争时的牺牲品而已。

  但是之后的一幅壁画却否定了阿克瑟的猜疑。自己所了解的诸神都摆出同仇敌忾的架势,不仅仅是神明,还有魔王,精灵王,古老者,还有其它生物,都似乎如临大敌。阿克瑟安耐不住自己的脚步,想要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能让所有族群中至高的存在携手对抗。

  至高的领袖们要对抗的敌人散发出奇异的光芒,隔着壁画,阿克瑟都能感受到那道光芒传来的温暖,但是自己的本能又告诉自己“不要看下去了!那是自己永远不能知晓的存在!”,同时自己的身体也不由自主的抽搐,胃部在痉挛,阿克瑟不由得想要臣服,想要跪拜,想要歌颂。但是自己身体的各个器官却在和自己说不!不!住手!停下来!

  最后光芒汇聚在一起,阿克瑟不由地感到狂喜,神秘的存在即将在自己的面前解下面纱。

  “唉?为什么这张壁画被破坏了?”阿克瑟看到最后一张壁画时,莫名的感到一阵失落,但是自己心里好像又在说“得救了…….”身体也没由来的发软。自己好像就从鬼门关上走了一遭,这不过是壁画而已,如果壁画能杀人的话,那描绘这个壁画的画师估计也根本就无法完成这张杰作。

  而且这样的壁画通常也就是先人想用非文字的方式和后人描述一段故事。但是如果是第一幅画丢失的话,很有可能会给让后人对于先人的描述产生错误的分析和理解。

  阿克瑟轻叹一口气,他庆幸自己没有一览这幅画的全貌,但又对此感到惋惜。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能够威胁到整个泰拉大陆?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