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书架

第一章 有间食斋

清风爱翻书
2027字
2021-07-19 14:36:31

  夏末时节。

  烟云繁华之所,大院深巷之处,在天桥说书人嘴里,一遍遍洗过了故去王朝的沉疴,换上了一番新的涂脂抹粉。

  变的,是走马灯似的粉墨更迭。不变的,是街头巷尾的烟火。

  它被贩夫走卒由八方四面带来,带着清晨和傍晚的吆喝,装点了三教九流的厨案和酒桌。

  这烟,是柴炊之烟。

  这火,乃薪食之火。

  都是柴米油盐之俗,跟佛道大德不沾半点关系的。

  一条数百米的长街,唤作永阳坊,茶铺酒肆林立,书斋教坊栉比,白日里来往尽是人烟,而这三更时节,唯有打更人的铜锣声,悠悠远远。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悠扬一声,伴着下玄月的清辉,一直洒落到了永阳坊那无法作墨的地方。

  青石板递向街坊深处,那里仿佛扭曲了月光,似乎......通向了另一个世界。

  人言三界外,便是跳脱俗尘处,然而传言中,却在这清雅之地,有一极俗之处,能足人魔仙佛口舌之欲,然而此妙处时常隐现三界。

  诸天只闻其名,却未得其门。

  直到......这天夜里......

  黢黑的街口,步履蹒跚的黑影缓步走来,直到略近方才瞧得真一些,朦胧中仿佛是一张布满水藻和海螺的脸,全身上下裹满了烂泥,滴答到地,浑浊的两个眼珠无神呆滞,手里一条人头骷髅鱼犹摆不停。

  街坊的尽头。

  “噗嗤!”一声。

  一盏红色灯笼于墨夜中亮起。

  细辨之下,灯罩上书一个狂草——“食”字。

  隐匿三界外的食斋终现其形,不大的二层古朴小楼门扉虚掩,匾额赫然写着几个大字——“食间悬壶斋”。

  食斋内。

  “哐啷!”

  六枚铜钱应声落在了桌面上,一旁鼻大眼圆的憨厚黄衣少年阿四连忙伸头过来,还没辨出卦象,便被另一少年挤开。

  清秀俊俏,五官精致的玄衣少年阿三眉头一皱,对身旁的公子道,“是涣卦。”

  刚刚扔下铜钱,便慵懒地坐在摇椅里被唤作公子之人,乃是食斋主人尽余欢,手握一点玄灵之力的三界散仙,说得通俗一点,就是烧得一手好饭。

  三界众生欲无穷,便食无穷,至于其它的本事,时灵时不灵,也不打紧。

  而黄衣憨厚少年乃是尽余欢曾救下的一只灵狗,玄衣少年却是一只灵猫,二人家世来历从未提及,尽余欢便也不问。

  一人一狗一猫一食斋,平日里于食斋中懒散度日,偶遇来人看心情待与不待。

  而今时今日,似有不同。

  阿四看了一眼桌上的青玉山松插屏,那插屏上苍山覆雪,雾凇挂枝,偶一阵寒风过处,便掉下几缕冰凌,他甚是不解地抱怨,“明明都已经冬日了,为何还这么热。”

  阿三白了阿四一眼,正想说两句,认真一感受,它还真没说错!

  只见尽余欢懒洋洋地摇晃着折扇,半晌才开口,“时令失时,乾坤倒转,北芜入侵,三界尊主明哲保身,人间的这一缕烟火,怕是要断了。”

  “什么意思?”阿四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铜钱,再看一眼尽余欢,它不是很明白。

  阿三抢答,“意思就是北芜凶魔要闯进中原,三界老爷们不想管,人间众生要遭殃了。”

  “不仅如此,更可怕的是移风易俗,时令变,风俗变,一切都要变得跟北芜一样。”

  听到尽余欢的这番话,阿四浑身打了一个哆嗦,他可是听说过,北芜人食生冷无伦常,不识礼节教化,凶悍如魔,所以才被称为北芜凶魔。

  “那......咱们能怎么办?”阿三问得很诚恳。

  虽然,自己和食斋不至于倒霉,但眼下尽余欢的样子明显和平日里混吃等死的状态不太一样,所以他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次,可能牵连到自己。

  尽余欢不答,默然地掏出了一个干枯的青灯放在了桌子上。

  一猫一狗凑近,仔细一瞧,那青灯几近油尽灯枯,但细瞧之下,仍能瞧见尚有一点残油支撑着一丁点的小火苗。

  “呼!”

  阿四忍不住嘴欠,吹了一下。

  “蠢狗!”

  阿三猛地瞪大了双眼,一猫爪扇了过去,却被敏锐地躲开。

  “试一试嘛,你看它,没有任何变化。”

  被阿四这么一说,阿三再瞧,果然,这星星之火,依旧残燃着。

  两人几乎同时转头看向尽余欢,等他解释。

  “今天晌午,我正在补觉,毕竟打理食斋很累......”

  阿三扶着额头打断尽余欢的话,“您老巳时才起,午时又睡......这不是重点,说灯!”

  尽余欢忍不住摸着自己的脸,“它就平白无故掉在了我脸上,险些毁了这三界第一颜值的脸,啧!”

  “这个灯这么草率吗?”阿四拿着把玩了两下,“看样子,确实像是一个草率的灯。”

  面对阿三要杀人的眼神,阿四闭嘴了,尽余欢也收敛了玩世不恭的样子,“此物名叫凡灯,其明暗映照人间兴衰,若真有一天油尽灯枯,便是世俗更换,袍袖断绝。”

  “那我们和食斋呢?”阿四抢嘴问道。

  “换夷装,行夷俗,苟延残喘。而食斋嘛,源于人间烟火气,这烟火气断了,食斋自然也不复存在了。”

  听了尽余欢的话,阿四抓起灯就道,“要不扔了吧!”

  “蠢狗,这就是你的解决之道?”阿四说完,愤慨地抢回了凡灯,对尽余欢问,“这灯不会莫名其妙找上公子的,咱们要怎么办?”

  “添油!”

  “用不用加醋?”阿四呵呵一乐。

  话音一毕,险些被阿三踹出去。

  “取人间烟火气,以民俗为火,炼制成油,添入凡灯,便可恢复时令节气,匡扶紊乱乾坤。”

  见阿三还要问,尽余欢继续解释道,“它既找上我,便是要从我开始。”

  说完,伸出了自己的手指,法诀一念,一猫一狗便看到了其上的隐隐红线,两人齐声说道,“婚约?!”

  “对,婚约乃民俗最重要一环,第一滴灯油便是需得完成我和青丘少主的婚约。”

  阿三颇为担心道,“可是,我听说青丘被北芜攻陷了,那......”

打赏 打赏
刀片 刀片
月票 月票
推荐票 推荐票